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夜,御書房內燈火通明。

????皇上與文官數人聚于一堂,共商政事,為了一則新征稅制度商議其可行性;皇上乃一仁君,認定此事攸關加重百姓負擔,因此不愿草草準行,必須經過多次計算、商議后才得予定奪。

????“皇上,現在外患多,不多征稅款恐無法支應軍隊糧食,請皇上三思?!庇沂勾蟪继嶙h道。

????“稟皇上,右使大臣說的沒錯,加征稅制得盡早實施,以紓解日漸空虛的國庫,否則將會有極大的后遺癥??!”丞相費云也道。

????“不,朕曾令國庫總管大臣送來帳冊,也盤算過,暫時尚可支撐到明年中,此刻決定將帶給百姓多余的壓力,有關增稅之案就不要再提了。況且前方不斷有消息傳來,鎮國將軍此次出兵勝算已定,最遲于年底便可凱旋抵京,到時不再有戰役,民生富裕,再提增稅辦法,才是時機?!被噬狭⒓捶駴Q了兩位大臣于月前的提議。

????此刻隱身在屋宇的蔚晴,不禁為皇上的仁智英明深感欽佩,可她現在卻要殺了他!這該如何是好?

????但聽聞費丞相向來意圖不軌,私吞不少公款,難道皇上一直被蒙在鼓里?

????“皇上……”費丞相仍企圖力挽狂瀾。

????“你別說了,費丞相,許多事你心知肚明,朕念你是大清開國功臣,不予追究,別得寸進尺?!被噬蠂绤柕乜聪蛩?,語出咄咄,絲毫不給他反駁的機會。

????“皇上……臣罪該萬死”費云立即跪地,垂喪著臉不敢再贅言。

????其余機要大臣,心懷不軌者莫不心驚,個個露出膽寒的臉色!

????蔚晴暗自為皇上叫好,皇上這么做不僅顧全天威,也給予有二心的臣子們迎頭痛擊,做有效的警告示意。

????她看著手中的長劍,處于躊躇不定中,這一劍下去不僅是國家喪失一位仁君,更是全國百姓之禍??!思及父親以死相逼的絕決,她知道自己這個惡人是做定了!

????罷了,死后再去地府向閻王爺領罪吧!她定定的看著皇上的背影,一鼓作氣地俯沖直下,卻在劍尖將刺入皇上后頸時,心念一凝,轉了手勢,僅劃傷了皇上的左臂!

????“刺客,有刺客……”

????御書房內立即亂成一團,忠心大臣立即以身護君,膽小怕死的則趴在墻角好掩身自救!一時間,忠奸兩分,皇上盡放心中。

????御林軍大批闖進,首當其位的便是六阿哥樊溯!

????他眼露怒熾,單手扳住她的身子,半瞇的眸直逼向蔚晴那雙楚楚雙曈,陰沉地問:“說!為什么要刺駕?”

????自白天她對他說了句“最后一面”,樊溯便心神不寧著,因此,他一直在注意她的行動,想不到她居然做出這種傻事!

????“為了反清?!彼娴鼗卮?,臉色沉滯,已無求生意識。

????“那你接近我是故意設計的?刺殺皇上才是你真正的目的?”

????樊溯臉色大變,口氣嚴肅得讓人心驚!

????蔚晴心中溢滿苦澀,她一點兒也沒心理準備會在這種場合與他相對,只好冷下心說:“沒錯?!?br>
????樊溯聞言,背脊一僵,一雙矍爍有神的眼幾乎要將她的靈魂射穿。

????“大膽亂黨,快押進大牢去?!蹦懶∨率碌馁M丞相首先發難。

????“你不是小阿哥的武師嗎?朕記得你上回在千屏山救了我,為何今天又要刺殺朕?”皇上喝止御林軍的動作,坐回龍椅上,厲聲詢問。

????“這……皇上您就下旨賜小女子死罪吧?其余毋需多問?!蔽登绻蛳虑笏?,本來這便是她今夜的歸途,她只祈求早點兒上路。

????“大膽女子,念你曾救過皇上,何不求皇上饒你一死?”樊溯聞言,心猛漏跳了一拍,緊張揪緊了他的胸口,急于為她請命。

????他倆之間的帳還沒算清楚,他怎能就這么便宜地讓她死!

????“不用麻煩了,我求死的心意已決,請皇上成全?!奔炔荒軓s君,又不能罔顧爹爹期待,她只好以死謝罪。

????皇上臉色一凜,“好,你既執意要死,那朕就成全你。來人哪——將這女刺客——”

????“不,皇阿瑪,兒臣求您饒她一命?!狈荻傅毓蛳?,這舉動讓蔚晴難以置信,無情殘忍的他怎會為自己……“為什么?六阿哥,你得說出個理由?!被噬蠑Q眉沉思。

????樊溯回身望向她,幽魅的眸拉住她那雙無神的冷曈,沉冷的徐言,“她便是十七年前失蹤的皇妹“旻若格格”?!?br>
????此話一出,群臣嘩然,就連皇上也猛地起身,眸底掠過無比驚異之色。

????蔚晴的錯愕與樊溯已無溫度的眸光,倏地交織在一起,激蕩中全是無奈……※※※

????蔚晴的身分經過證實無誤后,她已被送至“璥璇宮”安置,從此被尊稱為“旻若格格”。

????也因此,皇上饒過了她刺駕的罪行,更派人送上重金至耀武揚威武館感激侯卿耀養育之恩,但當總管太監到達時,卻發現耀武揚威武館早已人去樓空!

????為此,蔚晴放下了一顆沉浮已久的心,那表示爹爹和哥哥已解散武館,逃命去了!雖然她對他們有無盡的想念,但為避免日后尷尬,這樣也好,不是嗎?

????皇后更是欣喜萬分,時而傳她至“養貽宮”與她長聊,皇后的身子骨已大有好轉。

????但受沖擊最大的莫過于蔚晴了!她突如其來成了格格,那她與樊溯的關系不就變為?!

????一時之間她怎能承受?他們已有了肌膚之親這等不正常的關系,這該又如何是好?

????更嚴重是她的心……竟深深愛上了自己的親大哥!那已是一種收不回的愛戀與相許,這輩子將永難忘懷。事隔數日,她明白他故意疏遠她,刻意不與她碰面,只是,她想知道他是何時知道她的真實身分,而他之前所作的那些無情之舉又是故意的嗎?

????至于樊溯呢?

????他正在“溯澐宮”酗酒,整個人埋于酒味沖天的房里,狂歡作樂!繞了一大圈,這個擾亂他一池春水的女子不僅是他妹妹,還是個心如魔蝎的惡劣女子。

????“六阿哥,你別喝了好不好?陪昱馨去騎馬嘛!”昱馨格格不知何時進入了溯澐宮,她面帶得意的想,現在六阿哥明白他與那個女人是兄妹關系,該沒戲唱了?

????“你出去——”他瞇著半醉的眼,盯著眼前擾人的“蒼蠅”。

????“六阿哥,你怎么可以……”昱馨格格不服氣地耍賴道。

????“我說出——去——”他微合上眼,語氣雖慵懶淡漠,但其頹廢消沉的眸子卻映出層層陰森。

????“你……難道你還忘不了那個女人,她可是你的妹妹呀!”她尖嚷。

????“昱馨,她也是你的姊姊,你語氣放尊重點,該有的禮節不能忘?!彼康靥ь^,雖已喝了大壇清酒,但神志可清楚了。

????“好,我們不談她,談我。六哥,我喜歡你你知不知道?”昱馨格格神情一陣激動!

????他嘴角凝出了一抹訕笑,“你從小就愛纏著我?!?br>
????“不,不只是愛纏你,我更愛你,希望有一天能與你共結連理?!彼た翊蠛?,已忘了隱藏心事。

????他眸底斂去訕笑,鎖著濃眉問道:“你說什么?”

????“我愛你??!愛了好久好久了?!彼纳ひ舯M力持平,俏顏中充滿了希望,她祈求能得到六阿哥相對的愛。

????“別忘了,我可是與你有血緣的親哥哥,你我是不可能的?!?br>
????他心如止水地看著她,難道她也傻了?

????“不!你根本就不是我哥哥,你不是皇阿瑪的親生子!”

????昱馨格格赫然說出,當脫出口后才驚覺被她搞砸了一切!她急欲解釋:“六阿哥……我隨便說的話你可別相信,我……我只是……”

????她不解釋還好,她這么一緊張的表態反倒有欲蓋彌彰之嫌了!

????只見樊溯面色一凜,陡然站起,探究似的眼光凝視著她半晌。

????“我亂說的,六阿哥……”

????不待她再次解釋,樊溯已沖出“溯澐宮”,直闖“養貽宮”。

????昱馨格格卻愣在當下,半晌無法移動,直覺她的夢毀了,白白地毀在自己手上!

????※※※

????“皇額娘?!?br>
????樊溯沉冷地站在“養貽宮”門口,落拓飛揚的黑發隨風飛揚,更加呈現出一股狂妄的氣質。

????“溯兒,有事嗎?”皇后端起參茶正要飲用,見他來到,又擱置于案上。

????他頎長的身軀優雅地跨入廳中,一見皇后就道:“皇額娘近來身子骨已有起色了?”

????“是??!找到了你皇妹,讓我心口寬慰了不少,溯兒,還真是謝謝你了?!被屎笏坪跷纯闯鏊裆挟?,開心地表示。

????“那就好,兒臣有件事想請問您?!彼淠拇浇禽p揚起,透露寒冽的笑意。

????“有什么事你盡管問,為娘定是知無不言?!被屎鬁\啜了口參茶,以絲絹拭了拭唇道。

????“那能否請您身旁的宮女先行退避?”

????“這……”皇后這才察覺到他的不對勁兒,關切地詢問:“溯兒,你怎么了?有心事?”

????“不錯?!焙翢o掩飾的憎恨在樊溯臉上清晰可見。

????皇后微震,這才向兩旁宮女示意,“你們先退下,沒我的命令不準打擾?!?br>
????宮女們褔身退下后,皇后便說:“有何心事?你問吧!”

????“孩兒是否為皇上所親生?”他目光如炬,一針見血地道出,完全沒有遲疑。

????皇后驚彈了一下,支吾其詞地,“你怎么會問這種話?讓你皇阿瑪聽見了,可不是鬧著玩的?!彼幻靼走@個二十幾年的秘密他是由何得知的?

????“看樣子,皇額娘是不愿解決孩兒的心事了,那我只好求助于皇阿瑪?!彼羧徽酒鹕?,準備邁出“養貽宮”。

????皇后的表現已在在彰顯出事實真相,他嘴角泛起一陣苦笑,臉部線條霎時僵凝,現在他只想知道真相。

????“等等,好……我說?!被屎蟪镣吹?,回憶往事,“當皇上還是儲君時,你是身旁一位忠心護衛之子,當時你親生父母為了救駕殉職,原才三個月大的你一時之間成了孤兒,而我當時正好難產,你皇阿瑪為安慰我喪子之痛,也為報恩,因此收養了你,并封鎖我難產的消息,把你視為親生兒哺育?!?br>
????“這么說,我這個阿哥之名也是假的了?”可笑??!他自認矜貴地生活了二十六年,原來仍是個凡夫。

????“溯兒,你千萬別這么說,我和你皇阿瑪從未將你視為……”

????“我懂了,兒臣告退?!彼领o的打斷了皇后的解釋,躬身后,即面無表情折返來時路。

????“你去哪兒?”皇后喊住他,心頭狂跳!

????他雙眸漾起一抹落寞的笑意,“回宮歇息?!?br>
????一直躲在內廳珠簾后的蔚晴此時現身,方才,她正好到后面為皇后親煎湯藥,所以才讓她聽見這一段秘密。

????“旻若,你聽見了?”皇后悲楚地說。

????蔚晴擱下湯藥,對皇后褔身道:“請容女兒去看一看六阿哥,我不放心……”

????“也好,你去吧!”

????“謝皇額娘?!蔽登绲脺屎?,立即尾隨樊溯而去。

????步出“養貽宮”未遠,她便看見他停在白槐樹下,好整以暇地等著她,彷若知道她會來似的。

????“你在等我?”她輕柔地問,纖美的小臉癡癡地望著他。

????好久……她好久不曾和他這么親近地說過話了,她真的好想他!剛剛聽聞他的身世,那不就表示他們之間不帶任何血緣關系了,一絲喜悅竟在她的心間泛起。

????“你身上有股特殊的茉莉香味,剛剛在皇后那兒我已知道你就在附近?!彼涑恋难弁坏啬∷难蹠?,“很可笑是吧?你是不是躲在簾后笑盡了我的自命不凡?看透了我即將潦倒落魄的命運?

????旻、若、格、格”他刻意拉長尾音,鋒冷的眸光將他那張俊逸的臉龐變得肆虐邪惡、冷冽犀利!

????“我……我沒有……”蔚晴被他炯懾無情的目光給刺傷了眼,“我寧愿你依然喊我蔚晴?!?br>
????她被他的惡言惡語折騰得泫然欲泣,向來冷然的她從不知失了心后,竟會為對方的一言一詞傷得這般深!

????“哦!蔚晴是嗎?”他唇畔挾帶了一絲詭笑,臉上卻帶著一絲怨怒,“現在你是高高在上的格格,你的命令,我這個平民百姓怎能不聽從?”

????“樊溯……你說話何需挾槍帶棍?我沒有這個意思?!彼娜?、她的心早已為他所俘虜,他為何不懂得珍惜?

????她何嘗愿意當個格格,這根本不是她要的頭銜,如果能夠,她寧可回到以前有父有兄有家庭的生活。

????寧可……有他的愛。

????如果可以,她渴求在他心底的某個角落,能擁有屬于她的一席之地。

????“那你是什么意思?跟著我,是想來我的“溯澐宮”重溫舊夢?現在你從我身上已找不到半點可利用的價值了,除了……床上吧?”他的黑曈陰惻地一閃,眸光幽沉似冷潭。

????“不……”她倉皇地搖頭。

????“是便是,何需作假呢?”他趁其不意,倏然摟住她,以強迫式的手段將她帶回“溯澐宮”。

????踢開寢宮大門,他將她放于暖炕上;蔚晴的眼中亮起警戒,卻不想反抗。

????樊溯斜靠在床柱旁訕笑,全身隱藏著一股狂放之氣;他眉斜修長,隱約散發著一抹教人摸不透的殺傷力。

????“太完美了,你我既無血親關系,那我便可名正言順“愛”你這個格格了,虧我忍欲多時,原來全是多余的?!?br>
????他欺近她,溫柔的眸風倏磚,邪氣陰柔的臉龐與她對視,雙手更是火熱地侵占她的豐胸,伸入她的玉袍內恣意撫觸。

????“我想知道你對我持著何種心態?是認真的嗎?”

????她閉上眼,承受著他欺于她身的種種情欲折磨,她的身子被他雙手撫觸之處也漸漸炙熱起來!

????樊溯薄唇含了抹蕩肆的笑容,兩指挾住她的玉峰恣意揉弄,狡猾的舌親匿地舔舐著已挺硬的花蕊,帶給蔚晴陣陣輕顫與無助的恐慌。

????“格格想知道我是否認真?”他淺笑,直視她茫然的曈眸深處。

????他凝著冷笑,霍地拉下她的長裙……

????她的靈魂,他要帶走!

????蔚晴像浮游在大海中的浮萍,載浮載沉中幾乎滅頂,直想抓住一絲希望,免于沉淪于地獄深淵。

????“看著我,對我喊出你的需要——”他乍停,因抑欲,額上的汗不停流下。

????她緊緊抓著被單,緊閉著唇,強忍著自身的需求。

????“你還是那么固執嗎?這樣呢?還是一點兒感覺也沒有?”他探進他倆之間,撥弄那一片濕熱滑暖的滋味。

????“嗯……”她的執拗已接近潰敗。

????“繼續——”他加速手中的動作,臀一前一后的緩移,撩撥她僅存的殘余意識。

????“我要……”他醇厚低柔的嗓音配合撩人的動作,果真令她放棄了自我,拋下了矜持。

????“要誰?”他眸光犀冷,掠竄過一絲冷光,嘎語逼問。

????蔚晴倏然抽身坐起,拿著被毯掩身。

????他冷冽沉笑,將她的衣物丟在她身上,“格格,在下已盡了撫慰之責,你可以走人了吧!我“溯澐宮”這座小廟,容不下你這尊大佛?!?br>
????她傻在當場,淚又潸潸流下“滾……”樊溯背轉過身,凌厲無情的怒吼。

????蔚晴著上衣物,被淚浸濕的眼已看不清前方,只知奪門而出,去哪兒都無所謂!最后,她傻傻的蹲在茉莉花叢內低泣,雨絲突變驟大,打在她臉上,混著淚水,倘落在無情的泥地上。

????暈眩感頓時襲向她,她像株被人遺棄的凋零落花,凄楚地倒臥在花叢中,只因為她愛上了一個無情的男子,她就得承受這種痛人心扉的折磨嗎?

時間提醒:2021-12-31 13:09:14 (新的一天新氣象!)
登陸×

沒有賬號注冊一個忘記密碼?

好男人电影在线观看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果冻传媒_国产成人mv视频在线观看_野花观看免费高清动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