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他倆越過赤縣來到了東突厥的勢力范圍,這天也正好是他們一年一度民俗節慶“豐年度”的大日子。當然,這樣的日子,為首的大王照例應游街與民同慶,所以一進城中,就可見其百姓們全都跪在街上,等著大王的彩轎浩浩蕩蕩的經過。

????尾隨著彩轎身后的炮竹聲更是連綿不絕、此起彼落,轟得整條大街全是熱鬧滾滾的氣氛。

????馨兒睜大眼四處張望著,綻放著興奮的笑容,融入這歡樂氣氛當中;而諸葛楓可就謹慎多了,他有感于四周所暗藏的危機,因為那些人民百姓的笑容不真切也不實際,根本就像在做戲,一點自然歡愉的神情也沒有。不過,他并沒有說出來,因為他不想造成馨兒心理上的壓力,畢竟,她的笑容就是他的定心劑。

????終于,大王的朱輪華車聲勢浩大的出現在街頭,人們齊揚的歡呼聲更是如雷貫耳,聽得出是事先經過排練的;諸葛楓搖首撇嘴地想,對于這種官家的排場實在不予茍同。

????猝然間,他瞥見突厥王彩轎中的確良人影是那么的眼熟,雖然隔著薄紗簾幕,他依然能很清楚的看見那人就是曾與他兩次交手的皇浦云;裘馨似乎也看出來了,她頻眉蹙額地看了諸葛楓一眼,眼瞳中涵蓋著疑慮,先前的快樂已一掃而空。

????諸葛楓摟緊她的肩,在她耳畔輕言道:“我們先離開,剩下的只好見招拆招,一切看著辦了?!?br>
????馨兒點點頭,與他暗地里逃離開這詭異的地方。

????阿洱牙訝異他倆突然消失的身影,于是,對身旁護衛的思罕說道:“那兩個中原人好像已知道我們的企圖,竟一溜煙不見了,你去查查看他們的落腳處,但千萬別傷了那個女的?!彼⒉[起眼,露出一抹得意的笑意。

????※※※

????“阿楓,那個人竟然是阿洱牙!”來到了一處頗為隱密的一方后,裘馨才喘口氣說著。

????這兒是位于山腰上狩獵用的茅草屋,如今滿目瘡痍,想必主人已久未來此狩獵了。

????“如今我們已是他的囊中物了?!敝T葛楓雖知身陷險境,但依舊沉穩自若的說道。

????“你說什么?”裘馨不懂。

????“我說他早就等著我們來,剛才他身旁的那些護衛們,或許就是他安排來對付我們的,還有那些平民百姓,有的都愁著一張臉,哪像在過什么豐年慶呀!”諸葛楓說出他的看法。

????“你是說,剛才那些都是假的?那他為什么要如此大費周章呢?只需一下令就可以把我們抓了呀!”也難怪裘馨會這么想,換成任何人都會這么以為。

????“豐年慶只是一個幌子,他不過是想擺擺威風罷了,你想想,如今年年戰役,他們的人民哪能可能豐收呀!”諸葛楓走入茅屋內,揮了揮斜掛的蛛網,一股股的霉味直鉆鼻間。

????“可是,我還是不懂,他擺威風又是給誰看呢?”裘馨一手捂著鼻子,一手揮著灰塵,皺著秀眉問道。

????“給我們看呀!尤其是你?!彼庵樥f,看得出有些不悅。

????“楓,你說明白點嘛!每次都講一半,急死人了!”裘馨拿下捂著鼻子的手,直扯著他的衣袖。

????諸葛楓嘆了口氣,“他喜歡你,所以想在你面前炫耀他的身份地位,一方面是想給我個下馬威,要我知道他是大王,教我自慚形穢?!?br>
????“大王有什么了不起的?‘現’什么‘現’,神經病?!濒密安恍嫉乩浜叩?。

????“但他卻能號召手下將我們殲滅掉?!?br>
????“嘎!你是說,他想殺了我們?”裘馨很困難的咽了下口水。

????諸葛楓將她摟緊了一點,“別怕,至少他現在還不會這么做,要不,他不會這么輕易就讓我們溜了;只是我不懂,我們這次的行動,除了你爹及阿揚外,并沒有第三者知道,阿洱牙又是如何得知的?”

????裘馨咬著唇,也在思考著,倏地,她驚呼出聲,“我知道了,一定是他!這個人面獸心的家伙,還虧我以往那么好,讓他,氣死我了!”

????“你知道是誰?”

????“一定是姚玉清?!濒密耙а狼旋X的說道。

????“是他!好像有這么點可能,只不過,他竟能為了報復,不惜千里迢迢的跑到番邦報信,這也挺‘勇氣可佳’的?!?br>
????“一定是,否則,會有誰和我有那么大的深仇大恨,非得置我于死地不可?!彼龜Q起了眉頭,美麗的鵝蛋臉都垮了下來。

????諸葛楓忍不住地用手輕撫她微攏的秀眉,細聲的說:“有我在,我絕不會讓他傷了你。我看,這里面暫時還算安全,你就留在這兒,我先去他們的行宮探探,你等我的消息?!?br>
????“我也去?!彼囊滦洳环?,跟了他這么久,怎能在這緊要關頭放棄!

????“不行,這次你一定得聽我的?!敝T葛楓臉色陡然轉硬,感覺得出他極為堅持。

????“可是,你教我怎能放心得下?”裘馨的口氣也變軟了。

????“聽話,我去去就來,若是天亮你尚未見我回來,就趕緊將翠鴿放出?!彼苤斏鞯慕淮宄?,卻不知他愈交代,馨兒的一顆心就愈愁然。

????她賭著氣不說話,不領情地撇過臉,諸葛楓看的心如刀割。

????他很快地將這間臟亂的茅草屋稍微弄得像人住的模樣,而后硬壓著裘馨在屋內石椅上坐下,頑皮地扮著鬼臉想逗她笑,“別這副樣子嘛!丑死了,你是我諸葛楓的老婆嗎?我可要休妻,找個美一點的了?!?br>
????“諸葛楓,你說我是苦瓜?還想休了我?這輩子你甭想!”她憤怒的喊出。

????“咦!真有效,馬上就會說話了?!敝T葛楓嘻皮笑臉的說。

????“你真嫌我丑,要休我?”裘馨噙著淚抽噎的問。

????“小傻瓜,我只能說‘此豸娟娟,已攫我心’,懂我的意思嗎?”他體貼入微的昵稱道。

????裘馨因他的話眼淚戛然而止,睜大含滿水珠的眼瞳看著他,“阿楓,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所以,我一定會保重自己,平平安安的回來與你白首偕老?!?br>
????諸葛楓低下頭在她唇上深深的印上一吻后,便帶著他那獨一無二的瀟灑笑容離開了仍沉浸在怔忡心緒中的裘馨。

????待她尋回了意識,諸葛楓早已走得老遠了,不知怎地,她突然感到心口猛然一跳,一抹怵目驚天動地心的恐懼漸漸襲上心頭……

????“嘔!”一陣反胃讓她直覺惡心。她是怎么了,她的身子一向很好,從不曾有過這種現像,莫非是不祥之兆?“阿楓!”她不由得悔恨懊惱,氣自己為何答應他一個人去冒險。

????裘馨僅存的一點耐性,就在這漫漫的等待中磨光了,她恍然大悟,她憑什么要將他的話奉為圭臬,她可以偷偷跟著去呀!

????對,就這么辦。

????于是,她將身上事先換好的番邦服飾整了整,深吸了一口氣,準備出發了。

????才下山腰,裘馨就愣住了,她向來只要一出五里外,再多繞幾個彎,就搞不清東西南北了,所以,從小就和她玩在一起的哥兒們就常笑她是個“地理白癡”。

????就在她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當兒,卻瞧見穿著裘皮毛軍將的番爺們列隊巡邏著。嘎!難不成是沖著他們來的?裘馨暗啐著:哼!既然他們卯上我,我也不是好惹的!剛好可以叫來問路。于是,她清了清喉嚨,開始詰詰怪叫道:“唉喲!唉喲!”

????聞耳回首的番爺赫然發現草叢內有個女孩兒,近身一看,竟然還上個美嬌娘,這對于長年處于營帳中,禁欲多時的兵爺們,實在是一大刺激。裘馨青春洋溢、美麗動人、白皙的皮膚吹彈可破般,看得那些兵爺們差點口水流滿地。

????“這位小姑娘,怎么啦?是不是跌傷了哪兒?讓我瞧瞧?!睘槭椎哪莻€流里流氣的兵爺,直想吃“嫩豆腐”。

????“這位官爺,我迷路了?!彼貗汕蔚膶δ橇髦谒纳菕伱难?,這要是讓諸葛楓瞧見,準會氣得七竅生煙。

????“你迷路了?那你是準備上哪兒去呀?”那雙狼手幾回想攻擊她,都讓她技巧的閃了過去。

????“我……我想去投靠我姑丈,聽說他人現在在大王的行宮內當伙夫?!彼p泣的說。

????“伙夫?哦!你是說赤賀嗎?想不到他這糟老頭也有你那么美的外甥女?!闭f著,那個人的魔掌又要襲擊而來了。

????裘馨很快地躲到一邊,暗自頭幸地想:還真的有那么一個人!于是,她又凄苦的說道:“既然官爺認識,能否告訴我怎么走嗎?”

????“你沒人際關系,是進不去行宮的,除非……”那人不懷好意的嗤笑,猶如惡狼披上著羊毛一般。

????“除非什么?”裘馨警戒的看著他那可惡的笑臉。

????“除非我帶你去,但是,如果你要我帶你去……總得付點代價呀!”他單手一揮,“你們下去,沒我的命令別出來!”只見原本也站在一旁垂涎的小兵們,只好悻悻然的退下了。

????一見他手邊的人都有下去了,裘馨心中暗笑了三聲“嘻!嘻……”才笑到第二聲,她就忙不迭的對這惡心巴拉的家伙來個肩摔。

????“唉喲!姑奶奶,你在干嘛?輕一點?!蹦莻€結結實實的吃了一嘴泥。

????走了一段距離的士兵們,頓時停下腳步,面面相覷的笑道:“我們頭頭這下可遭殃了,他還以為他遇上溫順的小綿羊,想不到那纖細又標致的姑娘竟能讓他爽的那么厲害?!?br>
????說著說著,他們決定讓他們的老大好好快活快活,于是,就勾肩搭背的喝酒去了。

????“告訴我,你們大王的行宮怎么走?否則……”這回換她不懷好意的笑著,她還順手抽出他腰際的短刀指著他的命根子。

????“姑奶奶,你千萬別動手呀!我說我說……”于是,他戰戰兢兢的把她想知道的一切告訴了她。

????“算你聰明,不過,就這樣放了你,也太便宜你了……”她思索了一會兒,倏地洋洋得意地叫道:“有了,我就讓你高興高興?!?br>
????“高興?”他顫抖的看著裘馨那天使般的笑容。

????“對,讓你大笑三百回合如何?就這么決定了?!彼钩鲋T葛楓教她的點穴,而且點的是他的“笑穴”。

????只見那人瞬間笑的人仰馬翻、眼淚鼻涕直流,他非常辛苦、又哭又笑的說:“饒……饒了我吧!好難……過呀!”

????“難過?不會吧!總比你調戲那些良家婦女的時候好過吧!你慢慢享受-!我告辭了?!棒密皩λ桥で冃蔚男δ樛峦律囝^,繼而歡喜的跑開了。

????望著她離去的身影,那兵爺是愈笑愈難看,愈笑愈凄慘……

????※※※

????諸葛楓偷偷的運用輕功躍進了阿洱牙和帳篷內,發覺里頭空無一人,倒是外面守衛的士兵增加了不少,想必他已有借于他的“造訪”了。果真,沒一會兒工夫,即聽見一群急促的腳步聲直往他的方向而來。

????真的是該“既來之,則安之”,他們既已知道,諸葛楓也不打算躲了。

????“諸葛兄,我終于等到你了?!卑⒍佬σ獍蝗坏某霈F在他面前。

????“原來是皇浦公子……不,還是該尊稱大王才對?!敝T葛楓并不懼于他身后所帶來的一堆人馬。

????“你不必那么客氣,私底下喊我的名字就行了?!卑⒍赖烂舶度坏恼f,其傲慢的眼眸與諸葛楓不期限而遇。

????“這怎么可以,雖然我不是您的臣民,但畢竟您也是一國之君,所謂禮不可廢,我還是得遵守才是;要不,得罪了你,說不定您會命脈人將我五花大綁拖出去斬了?!敝T葛楓神態瀟灑,語帶詼諧和說道。

????“諸葛兄,你真愛說笑,不知您這是恭維,還是挖苦???”阿洱牙豁然大笑。

????“大王,您這話就嚴重了,我只不過是個布衣平民,哪敢挖苦您呀!”諸葛楓也笑意盎然的說道。

????“咱們就別再推拖瞎辦辦了。奇怪,我怎么沒瞧見嫂夫人呢?”他指的當然是裘馨。

????諸葛楓也明白,當阿洱牙一進篷就四處張望尋覓著裘馨的身影。

????“大王可真是神通廣大,竟知道馨兒是我的妻子!”諸葛楓當然他對裘馨的企圖,只是故意這么問。

????“套用你們中原人的話:‘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像嫂子這么個如花似玉又俏麗活潑的美人,我當然會多加注意-!”阿洱牙露骨的說,一點也不顧慮諸葛楓的感受。

????“那我可替馨兒謝謝您的抬愛了,不瞞您說,能娶到她,是我今生最正確的選擇。她給予我的愛,也是我這輩子最值得珍惜的瑰寶?!敝T葛楓更是在他面前大言不慚的說道,就是想讓阿洱牙吃味的酸辣些。

????“諸葛兄能有嫂子這番的深情不悔,實在讓人稱羨呀!”果真,阿洱牙的言辭中充滿了酸氣。

????“我想念大王您后宮粉黛何止千人,一定有許多比馨兒更出色的?!敝T葛楓含笑說道。

????“唉!我的紅粉知已的確多不可數,但一與嫂子比起來,可就顯得遜色多了?!彼椭徊顩]說出,裘馨他勢在必得。

????“我只能奉勸大王千萬別做出令人遺憾的事?!敝T葛楓已暗示的很清楚了,裘馨只為他諸葛楓所有,他可別勉強做出不合情法的事。

????“我這個人就是有個毛病,你愈叫我別做的事,我就愈想逾矩看看;我愈得不到的東西,我就愈想強取豪奪一番?!卑⒍琅c他強硬地對上了。

????“是這樣嗎?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敝T葛楓暗藏著一股風雨欲來的氣勢。

????“你等著瞧吧!”阿洱牙挑眉睨視著他,一副眼高于頂的模樣。

????諸葛楓薄唇緊抿,不知為何,他向來有的自信心突然怯場地抖了一下,這讓他想起正在茅屋等候的馨兒,她該不會……深感不妙的他知道他不能再逗留了,于是,他急急說道:“我有事待辦,不奉陪了!”倏地,他有如雷埏閃電一般,剎那間不見蹤影。

????阿洱牙身后的那一大堆人,傻愣的慢了半拍了才想到要追。

????“別追了,你們這些飯桶追得上才怪?!卑⒍罋鈶嵉暮瘸庵?。

????就在此時,思罕匆忙的闖了進來,“大王,第三騎有隊長耶舍被人發現在西山下哭笑不得的垂死在那兒,看樣子是被中原人點了笑穴?!?br>
????阿洱牙緊皺著眉道:“他人在哪兒?怎會發生這種事?”

????“我已將他帶回,現在還在帳外,‘笑不攏嘴’呢!屬下知道大王曾入中原學過解穴,所以才將他帶回來的?!彼己辈煌忉屢幌?,深怕性情不定的阿洱牙不會諒解。

????“將他帶進來!”他不耐煩的命令著。

????思罕不敢出聲,逕自退下將耶舍帶進帳內。

????只見阿洱牙在耶舍肩井穴點了一下,他立即停止了“難聽至極”的笑聲。

????“說,是誰干的?”阿洱牙本是懷疑諸葛楓,但剛才解穴時,才發現點穴者功力尚淺,只需幾分力道就能輕易解開了。

????“是個姑娘,一個很美的姑娘,她趁我不注意的時候……”

????“好了,別廢話。你是不是好色的本性又犯了?要不,一個姑娘家怎能會對你下手?”阿洱牙倒是對他部屬的缺點挺清楚的嘛!

????“我……我……”

????“別說了,我問你,那位姑娘找什么模樣?在我們這兒,是很少有人會點穴的,尤其還是個女的?!卑⒍罃[出一張撲克牌臉詢問道。

????“是一位很美的姑娘,她不像我們的人,倒像是從中原來的,長的滿機靈的,我都被她騙得團團轉?!币岽怪^無顏地說。

????“不機靈不被你吃了、毀了!”阿洱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過,他的心卻笑了,因為他已能確定那姑娘必是裘馨。

????好一個頑皮靈巧的女子??!此刻,阿洱牙更想擁有她了。

????“她有沒有跟你說些什么?”很快地,他又板回一張國字臉。

????“她問我您這要怎么走,而且問的很急?!币峥粗⒍啦黄堁孕Φ谋砬?,開始抬心起自己的性命是否岌岌可危?

????“哦,她要來找我?”阿洱牙笑了,但也不過一眨眼工夫,他又沉下了臉,“不,她不是來找我的,她是來換諸葛楓的?!?br>
????“大王,您說什么?”耶舍睜大眼看著他一會兒笑,一會兒生氣的奇怪樣子。

????“你下去!少在這礙眼?!卑⒍婪藓薜負]了揮衣袖,命令思罕將他帶下。

????“謝謝大王不殺之恩,謝謝大王……”耶舍磕了好幾個響頭后,即快步跟著思罕出了帳篷。

????但阿洱牙并未理會他,只顧著沉思著:美人兒呀!你怎么還不來呢?我可等著你上鉤呀!

????※※※

????裘馨可真不是普通的“地理白癡”,明明那色鬼已經把地形指標說的很清楚了,她竟然還是如同瞎子摸像般,搞不清東南西北,虧她還當了十七年男人,也幸好她不是真男人,否則,世上若真有方向感那么差的男人,老天知道了都會掉淚喔!

????不過她倒不這么認為,她還覺得自己挺厲害了,延波府那么大,她就從未走丟過,而且來去自如,不過,全天下她能來去自如的地方大概也只有延波府了。

????歷經千辛萬苦,裘馨不知是誤打誤撞,還是真的看懂了自己那張鬼畫符的地形圖,她終于找到了營帳宮殿。但糟糕的是,對一腳踏進了他們的勢力范圍,就立即圍上了一大堆人馬。

????裘馨雙手握著拳交叉在前,警告著那些身著胡裘的兵士道:“你們不會是我的對手,讓開,我只是來找人的?!?br>
????老天!尚未找到阿楓,就被發現了,他一定會急死的,她真是愈幫愈忙。

????“裘姑娘,我們并沒有要傷你,只是我們大王想見你?!彼己痹谶@時現身了,且恭敬的說道。

????“我為什么要見他?我不是來見他的,我要找諸葛楓?!濒密疤鹦∏傻南掳?,不以為意的說。

????“裘姑娘,我們大王可是對你禮遇有加,才派遣我們出來迎接你,請你千萬別不識抬舉?!彼己毕騺聿幌矚g跋扈的女子,若不是主子有交代得發上禮對待,他才懶得理會她,早就一把將她拎了進去。

????“我不進去,你們來抓我呀!”

????“那就別怪我了?!彼己睋u搖頭,正準備向前逮她,哪能曉得她的功夫也不是一夕而成的,只見他被她的一雙玉腿狠狠地踹了出去。

????裘馨拍拍手得意的想,再怎么說,她也得過縣郡比試的亞軍,怎容的下他說抓就抓。

????“你……是我輕敵了,咱們再來比過?!边@回,思罕卯足了勁了,準備決一生死。堂堂一名副將,竟敗在一名乳臭未干的娃兒手里,豈不笑掉了大家的大牙。此刻,他的腦中只有三個字“捉住她”,老早已忘了她是大王的上賓。

????兩人過了五招,思罕還是敗了下來,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也只甘拜下風,“中原武藝實不容小覷,是我見聞不廣,剛才冒犯姑娘之處,請見諒?!?br>
????“好說,好說,只要你讓我走就行了。對了,我問你,你們可曾和諸葛楓照過面?他走了嗎?你們有沒有傷了他?”裘馨滿腦子只有諸葛楓,嘰哩瓜拉問了一大堆。

????思罕眼神一轉,突然靈機一動,“諸葛公子尚在我們大王那兒做客,不知裘姑娘能否也讓我們盡盡地主之誼?!?br>
????“真的,阿楓真的在那兒?”馨兒蹙著眉看著他,不知他的話可信度有多少?

????算了,還是去吧!瞧他剛才打都打不過她,待會兒要是發覺有詐,再教訓他一頓不就成了。

????“好吧!我想念你也不敢搞什么鬼!你帶路吧!”

????于是,她就在思罕的帶領下,誤入了陷阱;卻不知已回茅屋的諸葛楓,在見不到她的情況下,急的宛如心里頭十個吊桶在打著水“七上八下”的。

????“這馨兒一定又不聽我話,偷偷跑去找我了?!彼滩蛔≡谧炖镞赌钪?。

????該不會她真的跑到阿洱牙的“狼口”里去吧!完了,這下諸葛楓真的快擔心死了,這不聽話的裘馨非得讓他急的吐血不成嗎?看樣子,他又得走一趟行宮了。

????唉嘆了一聲,他只得又提氣飛往來時路。

????※※※

????“你們為什么要騙我?阿楓根本就不在這兒,對不對?”看著阿洱牙支吾其詞的交不出諸葛楓,裘馨就知道她上當受騙了。

????“馨兒,你聽我……”

????“別叫我馨兒,你叫起來難聽死了?!濒密拔孀《?,頭搖的跟隨波浪鼓一樣。

????“你就真的那么討厭我?我哪點比不上諸葛楓?至少我有男子氣慨多了?!卑⒍婪藓薜膿粢握f道。

????“男子氣慨?你知道什么是男子氣慨嗎?不錯,他是長得漂亮的過分些,但我知道他是個道道地地的男子漢,一個百分之百的男人!”馨兒愈說愈大聲,她最不能忍受別人說諸葛楓的壞話。

????“好,好,我相信,你別氣了好不好?小心氣壞了身子?!皩︳密?,阿洱牙百般容忍、真心對待。

????“我……嘔——”又是一股酸直沖裘馨喉頭,她難過的直喘著氣。

????“我就說你會氣壞身子,你還不相信,來,我叫人扶你進去休息?!卑⒍佬奶鄣恼f著,并好心的想挽扶她。

????裘馨用力甩開他的手,“別碰我,拿開你的臟手!我要回去,我要去找阿楓?!?br>
????說著,她就想走出去,思罕卻走出來擋住她的去路。

????“讓開,我的手下敗將?!八㈨貟呱淞怂谎?。

????“我承認我武藝不精,比不上你,但我相信寡不敵眾,你有把握能沖出外面的層層包圍嗎?”思罕想來個先禮后兵。

????裘馨不相信的往帳外一瞧,果然有三十來個手拿弓箭的小兵直對著她,“你們好卑鄙!”她惡狠狠的瞪了阿洱牙一眼。

????“為了你,再卑鄙的事我也做得出來?!卑⒍绤s以極溫柔,讓人聽了會毛骨悚然的聲音說道。

????“你……你小心,阿楓不會饒過你的?!濒密耙蛩脑挼雇肆艘淮蟛?。她知道他不是好人,但卻從不知道他是那么的陰險、可怕。

????“說諸葛楓?哈……有你在我手上,他不乖乖聽話,行嗎?“他含著冷笑的看著裘馨。

????“你要拿我來威脅他?你怎么可以——”裘馨因哽咽而說不出話來,她這會兒才想到:她是不是跟錯了?她終究還是顧了他的絆腳石、他的包袱。

????發現了他的詭計后,一陣恐懼直上裘馨胸口。她好想哭,十七年來,不管發生什么,她都能強忍住不流淚,但現在為了阿楓,為了她深愛不移的阿楓,她卻忍不住淚水……

????因為她的糊涂,因為她的意氣用事、執迷不悟,反而要害了阿楓,思及此,她更是心痛,一股椎心刺骨的痛,震的她不知如何是好!“嘔——”她好難過,好難過……

????“去休息吧!我不會傷你,我會好好照顧你一輩子的?!卑⒍酪砸环N病態的語氣說著,裘馨雖然害怕,卻不敢表現出來。

????“我知道我闖不出去,但是,拼了命我也得試試,至少我死了就不會害了阿楓?!濒密斑\氣跳起,在阿洱牙及思罕不注意的進修,趁機沖了出去。

????小兵們看見她又想逃逸,急的連連射出長箭。裘馨雙腿成螺旋狀飛轉而起,踢得那些飛箭一一落地,只可惜箭不會累,人卻會無力,就在第三次齊發的箭矢中,她不小心肩部中了一箭,致使她虛脫無力的倒在墻角處。

????“他媽的,誰叫你們亂射箭的?待會兒一一將你們處死?!卑⒍酪姞?,滿心不忍的扶起裘馨。

????她身染紅血的這一幕,讓匆忙起來的諸葛楓看見了,他的心弦猛然一震,細細逡巡著裘馨蒼白的面容,忙不迭的走向她。

????“你別過來,她是我的,你沒看見她現在正流血不止嗎?我必須立即將她送醫?!卑⒍雷韬攘怂男袆?。

????“馨兒怎會這樣?你為何要傷她?”他激動的啞然失聲了。

????“誰要她來找你,卻又急著想走。你別過來!”阿洱牙以拇指及食指掐住裘馨的喉頭,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只要諸葛楓再上前一步,他必會來個玉石俱焚,不管他有多喜歡裘馨。

????“你別傷她!”諸葛楓深怕已經失去理智的阿洱牙會傷了裘馨。

????“楓,你別管我,趕快走!他們在箭上喂了麻藥,我已經動彈不得了?!棒密熬`出一抹蕭瑟的苦笑,與他道別。

????“我不會走,不過,得先將你的傷治好了才行?!翱粗凉q滿水氣的雙瞳,諸葛楓千萬情緒涌上心頭,現今,他只求她能平安無事。

????“她的傷我會處理,不用你操心,而你只需在我們的地牢內做幾天客就行了?!?br>
????阿洱牙冷笑道。

????“不要,阿楓,你走,我沒事的,他絕不敢對我怎么樣的?!濒密坝盟褲u呈虛脫的氣力叫道。

????“誰說我不敢對你怎么樣?我寧可毀了你,也不會讓回到他身邊?!彼麨橹饣鸬挠终f:“諸葛楓,我知道以我們這種陣仗,你要走就像探囊取物一般容易,但你若想要馨兒的命,就乖乖的留下,知道嗎?”

????“好,我留下,但你必須答應我好好善待她?!敝T葛楓也沉聲提出警告。

????“不要……”裘馨嚶嚀了一聲,隨即昏了過去。

????“馨兒!”諸葛楓著急的全身緊繃僵硬。

????“我帶她去找大夫,你記得跟著思罕去地牢好好待著,若你逃出去,我一定會毀了她?!卑⒍勒Z出威脅的說。

????諸葛楓扯出一記鄙夷的笑容后,很灑脫的跟著思罕而去。阿洱牙瞧著他那微風動褂、頎長率性的身影,有史以來,他第一次覺得自己不如人,不如這么一位優雅飄逸、深情執著的男人,也難怪馨兒唯獨情于他,只不過,自幼養成獨霸的個性,讓他收不了手。

時間提醒:2021-12-30 22:01:39 (夜深啦注意休息哦,您的家人需要你!)
登陸×

沒有賬號注冊一個忘記密碼?

好男人电影在线观看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果冻传媒_国产成人mv视频在线观看_野花观看免费高清动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