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

????后宮“洛云居”的小花園內不時傳來陣陣銀鈴似的對話,冀王府閔葑郡主與八格格昱馨正在棋盤上格斗著,由于兩人旗鼓相當又互不相讓下,以致輸贏未果,兩人便輕嚷了起來!

????“起手無回真君子,你怎么可以又換子兒呢?”閔葑郡主不服氣的叫嚷著,硬是要昱馨格格放回吃去的白子兒。

????“我偏不!難道不做君子不行嗎?”昱馨格格天生嬌貴霸氣,是眾多格格中最難伺候的一位,也是最得皇上寵愛的小格格。

????她常仗著這樣的驕寵橫行后宮,奴才宮女們見了她,無不像見了女暴君一般,不敢稍有差池,否則……頸上的腦袋難保??!

????“你不能不講理??!”閔葑顰緊柳眉,輸得不情不愿。

????“我們可是好姊妹喲!你讓我贏這么一回有什么大不了的?干嘛那么小器嘛!”昱馨格格水燦的眼向閔葑輕瞟,展露美顏。

????“下棋哪能讓呢?讓來讓去就沒意思了?!?br>
????閔葑乃昱馨的閨中密友,兩人年齡相仿,無所不聊。

????然而,她倆在個性上就顯得南轅北轍了,閔葑做事一板一眼,但無心機,只消拿捏對個性便極好相處;昱馨格格就刁鉆精怪多了,她的城府極深,年紀雖輕但腦袋里頭轉的東西,可是他人永遠也想不到的。

????“算了,那我們就別下棋了,去看六阿哥練功耍槍!”

????“你是指樊溯阿哥?”閔葑表情中有絲猶疑。

????在王族中,誰不知道樊溯不僅外表軒昂出眾,功夫身段更是出類拔萃。他英俊的容貌中帶著雙邪魅挑魂的眼,常常壞壞地勾起唇角,讓人猜不透他的心事。

????這樣的男人哪個女子不喜歡?但閔葑就是不敢面對他,總認為他帶給她一股沉重的壓力。

????想想,還是她的未婚夫君——易宸貝勒來得溫和多了。

????“是??!你知不知道,皇阿瑪似乎有意立他為儲君耶!我早就說嘛!我那堆阿哥里就屬他最具一國之君的架式,儲君肯定非他莫屬?!标跑案窀褚桓彬湴梁偷靡獾纳癫?,眼神中散發著一股無法讓人漠視的晶亮。

????“真的?”對于這種國家大事,閔葑向來不予置評。

????“當然了,等著瞧吧!你到底陪不陪我去嘛?”

????“好吧!”她不忍破壞昱馨格格的興致,只能勉為其難的同意了。

????這些日子來,她察覺昱馨格格明顯的不一樣了,以往她提到六阿哥,總是一臉嗟嘆、愁眉不展,使得她向來驕縱的臉上出現了難得的愁思,閔葑甚至一度以為她喜歡上了她的親哥哥!

????但近月來,她不再為他憂郁,神情中有說不出的愉悅,就連昱馨格格的貼身宮女香兒都偷偷告訴她-小格格近來極少發脾氣,她和幾個下人都覺得非常意外。

????然而,這只是閔葑內心的疑慮,她絕不會無聊到去探求答案。

????在閔葑的應允下,兩人雙雙往西方的練武場邁進,半路正巧遇到返回的樊溯。

????他剛練過功,額際尚沁著汗珠,臉部因運氣而通紅,粗獷的氣勢乍現,與他平日倜儻不羈的樣貌稍有不同。

????“昱馨,你怎么會來這兒?”樊溯揚眉輕問,紫禁城之大,她為何偏要跑來這偏遠的練武場。

????“來看你呀!你瞧,是誰跟來了?”昱馨格格看了一下身旁的閔葑。

????“六阿哥?!遍h葑點頭-了。

????“是你,閔葑郡主!今兒個怎么有空進宮,易宸那家伙怎么沒好好看牢你?”樊溯輕揮錦扇,嘴角微漾著一抹笑意。

????閔葑的俏臉立時覆上一片潮紅,她急忙辯解,“他有他的事要忙,我正好可以進宮看看昱馨格格?!?br>
????“是??!男人不都是一個樣嘛!訂了親就忘了晨昏定省的問候了。六阿哥,你向來風流成性,在美人堆中如魚得水,將來只會變本加厲,比起易宸貝勒定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标跑案窀癖臼且獮殚h葑出頭,怎知話一出口竟是滿嘴醋意,而且箭靶子倒變成了樊溯!

????樊溯聽了一愕,隨之淡然一笑,“你這丫頭片子,愈來愈伶牙俐齒了,敢情是六阿哥在什么時候得罪了你?”

????昱馨格格凝目巧笑,“你得罪我的地方可多著哩!要不要我一一算給你聽?”

????“你行行好吧!閔葑郡主在這兒,替我留點兒面子。我一身汗,得梳洗一番,待會兒還得赴熠-貝勒之約,恕我先行?!狈菸⑶飞?,頎長的背影瀟灑地消失在兩女面前。

????“哼!”昱馨格格一跺腳,滿心不悅。

????“怎么了?”閔葑對昱馨格格的不滿,頗為困惑。

????“他和熠-貝勒混在一塊兒,準沒好事?!标跑案窀窨跉獠患训恼f。

????“聽說熠-于數月前突然回京,又納了妾是嗎?”這是她由阿瑪冀王爺嘴里聽來的,不知真假如何?

????“沒錯,而且還是搶了人家燕楚將軍未過門的妻子,真是差勁透了。他約樊溯出去,八成和女人有關?!?br>
????閔葑掩嘴輕笑,“瞧你,跟自己的哥哥吃什么醋?再說,樊溯阿哥對女人不定的心性是與生俱來的,你又何必把怒氣全都轉嫁到熠-的身上?”

????“我……”昱馨格格有口難言,她怎能向外人訴說,自小她就愛慕樊溯,從不曾將他視為哥哥;而今,她更相信她與樊溯是有緣分的,否則,絕不會讓她在前陣子湊巧聽見皇后與孫嬤嬤私談的一樁大秘密!

????她暗笑在心底,樊溯遲早是她的!

????###

????樊溯,一個身邊從不缺少女人,也絕不屬于任何女人的冷魅男子。

????他是當今皇上的第六子,皇后嫡出,身分地位自然比其他阿哥矜貴。他的體魄英俊偉岸、舉止優雅尊貴,一雙深沉機敏的冷眼,一抹勾魂攝魄的邪美笑容,形貌出色自不在話下,而這些不過是形于外的表相,更令人不容忽略的,是他向來冷靜睿智的處事態度、飄忽詭魅的絕俊氣質、以及那顆讓人無法探究的魔魅之心。

????三年前,他曾與德碩親王府的熠-貝勒,被眾人共喻為“女人的天敵”。

????沒錯,只要是女人,就沒人能從他們的男性魔網中完整逃出,即便逃了出來,不是失了身便是傷了心。

????然而也就在那時候,熠-貝勒突然離開京畿,直到三年后的今天,才又再度現身,他甚至娶了個小妾,這倒是挺令樊溯意外的。

????但,兩人始終各忙各的,直至今日才有機會碰面敘舊。

????“想不到你失蹤了三年,一回來就做了件讓我想了三天三夜都想不透的事,不過我還是得恭喜你?,F在,可以告訴我真正原因了吧?”在京里最著名的酒樓“慕客齋”的二樓雅房中,樊溯為兩人各斟了杯翠梅蜜酒,彎彎的笑眼里閃爍著戲謔的光芒。

????“你明知故問?!膘?不露痕跡地瞟向眼前依舊精-煥發、倜儻軒昂的六阿哥,明白表示他沒心情在這個問題上窮攪和。

????憑他倆的交情,及樊溯的聰明才智,熠-就不信他會猜不出內情。

????“是為了你大哥熠駿將軍?”樊溯挑起左眉,似笑非笑地睨著他。

????談到熠駿,熠-的臉色驀然緊繃,因這個名字深深擊中他心底的痛楚,但他立即付之一笑,岔開話題,“別提我了,你近來還好吧?聽說皇上有意立你為儲,我是該恭喜你了?!?br>
????樊溯瞇起狹長的細眸,瞅著他,“你以為我會高興嗎?這只不過徒增我的負擔與壓力,更使我們兄弟間產生了隔閡與摩擦,權力地位我本就看得很淡,是否立我為儲君,我一點兒也不在意?!?br>
????“你倒是想得開,儲君這個位置,大阿哥及四阿哥可是覬覦很久了?!膘?笑睨著他。

????“他們一個是野心勃勃,一個是崇尚暴力,全不適合?!狈萃蝗徽f:“我倒認為八阿哥-棋比較適任,他唯一缺乏的就是歷練?!?br>
????“瞧你說的,這些還得靠皇上決定,無論你的意愿如何,這可是半點不由人,你就認命了吧!至少后宮佳麗三千隨君選,這個好處可不小?!?br>
????熠-就是愛扯他后腿;但他心里清楚明白,這種責任與壓力他是撇不開了。

????“算了,后宮那些娘娘、妃子我見多了,哪個不是勾心斗角,沒一個是真心的?!狈萼椭员?。

????“天!這可是笑話一樁,你樊溯曾幾何時想向女人索討真心了?”熠-不自覺地拔高音量,嘴角漾出一抹大大的譏誚笑容。

????整個京城誰不知道,堂堂大清皇朝的六阿哥最擅長將女人玩弄于股掌間,有哪個女人碰上他不是失心失意的?他這回說的話,倒是挺新鮮的!

????“你毋需五十步笑百步,你不也是以無情浪蕩出名?”樊溯大笑,刻意將這尷尬的話題帶過。

????基本上,女人對于他只是調劑與發泄,樊溯相信若不是自己有傲人的外貌、非凡的身世,她們會如此趨之若鶩嗎?

????說穿了,她們貪的不也是這些榮華?

????“跟你比我還差一大截呢!至少這三年來,我全心全意在武學上下功夫,絲毫未動過真情?!膘?面色凝重,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復仇。

????“你……”嘴角似笑非笑的牽了牽,“你的復仇欲太強,我猜,就連你這次突如其來的婚姻,也是因仇恨而來的吧?”

????熠-眸光輕閃,陡地颯爽一笑,“知我者莫若六阿哥了?!笨∪莼貧w正經,“不談這些,今天我找你來是為了那些亂黨之事?!?br>
????“他們還不放棄“復明”的野心?”樊溯眉宇糾結,他為這事已傷了好一陣子腦筋;皇上將平亂黨的大事交給他處置,前陣子他才剿滅了一窩,想不到他們卻像螞蝗似的又來一批,看來不拿出非常手段是不行了。

????本來,他也是以英雄惜英雄的心理,想網開一面,給那些忠貞之士一條活路。既然他們不識抬舉,就別怪他無情!

????他六阿哥樊溯絕非是婦人之仁,倘若卯上了,他耍出的狠手段

????足以令人破膽寒心、寒毛直豎的。

????“那些人根本就是想以卵擊石,笨的不擇手段了?!?br>
????“好!就稱了他們的心,從現在起,抓到亂黨,格殺勿論!”

????樊溯命令一釋出,熠-只得領命,執行他的嚴厲軍令。

????※※※

????攬月樓,一處傳聞攬進全天下美艷女子之樓坊,南至江南花魁,北達漠北嫦娥,冠絕群芳,傾國傾城。

????而其中,以珞珞之美最能顛倒眾生。

????“六阿哥,您好久沒來找珞珞了?!彼难厶艄?,杏眸含醉帶春;柔軟的玉指不時沿著樊溯剛毅的下顎輕畫著,極盡其挑逗之能事。

????在煙花巷內,每日有多少名流公子、豪門顯貴川流在她四周,其中就只有樊溯一人能觸動她的芳心;也唯有他有本事教她放下身段,萬般求全,只為了討好他,博得一夜激情;她甚至妄想,自己是唯一讓這位冷情阿哥動心的女人。

????“聽說熠-貝勒不時來你這兒,就連洞房花燭夜那晚,也是在你床上度過,你還有空想我嗎?”他似笑非笑,嘴角乍現冷嘲。

????“六阿哥,您吃醋了?”珞珞臉臊心悸,心中暗涌一絲竊喜。

????吃醋?!樊溯寡情的薄唇帶笑,半合著眼,四肢伸展在鋪上羊毛毯的長椅上,表現得極度慵懶。

????他單手伸出,隔著件薄如蟬翼的晨紗,一手握住珞珞禮盈柔嫩的胸脯,不甚在意地撫弄揉捏,漸漸力道加猛,似乎想將他的不悅訴諸于她的身上!

????“哎——您弄疼我了!”珞珞糾結著刻意描繪的眉,重重地抽了口氣。

????她已不經意的捕捉到一絲寒氣從他身上透出,亟欲將她凍裂開來!

????看來,是她異想天開了。

????他漾著五分邪氣的深邃眼眸微瞇,放輕了手上的力道,低柔的嗓音透著嘲謔,“珞珞,千萬別不自量力??!你的嘴巴再不乖點兒,小心我會讓你永遠說不了話?!?br>
????樊溯隨即翻身而起,挺立在她眼前的是他全身裸露的偉岸體魄。

????珞珞突然意會,他打算離開了!

????“六阿哥,您別急著走,珞珞絕對會小心,絕不再說錯半個字,您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好好服侍您的?!彼霌踔娜ヂ?,柔亮的音律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因著急而略啞的嗓音。

????樊溯幽冷的眸光凝拐她,“記著,下不為例?!?br>
????她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氣,水眸漾著淚光,“您放心,珞珞再也不敢癡人說夢了?!?br>
????樊溯索性閉上眼,漫不經心地說:“服侍我吧!”

????“是……”珞珞輕聲應合,匍匐向他,禮滿滑嫩的身子輕輕蹂蹭著樊溯,并伸出靈巧的舌尖,在他細小的乳頭上貪婪地輕吮細舔。

????他暗抽了口氣,喉中悶哼著,看似頗為享受其中。

????眼見六阿哥欣然接受,珞珞更放大了膽子,將整個身子捱近他;樊溯更是不負她的期望,大手猛地將她扣得死緊,狠狠地揉掐著,雙唇更是不得閑地在珞珞身上找著他想要的柔軟。

????“你保養得不錯,皮膚愈來愈滑嫩,也愈來愈懂得怎么勾引男人,挑動他們最難控制的欲望?!彼羝鹚南掳?,看著她如火的杏眸,邪笑轉熾。

????“是六阿哥……不……不嫌棄?!辩箸蟮那文樖幹σ?,氤氳的眸底蓄滿對他的渴望及需索。

????記得上回樊溯來找她,是在三個月前,這三個月里,她每夜魂縈夢牽的不就是那段綺美的過程嗎?她總是殷殷企盼著他的寵愛,等到月影淡然、薄曦微霧時才不得不死了心,在第二晚繼續她的等待。

????三個月后的現在,她又怎能放他走。

????“你這女人一點就通,現在說出口的話,就順耳多了!”樊溯的嘴角徐徐勾勒出一彎冷弧,輕拂開她身上那件若隱若現的紗霧,傾刻間,珞珞玲瓏有致的胴體毫不掩飾地呈現在他眼前。

????“六阿哥……”珞珞雙眼媚勾不斷,似乎已忍不住體內奔竄的灼熱,渴求那最后的需索欲望。

????樊溯凝唇輕笑,正要一騁雄風,陡地,他眸光倏冷,機敏地一個翻身,躲過由窗外飛射而進的利刃!

????珞珞當下被這突發狀況嚇得魂不附體,放聲尖叫:“有刺客!

????救命啊——”

????樊溯幾乎在同一時間,起身迅速著裝,毫不遲疑的躍窗追去!

????他的輕功要得,才不過片晌,已追上前方的黑衣人。

????此時,天方大白,京里的百姓陸績起灶升煙,樊溯及黑衣人就在一處民房的墻外對峙良久。

????“你是亂黨?”樊溯盯著刺客,仍然一副好心情地問道。

????“我們永遠是大明子弟,你們這些韃子入侵中原,自立國號,才是亂黨?!蹦谴炭鸵还砂翚?,完全不畏死的反唇相稽。

????樊溯挑高英眉,眼神陰鷙沉寂,嘴角卻帶著笑,“難道你沒聽說過能者為政嗎?你們明朝蕭墻之禍不斷,宦官內監主導一切,君不納忠言,唯信讒言,逼死多少良將仁官?說穿了這不過是你們自找的,你們還有什么臉在我們滿人面前大喊復明?真是可笑!”

????“你……你沒有資格批評我們,凡是滿人就該死!”黑衣人擺明了目空一切,仍強硬回應、死不退縮。

????樊溯凝眸不語,眼底殺意頓生。

????那刺客覺得周遭的空氣霎時變冷,急急后退一步,翻身想逃!

????“往哪逃?”樊溯立即出掌擋下對方的去路,招招攻勢凌厲致命;黑衣人節節敗退,疲于招架!

????走招不過三式,樊溯已掌控整個局面,只消再狠揮一拳,黑衣人必定喪命。

????“我今天就要讓你知道,是我們滿人該死,還是你們這些愚忠之士該死!”

????當致命的一掌正要劈下,突然,從墻下沖出一道纖影,硬生生地替黑衣人擋下火辣的掌風;黑衣人趁隙而逃。

????他突然收式,當下神馳,因為瞧見了一抹絕色姿容。

????樊溯毫不隱晦地以一雙利眼看著她吃痛難耐的表情,方才那掌,他足足用了七分力,雖然臨時收氣,卻還是傷了她。

????“你是他的同黨?”他放輕語調,語氣卻冰冷得讓人不寒而栗。

????她仰首,對上他犀亮冰冷的眼光。

????蹙緊眉,她咬牙忍著疼,淡淡地表示,“我不認識他?!?br>
????“不認識?”他瞇起眸,不信任的眼神寫滿眼。

????女子不再理會他,拖著傷就要進屋。

????“你救了亂黨,就想這么一走了之?”樊溯冷極的低沉語調在她身后揚起。

????“亂黨?我說過我不認識那個人?!彼忠淮巫鞒鲴娴慕忉?。

????樊溯伸手,想抓住她欲走的身子,卻被她輕易閃過!

????他疏忽了,這女子的武功不弱!樊溯驀然領悟,再度出手,已毫不留情地掐住她受傷的頭肩處。

????女子暗壓下將出口的呼痛,卻不求饒。

????“告訴我,你的名字?”才問出口,樊溯便懷疑自己的心態;

????他從未將任何一個女人放在眼中,何況是區區一個名字。但無妨,他今天心情好,可以陪這個女人玩玩。

????“平凡女子罷了,公子毋需知道?!迸拥男∧樢逊喊?,可見傷口的痛已沁入骨髓,但她仍咬牙硬撐。

????公子?!他松了手,女子反倒踉蹌數步,貼著墻面,額上已是點點汗珠。

????緩緩地,日漸東升,暖陽映在女子臉上,讓樊溯更看清楚了她的臉。

????她有張撩動人心、精雕玉琢的俏臉;柳眉下的是雙深似汪洋的黑-,似蹙非蹙的美眸彷若暗藏心事,清靈天成卻冷若寒霜。

????“你不認得我?”亂黨不識得他,這倒是異數。

????“我為什么要認得你?如果沒事,我得進去療傷了?!彼樕辖^美的五官訴說著倨傲與冷漠。

????她的沉默更加在她冷冽的外表下注入一絲寒意,像個佇立在雪白山頂的仙子,眼中只有自己一人。

????“你以為我會那么容易放你走?你幫著亂黨逃逸是不爭的事實,我現在就可以押你進地牢,你不怕嗎?”樊溯以一種幾乎透視到她內心深處的眼光逼視著她。他的目光盯得她焦躁不安,她凝著臉反問:“你剛剛招招兇狠,欲置人于死地,即使那人是亂黨,即便你是當今的圣上,也沒有權力私下取人性命,難道你認為自己的所做所為對嗎?”

????樊溯嘴角揚起淡笑,半掩的眸子掠過一抹極富興味的眼神。

????他冷冷低笑,挑釁道:“你很有膽識,卻笨的很,以為逞口舌之快就能讓我放了你嗎?”

????“你沒有權力抓我?!彼樕系难珴u失,抵著墻的背脊逐漸下滑。

????樊溯一個箭步向前,扶住她下墜的身子,“讓我看看你的傷?!?br>
????“不用!”她逃難似地后退,眉尖防備地緊蹙,眼中的冰冷更深了,“你別在這兒繼續對我糾纏不清,我可以回去自己上藥?!?br>
????她右手攀在門邊,想找機會閃進門內。

????樊溯怎會讓她得逞,“糾纏不清?你就喜歡故意違逆我的意思,惹我氣惱?”

????“你我素昧平生,只要你讓開,我又如何惹你氣惱?我向來獨善其身慣了,自會處理自己的事,還望公子成全?!彼穆曇粢廊徊焕洳粺?,聽不出情緒,唯一透露出她傷勢的嚴重性,就是她幾乎快站不住腳。

????就在這時,遠遠傳來官差雜-的腳步聲,“亂黨,亂黨在哪兒?六阿哥追去哪兒了?”

????樊溯面色一緊,冷不防地將她推進門內;他輕揮紙扇,恣意灑脫地站在原地,等著來人。

????“原來是六阿哥,六阿哥吉祥?!毖瞄T李捕頭一見樊溯,立即躬身請安,身后的官差也忙不迭下跪叩拜。

????“起來吧!干什么這么驚慌?”樊溯無表情地看著這群緊張不已的差役。

????“聽攬月樓里的姑娘說,有亂黨行刺,六阿哥追出來很久了,屬下趕忙跟上來?!崩畈额^立即做著解釋,眼-四處留意,似乎想看出些亂黨逃逸的蛛絲馬跡。

????“沒事,亂黨已逃,日后得嚴加看守紫禁城?!彼x正辭嚴地命令著,語氣中有不容懷疑的威凜。

????“是,屬下會加派人手?!崩畈额^頷首領命。

????“對了,你可知這幢大雜院里住著些什么人?”樊溯狀似不在意的斜瞄了眼女子消逸的門扉。

????“啟稟六阿哥,這戶人家乃是京中最大的武術館——耀武揚威。館主是侯卿耀,下有一子侯威棖、一女侯蔚晴,底下弟子約兩百人?!崩畈额^詳細回答,不敢稍有差池。

????“哦!看樣子你對他們很熟悉?!彼哪橗嬄舆^一絲詫然。

????“是這樣的,侯館主為人正義清高,衙門有事或拘捕人犯人手不足時,他都會義務幫忙,而且他的武功不弱,實是武才的料?!?br>
????李捕頭眼底有說不盡的贊揚。

????“我知道了,你們下去吧!”樊溯紙扇輕揮,從微斂的眼中看不出他的想法。

????“可是亂黨尚未抓到,六阿哥您一人在這里,可能不太安全?!?br>
????“我說下去!”他冽眸一瞥,目光倏地變濃轉-,不含情的剛毅線條逐漸緊繃,其鐵青的臉色讓李捕頭駭由心生。

????“是?!?br>
????在李捕頭的指揮下,眾官差火速離去。

????樊溯走出暗巷繞到大街,抬頭凝視著磚紅大門頂上紅匾鑲金、乃勁瀟灑的四個大字——耀武揚威。

????侯蔚晴!是她嗎?他不禁撇唇詭笑,心底暗自盤算。

????※※※

????侯蔚晴被樊溯猛力推進門后,即貼在門后竊聽他與官差們的對話,也因此獲知原來他就是傳聞中足智多謀且風流倜儻的六阿哥。

????這么說,她救的那位黑衣人當真是亂黨了?

????只是,她不懂,果真如此,他為何不揭發她呢?聽他向官爺們調查耀武揚威武館,是不是表示他有更強烈的報復企圖呢?

????她擔心這么一來,豈不無意中害了武館?

????突地,心猛抽緊,傷口也驟疼了起來。她低喟了聲。

????“小晴,你怎么了?”大哥侯威棖經過后院,驚見她痛苦不堪地倚在墻邊,重重的喘息著。

????“我沒事?!蔽登绮幌雽⑦m才發生的事告訴他,以免造成武館的震驚。

????“什么沒事,你額頭都冒冷汗了!”侯威棖扶著她往石椅上坐下,漸漸看出端倪,“告訴哥,你是不是受傷了?”

????蔚晴無法再隱瞞了,點點頭,“剛才屋外有人打架,我看不過去,出手相救卻挨了一掌?!?br>
????“真是的,你以前不是那么多事的人???”侯威棖抓住她受傷的手臂,輕輕轉動著,“忍著點,我幫你運氣活絡活絡血脈,就不會那么疼了?!?br>
????蔚晴點點頭,閉目忍氣,讓哥哥幫她打散傷口的瘀氣。當侯威棖運足真氣輸入侯蔚晴體內時,卻發現受到阻礙,郁滯難行!

????侯威棖不禁皺眉,急急詢問:“你到底是惹了誰?傷得那么重?”

????蔚晴搖搖頭:“我也不知道?!?br>
????她怎能說出對方是個阿哥,她招惹了皇室的大人物的事實;她甚至不知道這會不會給爹及整個武館帶來麻煩呢!

????侯蔚晴從不愛管他人之事,對身外之事向來冷然以對,連她自己也不明白,剛剛怎會出手救那個黑衣人?;蛟S是那個六阿哥出手狠毒、毫不留情,讓她看不過去巴!

????但她卻沒料到那個六阿哥的功夫會這般了得,雖然他在剎那間收了勢,卻還是讓她傷得這般重。

????“你得讓我看看傷處,再這樣下去會惡化的?!焙钔枒n心忡忡的說。

????“哥,不用了,我可以自己來?!眰谟壹珉谓靥?,她是個大姑娘家,怎能給大哥瞧見。

????他似乎也看出了蔚晴的為難,理解的說:“那你自己得好好處理,必要時可請爹幫你……”

????“不!不要告訴爹,我不想讓他擔心?!焙钗登缋「绺绲氖?,直搖頭。她著實不愿讓爹又為她擔心,武館底下弟兄的事已夠他老人家煩心了,又何必多她這一筆。

????“好吧!那哥扶你回房?!焙钔枃@口氣,服了這個妹子的執拗。

????蔚晴點點頭,撫著傷口回到房里,待侯威棖走后,她便開始運氣調息,但氣息每逼向傷處,總是令她吃痛難耐,可見這掌風非常結實,即使力道不滿五分,也令她吃不消!閉上眼,腦海掠過他張狂謔笑的臉龐,猜不透心思的邪肆笑容,在在都令她心慌意亂!

????她強壓下胡思亂想,定下心神,重新運氣調息。

時間提醒:2021-12-31 13:09:13 (新的一天新氣象!)
登陸×

沒有賬號注冊一個忘記密碼?

好男人电影在线观看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果冻传媒_国产成人mv视频在线观看_野花观看免费高清动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