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晴,你回來了!”

????當蔚晴纖麗的身影出現在武館門囗,面對大門的侯威棖一眼就看見了她,臉上出現了難得的喜色!

????大伙聞聲,全轉過身看向她,眼底凈是驚喜,“大小姐,你怎么有空回武館,皇上老子肯放人啦?”

????侯蔚晴帶著牽強的笑容,對他們點頭道:“是,皇上念我離家多日,思親之苦,所以讓我回來看看?!?br>
????胸口仍是這般難受,窒息的感覺依然環伺著她,樊溯對她的傷害不僅是身體,心靈更是受創頗深!

????想不到今日回家,她已不再是從前的自己了。

????“你近來可好?宮里的生活不好過吧?”侯威棖怎么看不出她眉頭深鎖,愁絲萬縷,分明不快樂!

????“還好,只要獨善其身,別去招惹他們,自然不會有事?!彼鲋e,飄浮的眼神卻泄漏了她苦澀的心情。

????侯威棖自然知道她不肯吐實,可能是怕大伙擔心吧!

????“大哥,你們都還好吧?”她改了話題,怕被看出心事。

????“瞧!還不是老樣子?!焙钔柨戳搜劬毼鋱錾系谋姷苄?,見他們個個睜大好奇的眼看著他們,不禁開口吼了一聲,“看什么?

????還不去練功!”

????大伙縮縮頸子、吐吐舌,趕忙排列好陣式又揮舞起拳頭。

????蔚晴會心一笑,問道:“爹爹呢?他的身體無恙吧?”

????“老毛病是有的,但依然硬朗,他老人家現在正在大廳泡茶獨飲,你趕緊進去吧!他見了你一定會很高興的?!?br>
????蔚晴點點頭,快步跨進大廳。

????“爹——”她的一聲呼喚,讓正執杯的侯卿耀,手微顫了一下,茶水溢出了杯緣!

????“是你,蔚晴!”侯卿耀不可置信地喊道。

????“是我回來看您了?!蔽登缇従徸呓?,對他褔了褔身,眼角噙著淚光,“女兒好想您?!?br>
????侯卿耀微閃神,看著她的改變,這孩子以往極少以言語對別人顯現關心,向來矜冷少言,能由她口中聽聞想念還真不容易。

????“你呢!可好?”

????“除了不能隨時回來看您之外,一切還好?!彼髨D隱瞞心思,又回到如故的冷靜。

????“幸好你回來了,爹正有事想見你?!彼婵淄蛔儑谰?,沉聲說:“威棖,你先退下?!?br>
????“爹,有什么是我不能聽的?”侯威棖執拗地拒絕離去。

????“有些話不是你能聽的,下去——”侯卿耀僵凜著臉,眼底射出精銳之光,以力拔山河的嗓音駁斥道。

????這事情的嚴重性影響整個武館的安危與每個人的性命,知道的人愈少愈好。

????侯威棖眉鎖眼沉,站在原地不肯離去。

????“哥,你先下去吧!”蔚晴不希望自己一回來,就造成他們父子倆間的齟齬,因而出口勸說。

????“我是家里的長子,有什么事不能讓我知道的?我不走?!彼怨虉碳阂?。

????侯卿耀的表情填上不豫,冷冷地道:“隨你,但你得發誓守口

????如瓶?!?br>
????“是,孩兒懂?!?br>
????侯卿耀的眼神又轉向蔚晴,突然間道:“你在宮中方便見皇上嗎?”

????“至今尚未碰過面,但若想見他,應該不難?!彪m不知爹爹意欲為何?她還是必恭必敬地回答。

????“那就好?!焙钋湟眄毜?,神色冷肅。

????“爹的意思是?”威棖沉不住氣的發問。

????他眼神四處流轉了一下,確定四周安全后,他才輕聲回應,“蔚晴,我要你找機會殺了皇上!”

????“什么?”兩兄妹異口同聲的驚呼,神情充滿著不解與駭意。

????“你們明白咱們是漢人,而耀武揚威明里是間武館,私底下卻是反清復明的地下聚會所?!焙钋湟空f一句話,莫不帶給他們兩人更多的震驚!

????侯威棖張口結舌地抖著聲說:“爹,這可是滅門大罪,可誅九族,您要三思而行才是,千萬別……”

????“你這個孽子!別忘了自己的身分,我們是漢人,怎能被韃子統治,難道你甘于如此?還有你爺爺的仇,你也不想報了?”他端著一張嚴厲的面容,森冷如冰柱的目光睨視著侯威棖。

????他今生的奇恥大辱便是得受制于韃子之幫,他發誓在有生之年,必要竭盡一己之力推翻滿清,復興明朝!

????“爹,現在正處太平盛世,百姓生活安逸平靜,這是明朝宦官當道時所無法企及的,我認為只要是明君當政,五族共存并無不可?!蔽登缫舶l出肺腑之言,畢竟如今這般的生活已是難能可貴的。

????“蔚晴,你……你是不同意了?”侯卿耀指著她的鼻尖,憤怒不已,話語一出已戰栗不休、氣窒難抑。

????“您別生氣,注意身子?!蔽登邕B忙扶住他。

????侯威棖亦倒了杯水過來,“爹,喝點熱水,會舒服些?!?br>
????“你們全都滾!不同意就別喊我爹!我就是氣死也不用你們替我送終。你忘了當初進宮前答應爹的事嗎?真是不肖女!”他使勁將茶水一揮,杯破水濺灑了一地。

????“爹……”蔚晴含淚低泣。

????“你們全給我滾出去,我不想再見到你們兩個孽子,滾——”

????一陣如洪鐘般的喝斥聲后,侯卿耀猛地噴出一口鮮血,全濺在蔚晴身上。

????“爹,您怎么了?好、好!我答應您,我做?!彼刂氐墓蛴诘孛?,已是喪氣不已,身心已受重創的她如今又被父親責難,生之于她有何意義?

????她并不怕死,只是殺了仁君,這……愧對蒼生??!

????“你當真答應了?”侯卿耀臉露欣喜之色。

????她無力地點點頭;站在一旁的侯威棖卻也只有感慨的份。

????“你打算幾時行動?”他已是迫不及待了!

????“您安心休養身體,我既已答應,就不會食言,此事得找適宜時機進行才是,急不得的?!彼睦飬s是苦不堪言。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焙钋湟p眼覆上戾色,令蔚晴驚畏!

????這個爹爹,好陌生??!

????※※※

????樊溯神色凝滯地匆匆趕往“養貽宮”,他剛才接獲皇后懿旨,請他前往。他擔心是否皇額娘的病情惡化,于是放下手邊事務,立即前去探望。

????進“養貽宮”,孫嬤嬤與一干太監、奴婢立即躬身問候,“六阿哥吉祥?!?br>
????“起喀?!彼麊问忠粨],急步來到皇后床榻前。

????“皇額娘……”樊溯急急握住皇后的手,看著她一臉憔悴的容顏。自皇妹被劫后,他當真就不曾見皇額娘真正開心過,她總是愁容滿面。

????“溯兒,你來了?!被屎筇撊醯匦α诵?。

????“皇額娘有事找我?”他焦慮的問道。

????“對?!彼敝胱?,卻被他按回床上。

????“您別急,有話慢慢說,趕明兒身體狀況略為恢復,孩兒帶您去山上走走?!狈莅矒岬?。

????“你有這份心,娘就滿足了,其實這輩子我有孝順的你和寵愛我的皇上,我已滿足了,可娘只求臨走前,能見一見你皇妹旻若格格?!彼撥洘o力地說。

????“皇額娘……”樊溯嘆口氣,“有關皇妹的下落,多年來孩兒一直在派人查探,從無稍怠,只可惜事隔多年,極難著手……”

????“我懂,你別在意,這本就是不容易,但哀家想求你……”

????“您快別這么說,有事盡管吩咐?!彼醋∷氖直?,想讓她安心。

????“我希望在我百年之后,你仍不要放棄尋找旻若格格,她是你最親的妹妹呢!”她飄浮無助的眼似在尋求保證。

????這是她這輩子僅有的愿望,無論如何她都希望樊溯別放棄。

????“皇額娘放心,我會堅持下去的,好,您就早點歇息,別再胡思亂想了,我派人去御膳房吩咐他們熬些補品來?!狈轂樗w好錦被。

????他曾親自向太醫詢問過皇后的病情,太醫指出這完全是因為皇后憂心過度以致養分不易攝取,因此身子骨一日比一日虛弱,倘若能讓她放寬心,多吸收些營養,病情自然會痊愈。

????“等一下,溯兒?!彼泵ψプ∷氖?,似乎還有話想說。

????“有事您盡管交代?!?br>
????“我一直忘了告訴你,你皇妹身上有處地方藏個胎記,我想這應該會有幫助,咳……”她輕咳了幾聲,吃力道。

????“您說?!彼牬缶祭拇笱?,等待著皇后接續的話。

????“就是……”皇后遲疑了會兒,此乃隱私處,樊溯是個大男人,她不知如何啟口才是。

????“皇額娘您說?!彼屑氈B聽。

????皇后輕聲徐言,“在你皇妹的兩股間有一個胎記,我想……”

????胎記!怎么會?樊溯的神情一緊。

????“怎么樣的胎記?”他急問。

????“我依稀還記得是一個心形胎記,很漂亮完整的形狀,就在偏右股的地方…那時,我和孫嬤嬤還為她取了個小名,就叫心心?!?br>
????皇后嘴角含笑,已完全沉溺在回憶里,臉上泛出光芒,那是種充滿母愛的光輝。

????樊溯整個人僵住了,狹長的眸影中映土點點駭冷星光。

????他渾身一陣抖顫,一股悔恨悄然無息地涌上心間。

????“假使旻若還在,現在幾歲了?”他沉冷地問。

????“快十八了,已到花嫁之年?!彼挠牡卣f,“如果她還在世上,現在一定是位大美人,在裙褓中她已是個非常漂亮的小嬰兒?!?br>
????樊溯重重地閉上眼,沒錯,蔚晴今年十八了!是巧合嗎?不會的,世上沒有這么湊巧之事。

????難怪他一直覺得蔚晴有股侯家人所沒有的氣質,也難怪她與侯威棖一點也無相像之處!

????如果她真是旻若,是他的親妹妹,他如何是好?想不到親哥哥竟親手對自己的妹妹做出摧花之舉。

????問題是,他遺失在她身上的心呢?這又豈是說收便能收的。

????此刻,樊溯才驀然發現他竟已愛上了自己的親妹妹!烙在她身上的所有無情之舉,全是因為想漠視這份感情所做的愚蠢行為。

????天,今后他該如何面對她?

????“溯兒,你怎么了?”皇后見他神色有異。

????“呃……沒什么,皇額娘可知除了那胎記外,可還有別的可憑借相認之處?”樊溯不愿就此相信蔚晴就是旻若,他必須再求證。

????“這……”

????“我知道?!睂O嬤嬤滿然出現在他們身后,恭謹地回答,“以前我為小格格凈身時,曾在她左耳后看見一顆紅色朱砂痣?!?br>
????“朱砂……”樊溯沉吟著,似乎沒什么印象。

????“溯兒,那就一切拜托你……咳……”皇后猛地一聲劇咳,驚回了他的神志!

????“皇額娘您別再說了,旻若的事就交給我吧!”他對皇后淡淡一笑,隱在平靜面容下的心思卻深幽難測。

????他起身面向窗外,眸光倏地冷沉,他得解開這個謎——※※※

????蔚晴回宮時已是晚膳過后,她神情憂郁地走在內徑,卻在“溯澐宮”外停滯了步履,她心緒紛擾,沒準備好要見他。

????她企圖繞過“溯澐宮”,轉向后方的“茉莉齋”,經過蓮花池,卻乍見樊溯手搖羽扇,神色陰沉地坐在大石上看著她。

????“你終于回來了?!彼穆曇粢蝗缤?,語氣中充滿譏誚與無情。

????“父兄留我吃飯,自然不好拒絕?!彼p聲解釋,沒心情與他爭辯。

????他點點頭,搖扇的手霍然一頓,問了句讓蔚晴無法會意的話,“侯家父子對你可好?”

????她不解地鎖眉,“他們是我父兄,對我再好不過?!?br>
????“你可曾想過自己長得一點兒也不像他們?!彼涤?。

????“你這是什么意思?”她目光矜冷地睨向他,神情不耐,“我累了,容我下去休息可以嗎?”

????“你過來?!彼渎暶?,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他心思的波濤洶涌。

????蔚晴看了看他,俏臉上只剩一抹蒼白,“我并沒離開,我已回來了,你可以放過我了吧?”

????見她靜駐在原地不動,他徐徐站起,緩步走近,“別緊張,你遲回來,我可有罵過你,打了你?”

????她搖搖頭,強持冷漠的心又是一震。她害怕……害怕自己筑構起的冷靜會因為他的一言一詞又應聲而碎!

????“那就對了─-”他一個使勁兒,將她往懷里一拉,在她愕愣的同時,掀起耳后長發看去!

????突地,樊溯手上的羽扇“啪”地一聲落地,他的心彷若被重重的撞擊了一下,往后迭退了數步。

????他僅存的一絲希望破滅了,完完全全地破滅了!

????“你怎么了?”她看出他今日與往常截然不同。

????“為什么是你?為什么……”

????樊溯一張深刻且冷峻的英俊面容微微抽搐著,那深沉的表情與語調平添了幾許陰森與無奈;頓時,氣氛冷凝,令蔚晴呼吸直覺困難了起來!

????“你說什么?我怎么聽不懂?”蔚晴揪緊了心,她猜……難道他已知道爹的真實身分以及他交代她的目的!

????不,不可能!當時并無外人在場,可,他的臉色怎會變得這么難看?

????“我沒事,你回房睡吧!”他表情木然,聲沉如鼓。

????“樊……”

????“別喊我喊得那么親熱,滾回去!”他一雙黑澄澄的眸子直盯著她瞧,眉毛蹙成一團,表情是嗜血的憤怒!

????“我是關心你?!币运壳斑@樣的狀況,她怎能安心離開?雖然對他,她總是隱藏感情,但是愛上這個男人,是欺瞞不了自己的。

????“你滾——”

????見鬼的!為什么她以前不會對他投以熱情,目前這種情況下他能接受嗎?她是他的親妹妹呀!亂倫之罪他如何承擔?

????“我不走?!彼谋砬槭菆詻Q的,望著他的眼盈盈如秋水。

????“你!”他目光熒然,一股來自深邃的幽暗眼神直射向蔚晴,突地,他大笑!

????“你這個女人怎么趕都趕不走,留在這兒是不是想看我與別的女人合歡燕好?”

????蔚晴倒退了一步,眼底出現驚惶之色。

????“你不懂嗎?”他冷笑了一聲,“珞珞,你別躲了,可以出來露個臉?!?br>
????這時,突然由蓮花池里大石后鉆出個美女,她身材白皙似緞、玲瓏如水,嬌艷得彷似出水芙蓉,兩丸玉乳毫不遮掩地彈跳在樊溯眼前,撩人入骨。

????他緩步走向那美女,蹲在她身前,雙手托住她的胸脯,在指下恣意揉搓著,臉上彌漫迷醉的癡迷。

????“六阿哥……”美女往后微仰,將豐潤的胸部挺向樊溯,已是陶醉其中……

????突然,樊溯以迷惘蕩漾的眼,瞟著直待在一旁早已淚眼婆娑的蔚晴,“珞珞的提議不錯,你要不要也下來玩玩?”

????當他看見她眼角的淚影時,心頭猛然一陣撞擊,但他刻意忽略它,反以一雙瀲光深沉的眼凝視她,一臉獰笑。

????她猛搖頭,勉強撐直自己的背脊,轉身逃開這個讓她傷心的場景。

????奔回“茉莉齋”的蔚晴撲倒在床,在對樊溯交付出了身心后,她還能回到原來的自己嗎?原來在樊湖心中,她不過是個可有可無的女子,永遠無法走入他心中;她只是他掠奪的獵物,待到手后便再也不會珍惜了。

????此刻,她若要求離去,他應不會再留她了,一個已無利用價值的女子,只有被任意遺棄的份。

????她想離開,但爹爹交代的事……她懷疑自己下得了手嗎?

????但不做又將有負爹爹的期望,他以死相逼,她又怎能狠心漠視?

????所以,她只好繼續厚顏留下,等待機會了。

????而最終,死便是她的歸路……※※※

????接續的十天光陰對蔚晴而言,簡直是度日如年。

????她不再有樊溯的音訊,他亦不曾再來探視過她,但由宮女耳語間彷若可聽聞他近日尋花問柳的行為已愈漸猖狂,經常夜居“攬月樓”,不見回宮就寢。

????蔚晴的心早已碎成片片,她無心于教導小阿哥齊潞武功,對他只能深感愧疚與自責。

????爹爹交代的事始終回蕩在她腦海中,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積壓在胸臆間的那股凝滯感也更沉重。

????就今晚吧!她經調查得知,今日戌時,皇上將約宮中數名大官在御書房秘密會議,既屬秘密,御書房內必無護衛跟隨,且參與者以文官居多,威脅性也降至最低,是下手的最佳時機。

????然而,蔚晴心里更是清楚不過,今夜也正是自己的死期!

????無論她功夫再好,也無法闖過大內高手的追殺與成群御林軍的圍攻,只是在死之前,她想見見他、再看他一眼才得以瞑目。

????即便他再無情殘忍,總是自己這輩子唯一的男人,她思他、念他、想他之心也從不曾稍褪,數日的分別只有更加深她對他的依戀。

????而他呢?流連在群芳之間,忘了世上還有她這個人是嗎?

????或者是,他壓根將他與她曾有過的一切早已丟得遠遠地,不復記憶了?

????“侯姊姊,你怎么了?”齊潞收了氣,走向蔚晴身邊,“最近你好像老是恍惚無神的,有什么心事嗎?”

????“沒……沒什么?!彼奶摿?。

????“沒有才怪,你一定在想我六阿哥是不是?從來沒有姑娘能逃得過我六阿哥的魅力,我想你也不例外吧!”齊潞自以為幽默地道。

????“小阿哥……”齊潞這句話深深擊中她的心扉,久久無法釋懷。

????她悲凄地說:“許久不見他了,不知他近來可好?”

????“他哪會不好,天天和不同的美女在一塊兒親熱,可真讓人羨慕!侯姊姊,你就放棄他,選擇我好了,如果你愿意等我長大……”

????“小阿哥——”蔚晴搖搖頭,阻止他再胡言亂語。

????“好吧!看在你那么鐘情我六阿哥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吧!今天他可沒出宮哦!一直待在“溯澐宮”?!彼盱`精怪地又說:“反正今天也練得差不多了,我就放你半天假,你去找他吧!我也要去找十四阿哥玩去了,明天見?!?br>
????看著他離去的雀躍背影,蔚晴不禁苦笑,明天……她可還有明天?

????她望向“溯澐宮”的方向,是的,她想再去見見他。拖著無力的步伐,才經過宮門外,便聽見里頭有女子吟哦輕喟的激情囈語,頓時,她煞住了腳步,心頭驀地一陣緊繃,受傷的淚已無聲無息地淌下臉頰。

????才要回身走避,即聽見樊溯由里頭傳來的冷誚嗓音,“羽兒,你可真帶勁兒,也夠辣!以往我怎么都沒發現你的好呢?”

????“六阿哥心里只有珞珞,哪放得下羽兒?”女子軟綿的嗲聲中,醋味四溢。

????蔚晴轉頭,試著透過窗縫看著暖炕上裸體交纏的男女。

????“從今天起,我只寵你一人,以前我有的那些女人我全給忘了?!狈莞氯坏托?,長臂將懷中女子鎖于身下,強烈狂鷲地攻上她的股間,長驅直入下引發那女子陣陣激情嘶喊。

????蔚晴傻在當下,被眼前的景象震得心碎欲絕,迭步后退中無意撞上了腳邊盆景,引發一陣聲響!

????“誰?”樊溯陰冷的聲音霍然飄出!推開身下的羽兒,迅速著裝。

????蔚晴捂住了嘴,以防由喉間迸出悲鳴,她拚了命想逃開,但雙腿卻如千斤石,怎么也無法移動。

????此刻大門已被拉開,樊溯壯碩頎長的身影已擋在她身前。

????他瞇起眼,嘲諷地譏笑道:“真難得,今天你會主動來找我。

????有事嗎?”

????她心慌地搖搖頭,強烈感覺到他笑眼中的冷酷,“只是順便……順便過來看看?!?br>
????“明兒一早,我向皇上稟明你因家中有急事,得暫辭武師一職?!彼鏌o表情,彷若一顆風化千年的石頭,不露半絲心緒。

????他不得不趕她離開,每每見了她那抹紛姿,他總會在憤恨中埋怨不休,怨上天對他開了個那么大的玩笑!

????為何要在他尋得自己的感情時,才被他發現這么難以承受的事實!

????對于皇額娘,他只好暫作隱瞞,等他的心情稍稍平靜,他會對她說出一切。

????“是不是利用過后,已無價值?也喪失了興趣?”她雖笑著反問,那抹微笑中卻透著滄桑。

????樊溯驀然獰笑,冷銳的眼鄙視著她,“你可能誤會了“利用”

????二字的意義了,如果你認為和我在一塊的那段時光,你也獲得愉悅,就不該稱之為利用吧?”

????他嘶啞的嗓音未歇,已饑渴地吻住她的唇,他告訴自己,算是最后一次放縱吧!此刻他只想愛她、吻她,把所有一切的道德束縛全都拋諸腦后。

????這吻綿密純柔,愛撫著蔚晴那顆殘缺不全的心,自己的意識完全封鎖在他給予的熾情唇舌挑逗中……正當她沉醉其中,卻被另一波狂野肆虐的吻所侵襲,一次又一次的蠻悍糾纏,她的菱唇幾乎經不住他狂狷的掠??!

????下意識地,她喃喃吐露出隱埋在心底的那三個字,“我愛你——”

????樊溯如遭電擊般猛然一窒,霍然推開了她,危險冷峻的臉上溢滿了心力交瘁!

????“你說什么?”他眼底閃過一道似笑非笑的光芒,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可笑意念在心頭氾濫。

????老天啊老天!你這是何苦呢?在他完全心灰意冷的同時,又跟他開了一次大玩笑。

????他的雙眼突變犀利,帶著冷漠,令她陌生!

????“沒……沒什么……”她恨不得吞回剛才那三個字,現在的她彷似一個低賤女子,跪在他身下向他求愛般難堪。

????“我要你再說一次?!彼凵窈龅匾讳J,狠狠地扯住她的下巴逼視她。

????“我……”她呀著下唇,不去看他雙眼中逼人的威脅。

????“再、說、一、次——”他那蓄勢待發的狠勁兒讓她的心又重重擰了一下,冷意瞬間蔓延全身。

????“我承認自己愛上你了,今天想來見你最后一面?!彼熘?,臉上凈是悲凄之色,他狠心傷了她,她卻無法不愛這個擾了她一池春水的男人。

????“最后一面?”他在震驚之外,還聽出了些弦外之音。

????“呃……”她抹去淚,掩去傷痛,隨意找個理由,“你不是要我離開嗎?以后將后會無期?!?br>
????“你就那么急著想撇清我?”他一臉苦笑。

????“六阿哥,你在和誰說話???讓羽兒等了那么久?!边@時,屋內的女子似已不耐煩地邁到門際,整個人偎在樊溯懷里,身上只著了件薄紗,曼妙的身子若隱若現。

????蔚晴見了,不忍再見他摟抱別的女子溫存。

????她全身虛軟地倚在柱上,臉露凄楚的澀笑,“等著你寵幸的女人太多了,怎會缺我一人?!?br>
????“愛上我后,你當真能走得如此自在?”他語帶奚落,故意不去相信自己終于征服這冰冷女子的心。

????她回身走避,不愿再讓那女人親膩的畫面灼傷自己的眼。

????走了數步,她才輕吶道:“心雖不再自在,但我會讓身自在?!?br>
????樊溯冷冷地看著她一步步虛緩無力的離開自己,霍然伸手推開倚在他身上的女子,眼神中出現狂佞的光芒,宛如利劍寒霜!

時間提醒:2021-12-31 13:09:14 (新的一天新氣象!)
登陸×

沒有賬號注冊一個忘記密碼?

好男人电影在线观看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果冻传媒_国产成人mv视频在线观看_野花观看免费高清动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