????就只剩下七天了!

????當這個數字一串進諸葛楓的腦中,他整個人就猶如一只從高空中墜落的大鷹,是如此的挫敗、無助。他后悔了,沒事兒去惹諸葛揚那家伙做啥?如今卻弄得一身狼狽,里外不是人……不,應該說不是“男人”!

????“咦!阿楓,你怎么還不動身?雖然咱們輕功都不錯,但從這至滇省的西南王府也得要費些腳程,再說,你還得跟西南王尤棋逢對手山商議,畢竟,冒充其孫女嫁至延波府可不是件小事呀!”諸葛揚一副詭計得逞的竊笑模樣,看在諸葛楓眼里,簡直是恨得牙癢癢的。

????當初他也是無聊,才把惜惜藏起來的,卻因此弄得諸葛揚仿佛不將他打入地獄誓不罷休似的。不過想起諸葛揚在見不著惜惜時,那焦慮、忿恨的德行,倒也是令諸葛楓挺快意的。

????“你少在那兒幸災樂禍了,誰不知道這是你出的餿主意?幸好我這個人向來有‘安定邦國,匡時濟世’的精神,所以也只好忍辱負重,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了?!?br>
????諸葛楓真的認栽了,不過,在做這事之前,也得先將自己捧高一點,才值得、夠本呀!再說,這回突厥復起,對大唐江山的確是一項威脅,身為子民的他,理當為自己的國家盡一點心力,因此,就算他再怎么不高興、不痛快,遇上這個難方殷的危機,還是會盡其所能的力挽狂瀾。

????“好大的口氣,這么說,此次偷取密函的事情就得看你的羅?”諸葛揚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下經不少。

????“我會全力以赴的,只不過,你這消息正確嗎?裘鎮我雖不熟,但也曾有一面之緣,怎么看他也不象是個賣國求榮的人?!?br>
????諸葛楓道出了他的疑問,猶記得兩年前延波侯府所舉辦的武學比試,諸葛楓因一時好奇報名參加,榮幸得魁,而裘鎮之子裘昕敗居第二,當時裘鎮給他的感覺是穩重踏實、虛懷若谷的一位長輩,這和“內奸”兩個字,怎么也連不上呀!

????倒是裘昕這位面如凝脂的男子,也就是他未來的“夫婿”,讓諸葛楓挺感興趣的。大伙都說諸葛楓“美”,卻沒想到還有男人比他更美,而那個人就是裘昕了。

????“一個人的好與壞會在臉上嗎?”諸葛揚不以為然的說道。

????“這也好。反正已決定要‘嫁’給他兒子了,再想這些也沒用?!敝T葛楓聳聳肩。一想到自己堂堂七尺男兒身,竟要下嫁給一個不及六尺的小男孩,就有份無可奈何的挫折感。

????“那你決定什么時候動身?別再拖羅!”諸葛揚以恣意的神情催促著他。

????“知道啦!待會兒就走,我去收拾收拾了?!敝T葛楓斜睨了他一眼,煩悶的走進紅云洞內。

????諸葛揚看著他那頹喪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什么事讓你那么開心?”他的愛妻韓惜惜步出了洞外。

????他親熱的將惜惜摟在懷中,笑意盎然的說:“你看阿楓那張臉象不象‘老太婆的裹腳布’?”

????“好??!你這話要是讓阿楓聽見了,他可是會跟你來個‘石板上甩烏龜’的喲!”惜惜也賣弄了一句歇后語。

????“什么意思?”

????“硬碰硬呀!”惜惜掩嘴一笑。

????“好??!什么時候你也學會考我了?”他輕擰了一下她的鼻尖。

????“下回不敢了,總行了吧!”她撫著鼻子說:“你認為阿楓這次的行動會有危險嗎?”

????“別人我不敢說,但阿楓性情刁鉆、聰明,若遇上什么棘手的事,憑他的應變能力,一定會逢兇化吉的?!敝T葛揚篤定的說。

????“那就好。走,我們去為他送行吧!”惜惜嬌昵地拖著諸葛揚往諸葛楓的房間走去。

????※※※

????吉林-延波府

????裘昕不安地在后院踱著步,其步伐之凌亂、急促,不禁也讓一旁的奶娘感到焦躁、不安。

????再五天,就只有五天,他就要成親了!

????成親不是一般已達適婚年齡的夢寐以求的事嗎?怎么裘昕竟然一副天要塌下來的悲慘狀?其為之感冒的模樣,可不比諸葛楓好上多少。

????從小,他就是延波府的寶,無論到哪兒總有成群的人結隊陪伴著。長大后,他更是集所有優點于一身,無論武藝、棋藝,甚至書、畫,他都有卓越的成就,唯有兩年前的一次比試,他輸給了來自贛州的諸葛四郎之一——諸葛楓。那次吃虧的情景,他到現在都還難以忘懷,他曾對天立誓,訂下三年的時間再次雪恥,他必要扳回他失去的面子。

????而今,他已沒空關心這個雪不雪恥的問題了,光“成親”這件事就讓他一個頭兩個大,就是算想逃脫也措手不及了。

????“奶娘,您去跟爹爹說,我才十七歲,還不急著娶親呀!請他打消這個念頭,好不好?”裘昕沒法子,只好懇求最疼他的奶娘了。其實,最主要的是因為整個延波府上上下下,就只有奶娘知道他的秘密。

????“不行呀!少爺,您沒瞧見老爺已經囑咐下人們在那兒張燈結彩,貼子也早就發出去了,來不及了啦!”不是奶娘愛扯他后腿,所有好人都知道,只要老爺一決定的事,是絕不容推翻,何況是少爺成親這等大事。

????這會兒裘昕可急了,“可是奶娘,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個——”剛要沖出口的話,在看見急忙闖入后院的總管姚天翔時立即打住。

????“少爺,老爺請您去一趟大廳?!彼浅S卸Y的說著。

????“我爹長我去大廳干啥?”

????“這屬下就不知了?!?br>
????“好吧!你去告訴他我馬上就到?!濒藐克α艘幌乱律研?,不甚快意的說。

????“是?!?br>
????“老爺一定是要和你商議這次的婚事?!蹦棠锷袂閼n慮的望著姚天翔的背影。

????裘昕眉頭微攏的說:“都已經依他的意思成親了,還有什么好商量的?簡直是多此一舉?!?br>
????“快去吧!別讓你爹等急了,我看事到如今,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蹦棠镆矡o可奈何,只好消極的這樣想了。

????裘昕無言地看著奶娘,一串淚珠就這么淌落了下來。他多久不曾在別人面前掉過淚了?十幾年來,就算心中有無奈、委屈,也只是在午夜夢回時,他才能以眼淚發泄情緒。

????奶娘看得心酸莫名,低聲說道:“孩子,十七年了,也委屈你了?!?br>
????“奶娘,你別這么說,我早已習慣了?!彼嗳灰恍?,逕自躍進上他的坐騎,往大廳的方向驅鞭而去。

????“延波府”乃當今皇上太宗,為了獎賞延波府侯裘鎮殲滅泥婆羅有功,所命脈人建造的豪華宅邸,其占地之廣令人咋舌不已,光策馬繞府一周就需為時半天,更遑論用兩雙腳走呢!

????前院乃為招待賓客、賞花對奕的好地方,花影扶疏,令人流連忘返。小廝及丫環們常駐在這兒穿梭行走,伺候每日上府來的達官司貴客。后院的氣氛可就與前院有著天壤之別,因為它位于延波府的最邊際之荒涼地帶,寂靜、冷僻就成了它的代名詞,除了幾個路過的下人外,極少有人會在那兒出現,但對裘昕來說,此地可是他脫去“少爺”這個空殼子的最隱密的場所,他可以在這兒嘶喊、叫囂,以發泄心中的不滿。

????他用力抽著馬鞭,一心怨怒的去見他爹——延波侯裘鎮。

????“爹,我們退掉這個婚約好嗎?”一進大廳,裘昕就忍不住提出這個要求。

????“為什么?自從我訂了這個婚約后,你就老擺張臭臉,是不喜歡尤姑娘?還是你另有心上人?”裘鎮以渾厚沉穩的聲音問著。

????“不是的,爹,您不覺得我還太年輕了?讓我多玩幾年嘛!”裘昕靠近裘鎮的身邊,決定先來軟的試試看。

????“成了親,照樣可以玩呀!尤棋山的孫女兒尤小菁很乖巧嫻淑,她會依你的?!棒面偹坪醢阉囊馑冀o扯遠了。

????“爹,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認為自己還不夠成熟,并不適合為人夫?!濒藐苛幍?。

????“那你的意思是要多大?二十還是三十?到那是你已經熟透了,早就沒姑娘愿意嫁給你羅!”裘鎮半開玩笑的笑道。

????縱然他在下人眼前總是不敬言笑、一板一眼的,但在這唯一的愛子面前,他總是表現一別慈父的面容。

????“大不了我一輩子不娶!”這可正合他意。

????“這怎么成,我們裘家的香火還得靠你延續下去呢!”說起這個,裘鎮可就板起了面孔,一副不容反駁的堅定口吻。

????“爹!”

????“好了,別再多說了!我叫天翔請你過來,可不是要聽你說些忤逆的話。我是想親口告訴你,這個親你是結定了,別再擺出一副每個人都欠了你什么的面孔,知道嗎?”裘鎮威嚴的說道。

????“爹——”

????“別再說了,瞧你婆婆媽媽的,怎么愈來愈娘娘腔了?你回去好好想想,爹不會為你挑錯媳婦的?!?br>
????也不待裘昕說話,裘鎮便大步離開了大廳,徒留裘昕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無奈的面對這即將支來的一切。事到如今,即使,即使說出“他”其實是個“她”,事情也不會大事化小了……

????※※※

????滇南-西南王府

????“老太爺,外頭有人,他自稱是諸葛四郎之一的諸葛楓,他想求見您?!笨撮T的小廝忙不迭的進門傳話。

????“快,快請他進來?!蔽髂贤跤绕迳揭涯暧馄呤?,但那白眉下的眼神依然是清瞿有神。

????待門房退下不久,一個飄逸、優雅的男子便手搖羽扇愜意瀟灑的走了進來,緩緩開口說道:“尤老,我乃諸葛楓,此次前來府上的目的,想必諸葛揚已向您提過了吧!”

????“有,有,楓公子,請里面坐?!庇绕迳奖虮蛴卸Y的招待這位遠來的貴客。

????諸葛楓瀟灑自如的走了進去:“我想,客套話咱們就別講了,現在首要之務就是得針對四天后的婚事做準備了?!?br>
????“唉!這次與延波侯的婚事乃皇上所賜,我們不能違背。偏偏小菁自幼瑟南城外范家大少爺有婚約在,兩個感情上很不錯了,這次皇上賜婚使小菁成天魂不守舍、經淚洗面,讓我看在心里好生難過?!庇绕迳綈澣坏恼f道貌岸然,由他此刻的心境看來,才了解到一個曾在皇上面前叱咤風云的人,在面臨未來的命運時,是多么的無奈、沉痛。

????諸葛楓冷靜的觀看這一切,卻意外的發現尤棋山似乎對裘鎮通敵叛國的事并不知曉,只是一味地想為他孫女找個“代替品”。

????“你若只是想長個代替品,可以找任何一位姑娘代替呀!我畢竟是個男兒漢,遲早會東窗事發的,難道您不怕犯上欺君之罪?”

????“這點我也想過,本來是想找小菁的貼身丫環代主出嫁,但前幾個月揚公子湊巧來我這兒,因為我極信任揚公子,也就將此事告訴了他,他連忙說也替我找到人選,那人就是您——楓公子。我本來也覺不妥,但揚公子拍著胸脯保證絕對會讓事情圓滿的?!?br>
????尤棋山事前雖不知諸葛揚在打什么主意,如今一見諸葛楓,便從他那美如冠玉的臉孔,窺知一二了。只不過,這洞房花燭夜,總不能靠一張臉騙過去吧!

????諸葛楓心中暗罵道貌岸然:好一個諸葛揚!這個臭家伙葫蘆里到底在賣什么藥?但罵歸罵,他也明白得很,若非事情緊急,諸葛揚也絕不會要他來淌這渾水的,尤其是有關圣旨的事。

????慢慢地,他已從尤棋山那身長蹙的眉峰,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于是,他笑著說:“尤老不必擔心洞房花燭夜,我自有辦法?!?br>
????哦?尤棋山大嘴圓張,驚訝這年輕人竟會讀心術。

????“既然楓公子這么說,我也沒什么好擔心的了?!彼缓萌绱苏f道。

????“若尤老同意的話,我想見一見令孫女兒。要代替人家,總得先探清楚她的喜好、個性,免得日后穿幫?!?br>
????“你是說小菁?”

????“難不成尤老還不只一位孫女兒?”諸葛楓的語氣有些取笑的意味在。

????“呃!我不是這個意思?!笨磥?,這尤棋山象是有些為難。

????“怎么,尤老有隱情?”

????“我……我們小菁已離家出走了?!彼沓鋈チ?,一口氣說了出來。

????“我也是前些日子才發現的,她已與范家大少爺私奔了?!闭f到這兒,尤棋山直感丟人現眼且無地自容。

????“可真是敢愛敢恨呀!”諸葛楓淡然一笑。

????“公子可別見笑了?!被畹竭@么一把年紀,還碰上這等事兒,令他嗟嘆不已。

????“不敢,坦白說,我倒還挺佩服她的?!彼忉尩?,接著又說:“既然小菁小姐不在,有些較私人的問題,我只好向尤老您請教了?!?br>
????“沒問題,只要我知道的,必定全數奉告?!?br>
????“是否能到內廳去淡?我擔心這兒人多口雜——”諸葛楓提醒著。

????“好,請公子隨我來?!?br>
????繼之,尤棋山帶領著諸葛楓往他的密室而去。

????※※※

????今兒個是十五了,月亮圓圓的高掛在天際,像是知道延波府明兒個喜慶一般,照耀的如此光輝耀眼,可是裘昕卻整個人有如被愁云慘霧籠罩著,大氣連連嘆個不停,一點也沒有新郎官的喜悅模樣。

????一想起明兒個接踵而來的迎親、拜堂,甚至于洞房……天??!洞房?!一想起這兩個字眼,她的一顆心就七上八下直跳個不停。

????該死!從前怎么沒想到要去練法術呢?只要念個什么“急急如律令”、“波耶波羅蜜”或“叭咪叭咪”之類的咒語,就可以隱身去了。

????唉!這可是她第N次的嘆息聲了。

????想想那尤小菁也是個身家清白的閨女,遠嫁來這兒卻碰上她這種“夫君”,這不是毀了人家的一生嗎?她雙手托著腮、側著頭,女孩兒家嬌柔百態都在不經意中表露了出來。

????“昕兒?!蹦棠镆贿M門,就忙不迭的將那托腮的雙手拉了下來,“別忘了,你可是裘家唯一的獨子,以后這種女人家的動作還是少做?!?br>
????“我本來就是女兒身嘛!何必怕別人知道?!北锪艘欢堑脑?,裘昕還是吐了出來。

????“孩子,都已經隱瞞了十七年了,你就沉住氣,別在成親前夕在那兒大聲吆喝呀!”奶娘捂住她的嘴,在她的耳邊輕聲提醒她,要她別忘了身處的立場。

????裘昕忿然的扯開奶娘的手,“我明兒個就要成親了,您還要我隱瞞多久?紙是包不住火的!”

????奶娘瞧她已快失去理智的模樣,趕快安撫道:“如今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剛才我特地向老爺打聽,聽說這位未來少奶奶端莊賢慧,想念她是個體恤丈夫的女人,你只要告訴她你這陣子身體不適,不適合做那事,不就成了?”

????“不適合做啥事兒?”裘昕一頭霧水的問道。

????“就是……”奶娘支吾其詞,不知該從何說起。

????也難怪少爺不懂這“事兒”,自幼裘昕她娘就把她當成男兒養,從未告訴過她有關女兒家的事,甚至連“月事”都是騙她說是因為練功的關系,每個月必須排出一些廢血,才能滋生出新血。裘昕也就是在這一大堆謊言中過了十七個年頭,唯一沒騙她的就是在十二歲那年,告訴“他”,其實“他”是個女的。

????真的,就這么兩個字——女的,其他一律有問“不”答。

????唉!只因她娘自從生下裘昕后就不能再生育了,為了保住在裘家的地位,她只好與產婆及奶娘串通好隱瞞起這天大的秘密。

????“就是什么嘛!”裘昕緊追問著。

????“哎呀!就是……”奶娘頓了一下,轉了個方向問:“少爺,你可知這洞房花燭夜是要做些什么?”

????裘昕霎時羞紅了臉,怯怯的說:“就是……就是……”

????“怎么這會兒變成你在‘就是’個不停呀?”奶娘趁機揶揄道。

????裘昕見奶娘如此,于是不服氣的說:“說就說嘛!就是……就是兩位……兩位新人,在新婚的那夜都不……不穿衣服的……抱在一起?!?br>
????“然后呢?”奶娘好笑的繼續問著。

????“然后?不是就這樣而已嗎?”裘昕歪著頭不解的看著奶娘。

????“你的意思是兩個人不穿衣服抱著就叫‘洞房花燭夜’?”奶娘重復了一遍。

????“對呀!所以我說煩嘛!如果明晚我和那新生娘相擁而抱,你說這不滑不滑稽?她又會怎想?搞不好她會納悶她相公的身體竟跟她一樣的?!?br>
????她瞄了一眼自己的前胸,的確是平坦的沒話說,那是因為她用了整整十二尺的長布捆綁的結果,若將它們松了開來,她還是與一般女子一樣有著豐滿渾圓的胸部。

????“你是從哪兒聽來的,說新婚之夜要裎袒而眠的?”奶娘記得自己不曾告訴過她這些,該不會是夫人在世前說漏嘴吧?

????“是上回護院小李成親時,他偷偷告訴我的,他還意猶未盡的表示,那一夜他抱著他老婆沒穿衣服的身體,簡直是爽呆了。奶娘,沒穿衣服抱在一塊兒會很爽嗎?”裘昕天真的問。

????奶娘聽他有此一問,眼珠子差點掉下來,“以后別再聽你那些酒肉朋友胡說。沒那回事兒?!?br>
????“是嗎?”裘昕用狐疑的眼神看著奶娘,總覺得她的話有問題,因為小李他們從不會騙她的。

????他們有樂子一定會找她,像是逛窯子、去賭場,只可惜她身為堂堂延波侯之“子”,那些地方她是絕對去不得的。

????她好無奈,女孩兒玩的東西她不能玩,男孩兒常去的地方她又不能去,有時候,她真懷疑自己到底算不算是個人?

????“奶娘不會騙你的。記住,無論做什么事,都得想想自己的身份,別凈給你爹捅樓子?!蹦棠锪x正嚴辭的來個機會教育。

????“我什么時候給爹捅過樓子了?他要我學武我就去習劍法,他要我習字,我就不分晝夜的埋首在墨水硯臺里,就連他要我成親,我連皺眉頭的份都沒,您說我這個‘兒子’做得辛不辛苦?”一說起這事,裘昕就連連發著牢騷。

????“小聲——”奶娘聽了她這悲切的一番話,不由自主的脫口而出。

????“奶娘,別再叫我小聲了,或許這輩子我已不可能擁有小聲的身份?!彼且痪潇`活剔透的大眼,在此刻卻顯得黯然無光。

????“昕兒,是你娘及奶娘對不起你,我本想在你娘去世后就向老爺坦承這件事,但依當時的情況來看,老爺手握不少權勢,有不少人在窺視著,卻因為有你這位卓越的繼承人在,所以他們也就不得不死了這條心,要是讓他們知道你是個女孩家,你想想看,他們不鬧個天翻地覆是絕不會罷休的?!?br>
????“奶娘,我從不曾怪過您和娘,我只恨自己生不逢時?!濒藐繜o奈一笑,“我現在只擔心明天該如何騙過新娘呢?就算騙過去,久了她也是會起疑的!”

????“我看——”奶娘搔頭抓耳的想了一會說:“我看明晚你就告訴新娘子,說你最近染一些奇怪的病癥,為了怕傳染給她,所以讓她委屈幾天?!?br>
????“這樣成嗎?”

????“絕對成?!?br>
????“那幾天之后呢?”裘昕得先未雨綢繆呀!

????“幾天后嘛——”奶娘踱了幾步,倏地軒身說道:“對了,你就說你要去拜師學藝,得去一年半載的?!?br>
????“一年半載?那新娘不是太可憐了嗎?要是我是新娘子,一定會希望丈夫能常伴在身邊的?!濒藐磕翘鞈懭说男貞?,無論在什么情況下都發揮得淋漓盡致。

????“老天,我說昕兒,你別忘了你不是個好‘丈夫’,倒不如讓新娘‘眼不見為凈’?!蹦棠锶滩蛔∏昧艘幌滤念^。

????“這我倒忘了,看樣子,也只好這么辦了?!蓖蝗?,她覺得挺對不起那位未曾謀面的妻子。

????“好,辦法既然想出來了,就早點睡吧!新娘明兒一早就到我們這兒了屆時就有你忙的羅!”

????“我們這兒離滇州那么遠,新娘子一連幾天的奔波應該比我更累才是,我那么早休息干嘛!我還是多想些法子才是?!?br>
????剛才奶娘也只不過想到一年后的辦法,那之后呢?要是她能活到六十歲,不是還有四十三年的時間“開天窗”嗎?

????不行,總得想出到三十歲都還能讓她無事的辦法,她才能安心睡下。

????天呀!三十歲,她似乎將那新娘想的太“錘”了些吧?她現在才十七歲,十三歲不行房新娘不會起疑嗎?

????諸葛楓要是知道他這未來的“夫婿”將他想成是如此的“豆腐腦”的話,也許他會真的去撞豆腐,將自己掩埋在豆腐渣中。

????“隨你了,別明天多出一對熊貓眼就成了?!蹦棠锟凑褙炞⑺伎嫁k法的小主人。

????“奶娘?!本驮谒鲩T之際,裘昕又叫住了她。

????“還有什么事?昕兒?”奶娘停下腳步。

????“爹要是知道我是個女兒身,您想,他會作何反應?”她突然問起這個困惑她已久的疑問。

????“你怎么會想起這種問題?”

????“您說嘛!別管我是怎么想起的?!碑吘褂袧夂竦拇菩院蔂柮沙煞菰?,盡管扮演了十七年的男孩,不經意還是會擺出撒嬌的女兒態。

????“我想,老爺一定會咆哮、發狂吧!”奶娘一想不對,急著又說:“你該不會是想向老爺坦白了吧?”

????“我是有這樣的打算,既然不能讓別人知道,就偷偷告訴爹不就成了?!濒藐库庵哼@十三年的法子實在不好想,倒臺如向爹坦白來的快多了。

????“你不該有這種荒謬的想法,你爹絕對會受不了的?!毕胂耄吼B了十七年的兒子,在一瞬之間竟變成了女兒身,任誰也會抓狂呀!

????“那么,女和女的抱在一起能生出孩子嗎?”她現在腦袋里竟是一大堆奇奇怪怪的疑問。

????“不會!”奶娘斬釘截鐵的說。本來嘛!這怎么可能。

????“所以羅!我擔心爹抱孫心切,到時候來個緊迫盯人,或追根究底怎么辦?總不能這樣一年拖一年吧!”

????“船到橋頭自然直,你想的得太多了?!?br>
????“當然,又不是您嫁?!彼煲槐?,逕自趴在案臺上不理她。

????奶娘搖搖頭,寵溺的說:“好了,昕兒。別耍小姐脾氣了,過了明天,奶娘一定會幫你想出一個好主意,好嗎?”

????“真的?”

????“當然,好好休息著吧!明兒個可是你大喜的日子?!?br>
????“您又說!”一聽到“大喜”兩個字,她就怎么也喜不起來。

????“好,不說不說……”奶娘嘆了口氣,逕自搖搖頭退了下去。

????房內只剩下裘昕一人,遙望著遠方成排的大紅燈籠,她厭惡的收回眼,又看見銅鏡上大大的雙喜字,怎料更是礙眼。

時間提醒:2021-12-30 22:01:38 (夜深啦注意休息哦,您的家人需要你!)
登陸×

沒有賬號注冊一個忘記密碼?

好男人电影在线观看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果冻传媒_国产成人mv视频在线观看_野花观看免费高清动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