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來,在紫禁城內已不見六阿哥的身影,然他頹廢消沉的消息卻已沸騰揚遍京畿的每個角落。

????耳語中全是傳聞著他四處喝花酒,流連勾攔院整日不知離去,比往常更甚之。

????皇上經皇后之口得知樊溯已知其身世的消息,對他消極之舉亦頗感嘆息。

????樊溯雖非皇上的親生子,但他對他可是比其他阿哥還看重,甚至有意立他為儲君。幸而這檔事外人并不知情,為了激起樊溯的斗志,皇上在這時候頒發了重要的旨意——“朕已決定立六阿哥樊溯為儲君,不知眾卿家可有意見?”

????早朝時,皇上面對各大臣道出這個主意。

????“皇上,六阿哥之才能眾人有目共睹,只是,近來外頭傳來不少關于他負面的耳語,立儲一事是否先暫時放下,過一陣子再說?”禮部尚書元睽諫言道。

????皇上淡笑言之,“六阿哥尚年輕,一時風流并無不可,元大人多慮了?!?br>
????“皇上,臣倒認為六阿哥乃上上之選,儲君非他莫局,立他為儲之事臣是百分之百贊成?!陛o政大臣卻持與元睽相反的意見。

????皇上點頭示意,“除了元大人外,還有哪位卿家有意見?”

????頓時,金鑾殿上鴉雀無聲,似乎無人表示反對。

????久久,皇上便道:“既然如此,朕即刻宣布立六阿哥樊溯為儲君,于月底擇選吉日,舉行立儲大典。退朝?!?br>
????當然,這件大事,不一會兒工夫就傳遍整個宮內。

????昱馨格格一得消息后,心底漸生詭計,倏地轉往“-璇宮”。

????“-璇宮”內,蔚晴臉色蒼白,眼-黯然地倚在花欄邊,看著欄內成片的桔梗,掩不住心頭的沉痛。

????那夜她躺在花叢內淋了一整夜的雨,最后是被“茉莉齋”的宮女發現,將她扶回這兒,還請了太醫來為她診治。

????她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今早才轉醒,醒后便由宮女嘴里聽聞樊溯這幾天的風流之舉,心頭又是一陣重創。

????他要她滾的惡劣言詞猶在耳際回蕩,她的心都快碎了!

????既然留不住他的真情意,她只想就此離去,未來,她可飄泊于人世,承受孤寂,過著平淡卻無愁的日子,她至少有他的回億。

????她不敢奢望他會回心轉意,同一個濫情的男人索心討肝,這是多可笑的行徑,但她又不舍得離去……因為這里是唯一見得到他的地方。

????她甚至卑微的想,或許她再也不強求,只求能偶爾見見他就好…“格格,回屋吧!你身子才別有起色,在這兒吹風是不行的?!睂m女翠兒急著在一旁催促。

????她虛軟地搖搖頭,“我再坐一會兒,你先退下?!?br>
????就在這時候,她聽聞昱馨格格微尖的聲音自宮門處傳來——“-若格格,原來你在這兒,太好了?!标跑案窀衤呓登?。

????“昱馨格格!”

????自從上回兩人交惡后,蔚晴和她就不曾再打過照面,此刻見了她,蔚晴頓生提防之心。

????“別緊張,我不過是來找你聊聊天,敘敘姊妹之情?!标跑案窀裨幮Φ刈呦蛭登缟砼缘氖巫?。

????“翠兒,你先下去?!敝ч_宮女后,蔚晴淡然地問:“有事嗎?”

????“聽說你躺在茉莉花叢內淋了一夜的兩,身上的衣物又殘破不堪,該不是嘗到被丟棄的命運了吧?恭喜你-!”

????昱馨格格無情的言辭,對她來說又是另一次打擊。蔚晴沉默不語,心疼得不想再泄漏自己的脆弱。

????“你整天都把自己關在這里干嘛?等著情郎來見你嗎?”昱馨格格沉不住氣又問,其話語尖銳懾人。

????見蔚晴依然無語,她又嗤笑,“樊溯現在不回宮,整天在外面喝花酒,早就忘了你,你就別再癡心妄想了!”

????“你來這兒,就是要跟我說這些嗎?”她的話讓蔚晴心口狠狠地被螫了一下,疼入骨髓,卻無法喊痛。

????她怎會不知昱馨格格來此的目的,除了傷她外,絕不含任何姊妹情。

????“當然不是,我是來告訴你另一則消息?!标跑案窀癫粦押靡獾仡D了一會兒,又道:“你知不知道皇阿瑪已下旨要立樊溯為儲君?!?br>
????蔚晴身子微震,聽聞這消息她是該為他高興,但卻也產生一股沉悶的感覺,身為一國之君,有哪個不是嬪妃成群,到時他心底更是容不下她了!

????隨即她搖頭輕笑,侯蔚晴,你真傻??!不用等到他成了皇上的時刻,此刻他心底早已沒有你的存在了。

????他的行蹤成謎,而她卻還留在這兒,愚蠢地等著他少得可憐的疼惜,他真為自己卑憐的舉措可悲??!

????“那么恭喜他了?!彼裏o神地回應。

????“如果——讓眾大臣或天下百姓知道他并非龍子,只不過是個假阿哥,你認為他這個儲君還做得成嗎?”昱馨格格刻薄地一笑,臉上閃過一絲嘲意。

????“你知道?”蔚晴的確吃了一驚。

????“或許你不知道,這天大的-密是我無意間從皇后那兒聽來的,而且也是我告訴樊溯的?!彼缘玫卣f。

????“什么?”蔚晴重顛了一下,頭微眩,“你的目的究竟是?”

????“我要你放棄格格這個頭銜,立刻離開紫禁城,最好走得遠遠的,這樣我就為他守住這個天大的-密?!彼榔G的五官揚起邪笑。

????“否則你就要揭穿他?”蔚晴苦著心探問。

????“沒錯,他的前程就握在你的手上了,-若姊姊?!彼鹧b親匿,那叫喚聲卻讓人膽戰。

????蔚晴蹙眉看向她,那詭異的嗤冷怪笑已將她的意圖彰顯得極為明白,她打算趕她走,讓她離開皇宮、離開樊溯、離開京城。

????“他已無心于我,你根本不必這么做?!彼杂X可笑。

????“我不管,我不想冒險,只要你離開,一切都會恢復跟從前一樣。少廢話,說!你到底定是不走?”昱馨格格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急急催促。

????蔚晴是想走,但她愈想脫身,她的心卻愈往有他的記憶里沉,他在她身上下了魔咒,她該如何擺脫?

????“好,我走?!睖I模糊了她的眼,這刻骨的癡戀她會化為思念,今后以它為存活的動力,倘若用完,她會再向來世預支相思。

????她向來堅強,為何才低首,淚就禁不住的滑落?自從認識他后,她像變得軟弱了,這可怎么是好?

????“好,我給你半天時間,最好是靜悄悄的離開。至于皇上和皇后那兒,你也不用辭行了,我會為你盡孝道?!?br>
????“能讓我留封信給他們嗎?這是我僅有的心愿?!睙o法盡孝,總不能一走了之。

????“那就快點兒?!?br>
????在昱馨格格的催促下,蔚晴拖著疲憊的身子寫了封信,隨即一如她來時般的灑脫,什么也不帶的悄然離開了!

????才走不過幾步,淚已模糊了她的視線,走在不知去向的路上,她多希望能與樊溯不期而遇,然而她失望了。

????唉!真心是強求不來的,她似乎也從未擁有過他的心,回憶以往,似乎徒剩遺憾!

????※※※

????樊溯深夜回宮,醉意已有三分,按捺不住自己的意念,他來到“-璇宮”外,流連不去。

????宮中黯然一片,似乎不帶一絲燈影,周遭也靜謐得詭異十分,居然不見宮女、太監隨侍于側。

????頓時,他的心口一驚,大感不妙!

????霍然沖進無人的宮庭,推開蔚晴的閨閣,他看見一抹黑影站在窗近,“蔚晴……”

????倏然,燈蕊被點亮,樊溯看清點燈者?!笆悄??昱馨?!?br>
????“很失望吧?”她扯著一抹邪笑。

????樊溯半瞇起銳眸,直視著她那暗喻深意的臉,“-若格格去哪了?這宮內怎么連個人影也沒?”

????“他們全出去找-若格格了,不過已隔半日,他們是找不到她的?!彼冻鲆荒ㄗ哉J最嫵媚的微笑,緩緩走向他,偎在他懷中。

????他疑惑半晌,突然沉下聲,嗓音揉入一抹冷然的低誚,“她走就走,為何要派那么多人手大費周章的找她呢?”

????“六阿哥,你當真不在意她?難怪她說你對她根本不在意?!?br>
????昱馨格格掩唇低笑,彷似得意萬分。

????既然樊溯對蔚晴只是玩玩的心態,她又何需太在意。

????“這話是她告訴你的?”他傾向她,以邪肆的眼眸懶懶的瞟向她,誘其坦言。

????想不到那個小女人,竟敢將他說得像個沒心沒肺的惡人似的。

????“沒錯,她還一副悲苦的模樣,好像個棄婦,可好玩咧!”她慢慢走入他所設的套話陷阱中。大笑,“你絕對想不到,前幾天她被你玩過后,衣衫殘破又淋著雨,倒在茉莉花叢內哭了一整夜,由此可見有多在意你、多愛你了,可惜愛上你這個無心無愛的男人,還真是我們女人的悲哀。就連她走時都仿佛步子跨不開呢!”

????“既是悲苦她又為何要走?這豈不矛盾?”他心頭一擰,眼露灼光,慢條斯理地坐在椅上,優雅地伸展四肢,狀似不經意地探問。

????“可能你還不知道,今天皇阿瑪已下令立你為儲君,我告訴她,如果她不離開,就把你的真實身分泄漏出去?!标跑案窀裥友酆旱乜拷?,恣意坐在他的腿上,“當然我也可以以此威脅你與我相好,雖然名義上,你是我的六阿哥,但咱們私下是可以在一塊兒的,我并不在意名分?!?br>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答應你的要求,你便讓我當不了儲君?”樊溯陡地冷笑,峻冷的容顏上挾帶幾縷邪味。

????“當上儲君,將來的江山可是你的,況且三宮七十二院的嬪妃任你召喚,而且我也不錯??!你會傻得放棄嗎?”昱-格格輕言呢喃,妖嬈地勾住他的頸子,送上自己的唇。

????樊溯技巧地閃過,霍然站起,一抹笑透著佞色,“我本就不是宮中人,怎敢僭越儲君之位,請你轉告皇上,我樊溯受之有愧?!?br>
????丟下這句話,他張狂不羈地步出“-璇宮”,只留下昱馨一人呆立在空無一人的宮中。

????※※※

????耀武揚威武館的大招牌仍高掛在檀紅大門上,只是已被蛛網所覆,缺少了以往的威風光彩。

????蔚晴一時無路可去,又不知父兄藏身何處,只得怔忡地站在武館門囗。但,只要他們是平安的,她就了無遺憾,她相信天涯一線牽,只要有緣,他們必會再見。

????至于她與樊溯的緣分何在,她已不愿細想,種種的心傷已讓她無力再奢求。

????推開門,慢慢趨近練武場,腦海瞬間閃過弟兄們共同操練的情景,雖辛苦,但那段時光卻是她最無憂無慮的時刻??!

????她垂首低泣,焉然,一道黑影掠過樹梢,霎時又不見了!

????蔚晴提高警覺,環伺著四周不明氣流的紛擾,然身子尚未痊愈的她自知若真是歹人來襲,她是逃不過的。

????突地,一陣強風拂過她的臉龐,微閉了閉眼,待她再度睜眼,眼前卻捕捉到一襲她作夢都思念的人影!

????“樊溯……”她如梗在喉,半天只能吟出這兩個字。

????“你是我帶進宮的,就連走也不留句話嗎?”他濃眉深蹙,看著她倔漠但又掩飾不了白皙與虛弱的臉龐。

????蔚晴微暖的心此刻彷紼重重的受了一記猛-,瞬間又恢復冰冷,“抱歉,我忘了?!?br>
????“忘了?就這么簡單的兩個字?”他眼中亮起一道狹光,精爍的眼中藏著深深的困惑。

????“但我還記得你上次要我“滾”的話,這個字我從未忘記過?!彼齽e過臉,當愛已不堪回顧時,執著又有何用?

????樊溯笑了,笑得狂放而邪佞,“該要你記得的你偏不記,就愛鉆牛角尖,你??!當真不該。我不是告訴過你,這輩子你休想掙脫我的懷抱,這話你可記得?”

????“你說話總是反覆無常,我是不會再上當了?!?br>
????她不懂,在他那黝黑不見底的-眸中,到底承載著什么?是狎戲還是惡意挑弄?

????他笑容不減地看著她,“你病了?”

????蔚晴愕然地一陣搖晃,若不是他及時扶住她,她一定會跌倒在地。

????他將她扣進臂彎,觸碰她的額,“那么燙!”他口氣急躁,“病體未愈,你就這么跑出宮來?”

????“不用你管?!彼彰鼟暝?,卻使不出勁兒。

????“你別亂動,以前的你就不是我的對手,何況是現在病魔纏身的你?!彼焓种谱∷碾p臂,欺近她耳邊呢喃。

????“我寧可病魔纏身,也不要被你纏身?!?br>
????她真的好累,走了那么多路,她已身心俱疲了呀!

????“為何要在花叢中哭倒呢?又淋了一夜雨,全是因為我嗎?”

????樊溯露出一抹若有若無的微笑,軟化了他五官的剛棱。

????她聞言,暗驚失色,原來——他知道!

????他專程來見她,就是為了恥笑她、侮辱她的嗎?

????“反正笑罵隨你,如果你發泄夠了,就請快點兒離開?!彼匦麻]上眼,企圖封鎖情愫及記憶。

????“知道你為我心神不寧,我高興都來不及,怎舍得笑罵你呢?”他微勾起邪氣十足的笑容。

????“那你到底意欲為何?我累了,快撐不住了?!弊吡四敲催h的路,她全身乏力,好想歇一會兒,最好……永遠別清醒了。

????樊溯摟住她微晃的身子,望著病態可掬的她臉頰透出暈紅的緋色,嬌羞的姿容更奪人心魂。

????而他的驟然靠近,令蔚晴漸迷醉在他身上那股淡淡的麝香味,差點兒不能自拔!

????“我帶你回宮找太醫診治?!彼プ∷娜彳?,卻讓她給掙脫。

????“不,我今天已喝過藥湯,只想休息?!彼澪∥〉仡嵙藥紫?,又被樊溯給及時攬住。

????他倏然抱起她往以前的閨房而去,踢開門將她放在軟榻上。

????“這樣舒服點了吧?”他灼熱的唇貼住她的臉,性感的嗓音含情脈脈地在她耳際調情般地說著。

????“你可以離開了?!彼幌胱岅跑案窀裾`會,否則將會害了他一生。

????“你就那么無情,恨不得我立刻滾出你的視線?難不成身分尊貴的-若格格已看不起我這個平民百姓了?”

????他邪魅地挑眼微笑著,大手愛撫著她織細的腰肢。

????“我沒有,我也不屑當什么格格,你可知皇上已決定立你為儲君了?”她定住身,不敢稍移。

????“這又如何?”他一點也不心動,這輩子能讓他心動的……僅有她……“這表示你我的距離也愈來愈遠了?!狈凑烀鲿r他又將離開,那她寧愿獨活在黑暗中,永遠——“小女人,你可是為了我才離宮的?”他隨意問了句,令她的心跳聲陡地漏了一拍!

????蔚晴錯愕地看著他那灼亮的眼-中鍍上一絲霧色,不明白他是如何知道的,難道是昱馨格格說出來的?

????她趕緊搖頭。

????“哦?”他看著她欲蓋彌彰的模樣,重重地嘆了口氣,委屈地說:“我可是為了你,才離宮并舍棄儲君之位的喔!”

????“什么?”蔚晴聽得一頭霧水。

????“昱馨格格逼迫我與她燕好,否則就要道出我的真實身世,從以前我就視她如妹,看著她長大,這種事我怎么做得出來?況且我心里早已有了個能為我放棄格格頭銜的傻-若、笨蔚晴,這么好的女孩兒,我怎能放棄?”

????樊溯溫熱帶電的手指輕輕到過她的下顎,暗棕的眸底映照水晶般的燦亮,唇邊浮現出慵懶的笑意。

????蔚晴杏眼圓睜,不敢相信,只怕這又是另一次的欺騙!

????“你……別再哄我了!我承受不起?!钡豢芍M言,她的心已漸漸在發酵,忽視不了他那雙蓄滿情意、諱莫如深似的深眸。

????“你不相信我?”他柔情的道。

????她脆弱地搖搖頭,想找回自己從前的冷靜與孤傲,這才發現它們已離她好遠好遠了。

????“你有許多女人,登基后,更是位在萬人之上的崇高地位,誰不趨之若鶩呢?”蔚晴心碎地道。

????“但我只要你,而你卻故意疏遠我?!彼馄鹉樋?,神情認真。

????她咬緊下唇,苦痛不已道:“你騙我,我再也不信你了,你想盡辦法欺侮我、戲弄我,故意在我面前與別的女人……你若當真在意我,會這樣傷我的心嗎?”晶瑩的淚水若斷了線的珍珠般不斷落下。

????樊溯首次見她哭得如此傷心,如此徹底放肆的真情模樣。

????“你知道嗎?我一直以為性情冰冷的你不會對我動情,所以,當我發現自己愛上你時,我徹底地嚇壞了!因而我蓄意以傷害你的方式達到心理平衡,后來知道你是我的親妹妹,那種打擊簡直是痛不欲生,偏偏你卻在那時候對我施予關切,令我一陣矛盾!為-除心底的不安,我以為疏遠你、讓你對我失望,便可達到心靈的平靜?!?br>
????樊溯靠近她,溫熱的氣息吹拂在蔚晴臉上,緩解她冷沁的心情。她抖著聲問:“你說你愛我?”

????“從一開始?!彼鄣讻]有嘲諷嬉笑,也沒有算計邪異,有的只是真切與認真。

????“可是,你后來卻變本加厲?!彼僦絾?。

????樊溯扯開饒富興味的笑意,她那冷似冰霜的小女人終于會對他耍嗲吃醋了!

????這種俏模樣,才像女人嘛!

????“那是因為你告訴我,接近我只是為了刺殺皇上,讓我感到被利用的憤恨……”

????蔚晴聞言,急急辯解,“不是,那是我騙你的,那時我只求一死,什么都顧不得……其實刺殺皇上是我事后……我不知怎么解釋,但對你,我是真心真意……”

????“我明白,否則依當時的情況,你也不會失手,你是故意被擒的對吧?”

????他以指抵住她的柔唇,然后有力且準確地侵略而下,燎火般的舌尖深深地侵入她嘴中,饑渴地狂吻著,雖占有欲極強,但也不失溫柔。

????“你……你回去吧!我怕昱馨格格她……她不會放過你的?!?br>
????蔚晴好不容易得以呼吸,卻被他方才的猛吻,弄得低喘不休。

????“你可放棄當個尊寵的格格,我這個假阿哥自然也可以放棄那些原就不屬于我的儲君之位。問題是,你嫌不嫌棄跟著我后半生受苦?”他揚高右眉,對那些身外之物一點兒也不以為意。

????事實上,這段期間,他除了身兼御林軍大統領與禁軍統帥的重職,更因興趣,在江南一帶開設了紡織、錢莊、木業等三大商行,如今經過數年的努力,各大商行的生意可說是愈來愈興隆,今后靠它過日子,絕對不成問題,也必能保證讓她衣食無虞。

????“你要帶我離開京城?”蔚晴面露喜悅,難得主動地投進他的懷里,“好,你去哪兒!我便去哪兒!”

????驀然,門扉輕扣兩聲,屋外揚起一道磁性嗓音——“你們太天真了!想離京過逍遙日子,沒那么容易?!?br>
????樊溯微愕,但瞬間他忽然大笑,“好個熠-,你居然找得到我!”

????兩片門陡地被推開,走入一位頎長清磊的男子。

????蔚晴一見,唇上漾了一抹笑意,“我記得你,你是熠-貝勒?!?br>
????“承蒙-若格格看得起,在下正是?!彼h首示意。

????“熠-,你讓我吃味了!”樊溯微笑,意味深長地望了摯友一眼。

????“這個我可不敢。除非-若格格改變初衷,愿意跟我了?!膘?一臉促狹,絲毫不掩飾其喜歡-風點火的個性。

????“你——門都沒有?!狈莺莺莸牡闪怂菑埡衲樒??!澳愕故钦f說,怎么找到這里的?”

????熠-貝勒愜意一笑,“知樊溯者莫若我了,否則,皇上也不會派此重大任給我。他刻意揮動了下手中的圣旨,揚聲道:“六阿哥、-若格格接旨?!?br>
????“皇阿瑪……”樊溯詫異地站起身。

????蔚晴也趕緊起身,在他的扶持下下了床炕,雙雙跪道:“兒臣接旨?!?br>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令六阿哥樊湖與-若格格即刻返宮。六阿哥雖非朕所親生,但朕視若己出,特下旨正式收他為義子,并與-若格格即刻完婚。至于儲君人選,擇日再另行商議,但仍保留樊溯御林軍統領及八旗禁軍統帥兩大職責。欽此?!?br>
????熠-合上圣旨交予樊溯之手,帶著詭譎的眼色,壞壞的一笑,“看來你并沒有隱居江南,過神仙生活的命,一樣得為大清王朝沙場征戰、盡力效忠了?!?br>
????樊溯接過圣旨,以肘橫杠了他一拐子,“好家伙,你偷聽我們談話!”

????“是??!可惜沒聽見什么引人遐思的叫聲?!膘?被罵得不痛不癢,反倒變本加厲地調侃起樊溯。

????不過,這句玩笑話卻引來蔚晴一陣羞澀,她趕緊躲到樊溯的身后,俏臉羞紅一片。

????“是??!你還不快回去找你那位小妾調情一番,這樣自然可聽見你想聽的曖昧言語了?!狈菀膊皇鞘∮偷臒?,立即反擊回去。

????熠-卻還以一笑,“對了,既然你提起這檔事,那我順便告訴你,過兩天我便要正式拜堂納她為少-晉了,到時你可得攜伴參加??!”

????樊溯立即會意,“你總算想通了?!?br>
????“我就快做父親了,若再執迷不-,以后如何為人父呢?”

????“當真?恭喜你了?!狈菡\心道。

????“你也得加油了,不打擾兩位,我就先行告辭。你倆也別溫存太久,讓皇上等得心焦??!哈……”熠-帶笑跨出房間,還為他倆好心地合上房門。

????“樊溯,看來我倆的事大伙都知道了!”蔚晴有些忐忑。

????“這正合我意,我巴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和你之間的情愛,這樣你就永遠也沒法子反悔了?!彼麩崆榈貙⑺€滿懷,雙手又開始不規矩了。

????“別……皇阿瑪還在等我們呢!”她來不及阻止,錦袍已被他褪落。

????他縛住她的身子,仆倒在床,眼底勾勒出一抹笑痕,“剛剛熠-貝勒要我們多加油,那我得試試,看看今天能不能也在你肚子里下個種,以便能把你捆得死死的,永遠也逃不出我的懷抱?!?br>
????“我不會走,只怕你不要我,呃——”他雙手的深探讓她倒抽了一口氣。

????“你就像花兒,永遠套牢了我這只蜂,你這輩子是甩不開我了?!崩p綿的細吻如碎雨般灑落在她身上,不知何時,她身上僅著件抹胸。

????“就快成……成親了,何必那么急……”她被他撩撥地已無法言語,原有的熱度加上他撩起的熱情,讓她昏眩難受。

????“回宮后,在成親前咱倆得隔離一段時日,這教我怎么忍受得了?”雙手掌握住玉乳,他間接以掌力緩送涼意為她解除體中的熱源,以致她臉頰不再發燙,漸退了燒。

????“你這段日子不缺女人,又何必……”

????樊溯猛然一記狂吻,堵住她將說出口的話,柔蜜地在她嘴里吐露,“我只是藉酒澆愁,可沒碰過任何一個女子,就算碰,也只是在你面前做做樣子罷了,你這個小女人別拿話激我!”

????事到如今,難道她還對他的心存疑?該罰——該怎么罰呢?那當然是愛她、疼她……今生今世……來生來世……隨著兩人情弦的律動,永無止盡——

????全書完-

????特別感謝工作人員JUDYOCR整理、采依校正

????若要轉載,請務必遵守以下規則:

????1.請勿刪除工作人員或是做書網友的名字。

????2.請網友不要擅自將此小說轉貼到bbs區。

????3.請勿在小說放進薇薇經閣一個星期之內轉載。

????4.第一次轉載的網友請先寫信告知站長。

????5.請勿刪除此段。

????愛情夜未眠:

時間提醒:2021-12-31 13:09:13 (新的一天新氣象!)
登陸×

沒有賬號注冊一個忘記密碼?

好男人电影在线观看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果冻传媒_国产成人mv视频在线观看_野花观看免费高清动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