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勢來得雖快,但在館內眾人齊聚一心下,不出半個時辰,大火已全然熄滅!

????待大伙共同努力清除雜物與污潰后,已是隔日下午。

????“還好,館內并未有太大損失,這次能那么快將火滅了,是每個弟兄的功勞?!焙钔柵牧伺纳砩系暮诨?,喘著氣說。

????“哥,喝杯水吧!你也累了一個上午了?!蔽登缍肆藘杀瓱岵璩鰜?,分別給父親與大哥奉上,“最重要的是館內無人傷亡,這可說是不幸中的大幸了?!?br>
????“蔚晴說得對,雖然弟兄們累了一天,所幸大家都是平安的?!别^主侯卿耀撫須說道。

????“我已經查出來了,昨天前來踢館并放火的那些人,就是城里剛成立的武館“鐵弓館”的大弟子金焞?!焙钔柪m道。

????同行相忌自古便存在,但以殺人放火之不法手段想爭奪一席之地,那就太過分囂張了。

????“昨日他們踢館時,我念在同為武術練習者而不跟他們計較,想不到他們仍不死心?!焙钋湟祰@一聲。

????“爹,您看我們需不需要報官處理?若是再不動聲色,他們也許會變本加厲?!?br>
????蔚晴的顧忌倒是真的,所謂人心難測,只怕鐵弓館的人積習難改,若他們再不反擊,就會被視為病貓??!

????“你說的沒錯,但我們沒證據呀!”侯卿耀直搖頭,只因一整日下來只忙著滅火,根本沒抓到肇事的人。

????“或者,我們可以派弟兄們嚴加戒備,倘若“鐵弓館”再有行動,一定會有把柄落在我們手上?!焙钔柦ㄗh。如今不得不守株待兔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這么做了。你就傳令下去,教弟兄們嚴密防守,若發現可疑者,一律抓來見我?!?br>
????館主侯卿耀正傳下命令時,突然,館中子弟匆匆前來廳前報告?!皢⒎A館主,弟子剛才去鐵弓館打探虛實時,正好瞧見府衙派人前去,將他們的館主給抓了起來?!?br>
????“怎么會有這回事?難道他們放火之事,已有人告上府衙了?”侯卿耀猜測道。

????“這個弟子就不清楚了,但我偷聽了一會兒,好像是什么阿哥下的命令?!?br>
????蔚晴聞言,心中重重一震,難道是他——樊溯?

????“那就更不對了,我們從不曾與皇室中人打過交道,那可能是鐵弓館與他們的私人恩怨吧!”侯威棖分析道。

????俗話說:惹天惹地,千萬別惹上皇親國戚,到時候就連翻身的機會都沒??磥磉@話一點兒也不假??!

????“咦,蔚晴,你的意思呢?”侯卿耀見女兒一句話也不說,只是怔忡地看著地板。

????她猛一抬頭,蒼白的臉色盡露。

????侯威棖驀然一驚,不小心說漏了嘴,“天!難道你的傷又犯了,剛剛不是還好好的?”

????“傷!什么傷?”侯卿耀緊張地追問,難道晴兒受傷了,這是幾時的事?

????“沒什么……只是點小傷,早已沒事了?!蔽登缰崞湓~。

????“你的武功向來不弱,一般宵小根本無法動你一根寒毛,是誰傷了你?告訴爹?!?br>
????“爹,我真的沒事,何況,我也不知道對方是誰?!笨吹绱思?,蔚晴哪敢說出對方的名諱。再說樊溯的身分如此尊貴,哪是他們區區一個武館惹得起的,能少些紛擾便是平安。

????對蔚晴而言,平安即是褔??!

????可他會放過她嗎?昨夜他臨去前的那句話又代表著什么?他的口氣是如此霸道、專橫,讓她怎么也忘不了。

????“你不說,威棖你說?!焙钋湟D向兒子詢問:“我年紀大了,心可不老,你們兩個年輕人在搞什么玩意見最好別騙我?!?br>
????“爹,您別生氣,哥也不知道,是我昨兒個順手救了一位亂黨,被官方的人所傷?!辈缓靡馑甲尭绺绱鸀槭苓^,蔚晴只好說了。

????當然,重要且難以啟齒的部分她全跳了過去。

????“你救了亂黨?”原以為爹爹的情緒會為之緊繃,但他似乎很平靜,甚至好像展露了些許喜色。

????“我不認得那人,他蒙著面又著黑衣。只因女兒一時多事才犯下大錯,爹,我不知官方的人會不會放過咱們,倘若館里出了事,您放心,我會一人承擔的?!?br>
????侯蔚晴還是決定先行告知父兄,以免噩運來臨時,眾人措手不及;更重要的是,她絕對會以一人的生死來保全整個武館的安危。

????突然,樊溯那張猖狂謔笑的臉龐又浮上心頭,蔚晴不自主地又是一陣心旌輕蕩。

????“瞧你說什么傻話?我們是一家人,哪需要靠你一人負責?”

????侯威棖不喜歡她老是將自己孤立起來,那冷漠的個性自幼不改,教他氣餒。

????“你大哥說的是,爹一定會出手相救,別忘了我們也是漢人,如今時運不濟,才由滿人為政?!焙钋湟f來義正辭嚴,仿佛對滿人的仇恨仍在。

????這讓蔚晴想起袓父當年便是被剛入關的滿清韃子給殺害了,也難怪父親表現得如此憤怒!

????“如果今后你遇上反清人士遇難,盡量出手搭救無妨,能盡點心力,我們就不要吝嗇?!焙钋湟俅螐娬{。

????“我懂,爹?!彼荒芤烂?。

????“好,你有傷在身,先去休息吧!”

????“是,那我先回房了?!蔽登缤讼?。

????她本想說自己的傷勢已無礙,但思緒一直圍繞著樊溯打轉,實在沒心情再留在廳內面對眾人。

????是他嗎?是他抓了鐵弓館的館主嗎?

????※※※

????“稟六阿哥,我們已經找到了亂黨的藏匿處?!狈莸慕娮o衛統領慕熙入宮稟告有關亂黨的最新消息。

????手中茶碗輕扣蓋,樊溯揚睫看向來人,“既已知道,怎么還不加派人馬上去剿滅亂黨?”

????“屬下已派了不少人前去,但那些賊子刁鉆滑頭,活捉不易,但若不留活口,恐怕難以找出真正的幕后操縱者?!?br>
????“飯桶!”樊溯眉頭微攏,陰惻惻地開口。

????“屬下無能,請六阿哥賜罪?!蹦轿豕笆终堊?。

????樊溯將手中瓷碗擱置桌上,并不理會慕熙的自責行為,四肢張狂地伸展,以略懶的語調問道:“在哪?”

????“城東二十里虛的山壑中,那里地形詭異,山隙又多,極易逃脫?!蹦轿鯌饝鹁ぞさ鼗卮?。

????“果真如此,我倒想和他們會會?!狈萆铄涞难垌鴰е噪x,一抹微笑透著吊詭;在慕熙尚未意會出他的想法前,他已起身步向屋外。

????“六阿哥,危險!”慕熙當然知道樊溯言出必行的個性,但不得不提出警告。

????樊溯回首,以沉靜略帶危險的眼神凝望著他,令慕熙心口倏冷,“欲得虎子,焉能不入虎穴?”

????“六阿……”慕熙尚未回答,樊溯已跨出門檻直趨馬廄,他只好快步跟上。

????一進馬廄,樊溯命馬夫牽來他的快駒“電馳”,不等慕熙開口,他已長褂一撩,輕躍上馬鞍,“我一人去即可,你們不用跟隨,省得礙事?!?br>
????樊溯心底已有數,既然對方的窩藏地點如此隱密,人多反而壞事,不如他一個人行動來得自在。

????“六阿哥,您不可以貿然……”

????未等慕熙語畢,他已策馬出宮,馳騁而去……出了北京城,他直驅城東,到了隱密的山壑處勒住馬匹,靜觀地形。

????不動聲色地,他從鞍袋中掏出數支油箭,于箭頭點火,往山溝的狹縫中射出,在迅雷不及掩耳的情況下,倏忽目睹由山壁溝洞內沖出數人直往崖后奔逃。

????樊溯撇唇綻笑,一揮韁繩,繞到山后守株待兔,當亂黨由后山一個個奔出后,他迅速出招,必能將他們一一制伏。

????就在這間不容發的瞬間,突然由空中飄來一襲白影,阻隔了他的行動,也讓那些亂黨趁隙逃逸。

????“是你!”樊溯一驚,止住了招式。若他有意追擊亂黨,幾乎是手到擒來,但他卻為她駐足了。

????“你又亂開殺戒了?”蔚晴身著一件白色采藥服,手拎竹籃立于他眼前。

????“你怎么會往這里出現?”他瞇著眼,看著她這副樸素的打扮,頓感趣意甚濃。

????“我正打算上山采藥?!彼匾馀c他保持約十步之遙,只因他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威脅性,令她心慌意亂。

????“采藥?”他遙望了一眼她手中的竹籃。

????她點點頭,不再多語,舉步朝山里而行。

????“等等,你向來都是如此我行我素?”樊溯輕聲喚住她,語調不疾不緩,但卻直扣人心,引發蔚晴心底一絲冷顫。

????她停頓片刻,不想多作解釋,直往山里步去。

????一道冷風劃過她的面頰,樊溯已傲然挺立在她眼前。

????她垂首不看他,自顧著繞過他身旁企圖離去,卻被他橫身一攬,整個人被抱個滿懷!

????“你究竟想做甚么?”她的人被他鎖在銅墻鐵臂的懷抱中,只能蹙眉瞪著他。

????“你又一次救了亂黨,你說我想干嘛?”他雙臂緊錮著她嬌柔的身軀,沒有放她走的意思。

????他心想,這女子絲毫不把他放在眼里,故意挑釁他,若不給她一些小小的教訓,說不定下回見面,她將會爬到他頭上撒野了。

????“處我極刑嗎?”她冷冷的回視他?!斑@次我并非在武館門外救人,你不必再誣賴武館中的人了?!?br>
????“你不怕死嗎?”他平靜的聲音彷若來自深邃的幽谷黑洞。

????“你怕死嗎?”她不答反問。

????樊溯倒不知她會有此一問,挑高眉,謔笑著,“怕!自古英雄誰無死,怕就怕死如鴻毛般低下?!?br>
????“你能言善道,我不想和你說了?!?br>
????“咦,我回答了你,你就想一走了之,這不公平?!彼僖淮魏白∷?,表情深沉難懂。

????“我也怕死,這總成了吧!”蔚晴眉頭糾結,不知他還要糾纏她到幾時?

????昨日她親眼看見父親面對滿人之憤慨,她就下定決心,不想再與他接觸,免得徒增左右為難之苦。

????“但我卻瞧你一點兒也不知死為何物,膽大得很?!痹诜萘饔诎詺獾哪樕闲顫M了若有若無的笑意。

????有意思的小女人!

????“快黃昏了,我得盡快趕到山頭采藥,失陪了?!蔽登绮辉冈倮^續繞著這話題談論,趕緊找理由離開。

????她靜待了一會兒,見他無反應,便轉身欲走。

????“你會醫術?”走了十來步,他突然在身后揚聲。

????她迅速回轉身,他已來到她眼前——好厲害的輕功呵!

????“不會,只是依袓先留下的藥方,采些可治創傷的藥草回去熬成藥,武館內跌打損傷在所難免,自己有藥可敷較方便?!彼S口

????應道,但愿能趕緊離開,她委實不愿再與他延宕不休。

????“反正我要抓的人也被你救了,干脆我陪你去好了?!彼凵袢绲?,語調卻是相對的熱情。

????“不用!”她立即拒絕。

????“那可由不得你?!狈菰幮σ宦?,便伸手打算握住她。

????蔚晴靈巧一閃,擺脫他的大手,往身后十呎處一躍。

????樊溯眸光一閃,露出一絲訝異,“想不到你的功夫還不賴!”

????果真是出身武館,底子不錯。由于前次兩人過招不到三式,瞧不出她的武功究竟如何,但光憑剛剛她那招流星閃掠的幻影虛形,可見她的輕功了得!

????“謝謝過獎?!蔽登缜屐`的水眸,飄進他訕笑的臉龐。

????“天色已不早,還是讓我保護你吧!”樊溯也不懂自己為何老愛逗她,可能是她的疏離讓他興起挑戰的念頭。

????他相信不用多久,他必能擄獲她的心,到時候他便可一腳踢開她,讓她后悔自己在他面前擺架子。

????他所擁有“女人天敵”的盛名絕不能毀在她手上。

????“你身分尊貴,荒山野嶺不是你能去的地方?!彼M量保持禮貌,不想與他惡言相向。

????天色已漸暗,他若再執意不離去,今天的采藥計畫恐怕得作罷,但空著手回去,一定會讓爹起疑呀!

????該如何是好呢?

????“那么請問,哪兒才是我能去的地方?你的閨房嗎?”樊溯攏聚眉頭,大聲質問,完全不顧及她的無措。

????“你……那隨你,你要跟就跟吧!小心有的毒蛇只有利牙卻不長眼的?!蔽蛋底灾@番話嚇不了他,但她仍氣不過他的跋扈與霸氣。

????“毒蛇有利牙,而你卻有一口利齒,我既然馴服得了你,自然不怕那些蛇輩?!彼允且桓庇圃盏哪?。

????蔚晴凝視著他好一會兒,之后,她二話不說地轉身步向山林。

????樊溯徐步跟上,他人高腿長,蔚晴走得急切,他卻輕松恣意。

????約莫半個時辰,他倆已身在深山叢林之中,日已西落,此刻只剩余暉,蔚晴僅能靠記憶中的印象來采擷所需的藥草。

????“天色都暗了,你還執意在這兒摘這些野草?”樊溯半倚在樹上,興味盎然地看著埋首在草堆中的人兒。

????“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延誤時間,到現在還待在這里?!?br>
????“聽你的口氣,像是怪罪于我啰?”他邪氣地戾笑聲漸近,最后在她頭上停止,灼熱的呼吸聲彷如雷聲。

????蔚晴才抬頭,就對上樊溯那雙詭譎多變的雙曈,她的心思微漾,卻又不敢直視;她急急低下螓首,卻被他單指一勾,執起她的下顎。

????“我怎敢怪你,在你眼中,我不過是個私救亂黨的嫌疑人犯,你沒將我抓進大牢,我就該額首稱慶才是?!彼辉偻丝s,凝視著他的眼。

????“你這句話挖苦多于感激,我是該高興還是生氣?”樊溯嗤笑,拇指故意撫弄著她的下唇,極盡挑逗之意。

????這小女人似乎愈來愈懂得以下犯上,且不畏死,還真難搞定她。如果換成是珞珞或任何一名女子,此時可能早已嚇得珠淚漣漣、全身打顫了!

????“無所謂?!彼难凵裢蝗槐灰恢暧撞菸巳?。

????“你……”

????“噓,別吵!”她輕手輕腳的趨近那長相奇特的小草。

????樊溯噤了口,瞇起雙眸,看著她那可笑的舉動,仿佛她眼前那株小草會長腿跑了似的。

????看了半天,她仍下不了手似的,樊溯不覺好笑道:“你這是干嘛?我幫你吧!”

????想不到他才出手,那株小草便縮回土里,不見了蹤跡!怎么,他是見鬼了嗎?

????蔚晴氣漲了小臉,“都是你,多事!”

????他則是一臉的匪夷所思。

????“這種植物叫“隱形草”,是療傷不可或缺的藥底子,止血的效果非常好,但采擷它時必須非常小心,只要一有風吹草動,它會立即隱避,也因為如此,近年來能看見它的機會是愈來愈少了?!?br>
????蔚晴說來有絲氣餒。

????“我又錯了?”他笑著詢問。

????蔚晴看了他一眼邪笑的表情,還是決定以冷漠回應,不理會他,繼續她尋找藥草的行動。

????她明白,像他們這種閑來無事以逗人為樂趣的王孫貴胄,她只能漠然以對,等他們失去了興致自會離去。

????他也不逼她,只是仰頭半掩雙目,從眼縫中睇著她故作平靜的倔強!

????驀地,他眸底一黯,同一瞬間整個人撲向蔚晴,將她攬于身后,以腰間扇柄直插入盤踞在樹根的毒蝎!

????然而,距離過近,樊溯為閃躲蝎腹中噴出的劇毒汁液,身子往后一閃,兩人紛紛落入溝塹中,呈現一副曖昧的畫面。

????樊溯整個人覆在她身上,笑得滿是邪氣。

????蔚晴使勁想推開他;他卻固若磐石,怎么也不為所動。

????“我救了你一命,你竟是這么對我?沒良心的女人哦!”他貼伏在她幾乎快喘不過氣的嬌軀上,沒有一點離開的意思。

????她運氣,急欲翻身而起,卻發現氣運至丹田處,猛然一陣劇疼,她忍不住低吟了一聲!

????樊溯這才發覺有異,抽離身后,猛見她腰間不知何時插進一根枯枝,白色采藥服已染上一片鮮紅。

????“該死的!”他急速翻開她的外衫,卻被她制止!

????“別碰我……”她急忙抓住他為所欲為的雙手。

????“你裝什么矜持,你身子我早已摸透了,還怕我看?”不知哪兒竄起的急躁,讓他莫名心慌,語氣也跟著惡劣起來。

????蔚晴聞言,只能傻在當下!

????他話意中充斥著鄙視,彷若將她視為淫蕩的女子。樊溯——六阿哥,“女人天敵”的邪惡封號早在京里沸沸揚揚地傳遍了,她不是不曾耳聞,但為何還會在他的挑弄下失魂無守呢?

????她果真淫蕩,這全是她自找的。

????傷處隱隱泛出的劇疼,讓她無力反駁,更無心情自怨自艾,疲憊的感覺襲上眼睫,她好累……發覺她已是氣虛,樊溯驚愕地大喊:“侯蔚晴,你給我醒過來,不許睡!”

????她微睜開眼,看了他一會兒又再次閉上。

????“侯蔚晴——”

????不對,她失血太多,再不止血一定活不過今夜,但又不能移動她,這該怎么辦?

????樊溯已失去向來特有的鎮定,他甚至尚未察覺自己竟出現了二十五年來不曾經歷的狂亂!

????他應該臨危不亂、處變不驚呀!

????隱形草!這三個字猛地掠過他腦際,他立即躍出溝塹,來到適才發現它的地方,所幸,它經過一陣平靜后,又自土壤中萌出頭來。

????這次,他極小心的靠近它,剎那間以迅捷的速度將它整株拔起,再折返至蔚晴身邊。

????樊溯凝視了傷口好一會兒,先將她的衣衫撕開,并倏地將她腰間的枯枝拔出,覆上隱形草,而后徐徐運氣止血,加速藥性發揮。

????果然,傷口表面漸漸凝結,也止住了不斷泉涌而出的鮮血。

????他松了口氣,脫下自己的外袍為她蓋上,這才有空檔理清自己的心思。驀然,一股愕然襲上心頭,他不該為一個女子如此倉遑失措的,難道自己對她的感覺不只是有趣、挑戰的念頭,甚至有點兒……不!他重重地往后一震,狠狠的否決掉這可笑的想法。

????“痛……”她的呻吟拉回了他的思緒。

????樊溯盯著她緩緩睜開的眼;當蔚晴完全對準了焦距,映在瞳上的便是他那抹玩世不恭的笑臉。

????“你這個女人真會折騰人,算算看,你欠了我多少恩情了?

????說!你打算怎么賠償我折損的精神和時間?!?br>
????他揚眉展笑,俊臉漫上一抹慵懶的邪氣。若小心觀察,亦不難發現在他的五官里有著釋然的表現,是一絲放心的輕松。

????“你又救了我?”她不敢相信。

????“這里沒有第三者,不是我,難道是獅子、老虎?從此刻開始,你的命就是我的了?!彼坏卣f,露出該有的自負與傲氣,鐵鉗般的手圈住她的腰,晶燦深邃的眸子熾熱地鎖著她欲逃避的目光。

????“難道你要我聽命于你?我可沒逼你救我?!彼首骼淝?。

????“好大的膽子!敢違逆我的意思?”他面色一凜,如鷹的利眼盯著她。

????然而,暗藏在冷凝臉孔下的卻是一抹濃濃的興味。

????“那你走吧!讓我自生自滅好了?!?br>
????“晴兒,你很勇敢,不過那只能表現在你的伶牙俐齒上?!狈莪h著她的手臂警告性的收緊。突然,由她身上傳來一襲薄釀似的香味讓他心猿意馬,使得他佯裝的強硬幾乎控制不住了。

????罷了,既已注定是他的女人,他又何必苦了自己。

????在蔚晴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他俯身湊上自己溫熱的唇,封住了她抗議的嘟囔,占有似的攻城掠地!

????“頂嘴對你而言,可是天生的本事?我今天可要好好教教你,該如何對一個男人馴服?!彼噪x的唇再度與她重合,一只手更探進了她的領口,原披在她身上的樊溯的外袍也因而滑落,裸露出她殘破衣衫下玲瓏誘人的胴體。

????她拒絕的喊叫聲被樊溯吞沒在口中,他在她唇上謔笑反問:“你說什么?哦,還不夠,你喜歡這滋味是不?我會讓你滿足的?!?br>
????“不……”蔚晴無奈的反抗聲又被他吞噬。

????樊溯故意曲解她的意思,雙手狂放地輕撫著她的身子,在肚兜下撐起她圓潤飽滿的雙峰,恣意狎玩著那粉紅玫瑰。

????“你的身子真柔軟,比青樓中的美姬還過之而無不及?!?br>
????他自以為是的贊語,聽在蔚晴耳中卻格外刺耳。

????他竟將她比做那種逢場作戲的女人!

????“你……你滾!”她使盡渾身的力量吼出,但逸出口后卻變成了蚊蚋低吟。

????“你說什么?要我滾!我沒聽錯吧?”這女人死硬的拗脾氣,真懂得如何挑起他體內蓄藏的怒火。

????“你不要再碰我,別再戲弄我了?!?br>
????她企固翻身坐起,卻被他猛地壓制住?!皠e亂動,否則傷口裂開,那就麻煩了。難道你當真對我的觸碰一點兒感覺也沒?不會吧?”

????他用力拉下她的褻褲,一手制住她的身子,梭巡著她柔軟的大腿內側,漸行上探…蔚晴緊繃著身子,梗在喉間的吶喊幾乎讓她窒息……

????突然,一陣亢奮激發了傷口的劇痛,蔚晴吃疼地重嘆了一聲!

????樊溯立刻撤了手,急促地問道:“還很疼嗎?”

????蔚晴痛苦地點點頭。

????“今天就饒了你吧!我送你回去?!北鹚?,趁傷口尚未裂開之際,樊溯小心翼翼地送她出了山谷。

時間提醒:2021-12-31 13:09:13 (新的一天新氣象!)
登陸×

沒有賬號注冊一個忘記密碼?

好男人电影在线观看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果冻传媒_国产成人mv视频在线观看_野花观看免费高清动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