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第六節

  “因為海里有要答魚?!?/p>

  在火把的光芒中可以看到,這艘船已經很舊了,船身被沙子埋住一半,露在外面的部分像巨獸的白骨。

  “啊,看那里!”公主又指著前方驚叫,“好像有一條白色的大蛇!”

  “不要怕公主,那不是蛇,是海浪,我們到海邊了?!?/p>

  公主和為她打傘的寬姨一起下車,她看到了大海。她以前只在畫中見過海,那畫的是藍天下的藍色海洋,與這夜空下的黑色海洋完全不同這泛著星光的博大與神秘,仿佛是另一個液態的星空。公主不由自主地向海走去,卻被衛隊長和寬姨攔住了。

  “公主,離海太近危險?!毙l隊長說。

  “我看前面水不深,能淹死我嗎?”公主指指沙灘上的白浪說。

  “海里有里有饕餮魚,它們會把你撕碎吃掉的!”寬姨說。

  衛隊長拾起一塊破船板,走上前去把船板扔到海中。船板在海面晃蕩了兒下,很快附近一個黑影浮出水面向它撲去,由于大部分在水下,看不出那東西的大小、它身上的鱗片在火把的光中閃亮。緊接著又有三四個黑影飛快地游向船板,在水中爭搶成一團,伴隨著嘩嘩的水聲,可以聽到利齒發出的咔嚓咔嚓聲,僅一轉眼的工夫,黑影和船板都不見了。

  “看到了嗎?它們能在很短的時間里把一艘大船咬成碎片?!毙l隊長說。

  “墓島呢?”寬姨問。

  “在那個方向,”衛隊長指指黑暗的水天相連處,“夜里看不見,天一亮就能看見?!?/p>

  他們在沙灘上露營。寬姨把傘交給衛隊長打,從馬車上拿下一個小木盆。

  “公主呀,今天是不能洗澡了,可你至少該洗洗臉的?!?/p>

  衛隊長把傘交還給寬姨,說他去找水,就拿著盆消失在夜色中?!?/p>

  “他是個好小伙子?!睂捯檀蛑氛f。

  衛隊長很快回來,不知從什么地方打來了一盆清水。寬姨為公主洗臉,她拿一塊香皂在水中只蘸了一下,一聲輕微的吱啦聲后,盆面立刻堆滿了雪白的泡沫,鼓出圓圓的一團,還不斷地從盆沿溢出來。

  衛隊長盯著泡沫看了一會兒,對寬姨說:“讓我看看那塊香皂?!?/p>

  寬姨從包裹中小心翼冀地拿出一塊雪白的香皂,遞給衛隊長,“拿好了,它比羽毛還輕,一點兒分量都沒有,一松手就飄走了?!?/p>

  衛隊長接過香皂,真的感覺不到一點兒分量,像拿著一團白色的影子?!斑@還真是赫爾辛根默斯肯香皂,現在還有這東西?”

  “我只有兩塊了,整個王宮,我想整個王國,也只剩這最后兩塊了,是我早些年特意給公主留的。唉,赫爾辛根默斯肯的東西都是好東西,可惜現在越來越少了?!睂捯陶f著,把香皂拿回來小心地放回包裹中。

  看著那團白泡沫,公主在出行后第一次回憶起王宮中的生活。每天晚上,在她那精美華麗的浴宮中,大浴池上就浮著一大團這樣的泡沫,燈光從不同方向照來,大團泡沫忽而雪白,像從白天的天空中抓來的一朵云;忽而變幻出寬彩,像寶石堆成的,泡到那團泡沫中,公主會感到身體變得面條般柔軟,感到自己在融化,成了泡沫的一部分,那舒服的感覺讓她再也不想動彈,只能由女仆把她抱出去擦干,再抱她去床上睡覺。那種美妙的感覺可以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晨。

  現在,公主用赫爾辛根默斯肯香皂洗過的臉很輕松很柔軟,身上卻僵硬而疲勞。隨便吃了些東西后,她便在沙灘上躺下,開始時鋪了一張毯子,后來發現直接躺到沙上更舒服。柔軟的沙層帶著白天陽光的溫度,她感覺像被一只溫暖的大手捧在手心,濤聲像催眠曲,她很快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露珠公主被一陣鈴聲從無夢的酣睡中驚醒,那聲音是從她上方旋轉的黑傘中發出的。寬姨睡在她旁邊,打傘的是衛隊長,火把已經熄滅,夜色像天鵝絨般籠革著一切,衛隊長是星空背景前的一個剪影,只有他的盔甲映出星光,還可以看到海風吹起他的頭發。傘在他的手中穩撼地旋轉著,像一個小小的穹頂遮住了一半夜空。她看不見他的眼睛.但能感覺到他的目光,他與無數眨眼的星星一起看著自己。

  “對不起公主,我剛才轉得太快了?!毙l隊長低聲說。

  “現在是什么時間了?”

  “后半夜了?!?/p>

  “我們離海好像遠了”

  “公主,這是退潮海水后退了,明天早上還會漲起來的”

  “你們輪流為我打傘嗎?”

  “使得,公主,寬姨打了一白天,我夜里多打一會兒”

  “你也駕了一天車,讓我自己打一會兒傘,你也睡吧?!?/p>

  說出這話后,露珠公主自己也有些吃驚,在她的記憶里,這是自己第一次為別人著想。

  “那不行,公主,你的手那么細嫩,會磨起泡的,還是讓給我為你打傘“你叫什么名字?”

  同行已經一天,她現在才問他的名字。放在以前她會覺得很正常,甚至永遠不問都很正常,但現在她為此有些內疚。

  “我叫長帆?!?/p>

  “長帆?!惫鬓D頭看看,他們現在是在沙灘上的一艘大船旁邊,這里可以避海風。與其他那些擱淺在海灘上的船不同,這艘船的桅桿還在,像一把指向星空的長劍?!胺遣皇菕煸谶@根長桿上的大布?”

  “是的,公主,那叫桅桿,帆掛在上面,風吹帆推動船?!?/p>

  “帆在海面上雪白雪白的,很好看?!?/p>

  “那是在畫中吧,真正的帆沒有那么白的?!?/p>

  “你好像是赫爾辛根默斯肯人?”

  “是的,我父親是赫爾辛根默斯肯的建筑師,在我很小的時候,他帶著全家來到了這里?!?/p>

  “你想回家嗎,我是說赫爾辛根默斯肯?”

  “不太想,我小時候就離開那里,記得不太清了,再說想也沒用,現在永遠也不可能離開無故事王國了?!?/p>

  遠處,海浪嘩嘩地喧響,仿佛在一遍遍地重復著長帆的話:永遠不可能離開,永遠不可能離開……“給我講講外面世界的故事吧,我什么都不知道?!惫髡f。

  “你不需要知道,你是無故事王國的公主,王國對你來說當然是無故事的。其實,公主,外面的人們也不給孩子們講故事,但我的父母不一樣,他們是赫爾辛根默斯肯人,他們還是給我講了一些故事的?!?/p>

  “其實父王說過,無故事王國從前也是有故事的?!?/p>

  “是的……公主,你知道王國的周圍都是海吧,王宮在王國的中心,朝任何一個方向走,最后都會走到海邊,無故事王國就是一個大島?!?/p>

  “這我知道?!?/p>

  “以前,王國周圍的海不叫饕餮海,那時海中沒有饕餮魚,船可以自由地在海上航行,無故事王國和赫爾辛根默斯肯之間每天都有無數的船只來往。那時無故事王國其實是有故事王國,那時的生活與現在很不一樣?!?/p>

  “嗯?”

  “那時生活中充滿了故事,充滿了變化和驚奇。那時,王國中有好幾座繁華的城市,王宮的周圍不是森林和田野,而是繁華的首都。城市中到處可見來自赫爾辛根默斯肯的奇珍異寶和奇異器具。無故事王國,哦不,故事王國的物產也源源不斷地從海上運往赫爾辛根默斯肯。那時,人們的生活變幻莫測,像騎著快馬在山間飛奔,時而沖上峰頂,時而跌入深谷,充滿了機遇和危險。窮人可能一夜暴富,富豪也可能轉眼赤貧,早晨醒來,誰也不知道今天要發生什么事,要遇到什么樣的人。到處是刺激和驚喜。

  “但有一天,一艘來自赫爾辛根默斯肯的商船帶來一種珍奇的小魚,這種魚只有手指長,黑色的,貌不驚人,裝在堅硬的鑄鐵水捅中。賣魚的商人在王國的集市上表演,他將一把劍伸進鐵捅中的水里,只聽到一陣刺耳的‘咔嚓咔嚓’聲,劍再抽出來時已被咬成了鋸齒狀。這種魚叫饕餮魚,是一種內陸的淡水魚,生長在赫爾辛根默斯肯巖洞深處黑暗的水潭中。

  饕餮魚在王國的市場上銷路很好,因為它們的牙齒雖小,但像金鋼石一樣堅硬,可做鉆頭;它們的鰭創民鋒利,能做箭頭或刁、刀。于是,越來越多的饕餮魚從赫爾辛根默斯肯運到了王國。在一次臺風中,一艘運魚船在王國沿海失事沉沒,船上運載的二十多桶饕餮魚全部傾倒進了海中。

  “人們發現,饕餮魚在海中能夠飛快地生長,長得比在陸地上要大得多,能達到一人多長,同時繁殖極快,數量飛速增加。饕餮魚開始捕食所有漂浮在海面上的東西,沒來得及拖上岸的船,不管多大,都被啃成碎片,當一艘大船被饕餮魚群圍住時,它的船底很快被啃出大洞,但連沉沒都未不及,就在海面上被咬成碎片,像融化掉一般。魚群在故市王國的沿海環游,很快在王國周國的海中形成一道環形的屏障。

  “故事三國就這樣被周圍海域中的饕餮魚包圖,沿海已成為死亡之地,不再有任何船只和風帆,王國被封閉起未,與赫爾辛根默斯肯和整個外部份界斯絕了一切聯系,過起了自給自足的田園生活。繁華的城市消失了,變成小鎮和牧場,生活日浙寧靜平淡,不再有變化,不再有刺激和驚喜,昨天像今天,今天像明天。人們漸漸適應了這樣的日子,不再向往其他的生活。對過去的記,就像來自赫爾辛根默斯肯的奇異物品那樣日漸稀少,人們甚至有意地忘記過去,也忘記現在??偟膩碚f就是再不要故事了,建立了一個無故事的生活,故事王國也就變成了無故事王國?!?/p>

  露珠公主聽得入了迷,長帆停了好久,她才問:“現在海洋上到處都有饕餮魚嗎?”

  “不,只是無故事王國的沿海有,眼神好的人有時能看到海鳥浮在離岸很遠的海面上捕食,那里沒有要餐魚。海洋很大,無邊無際?!?,“就是說,世界除了無故事王國和赫爾辛根默斯肯,還有別的地方?”

  “公主,你認為世界只有這兩個地方嗎?”

  “小時候我的宮廷老師就是這么說的?!?/p>

  “這話連他自己都不信。世界很大,海洋無邊無際,有無數的島嶼,有的比王國刁小,有的比王國大;還有大陸?!?/p>

  “什么是大陸?”

  “像海洋一樣廣闊的陸地,騎著快馬走幾個月都走不到邊?!?/p>

  “世界那么大?”公主輕輕感嘆,又突然問道,“你能看到我嗎?”

  “公主,我現在只能看到你的眼睛,那里面有星星?!?/p>

  “那你就能看到我的向往,真想乘著帆船在海上航行,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p>

  “不可能了,公主,我們永遠不可能離開無故事王國,永遠不能……你要是怕黑,我可以點上火把?!?/p>

  “好的?!?/p>

  火把點燃后,露珠公主看著衛隊長,卻發現他的目光投向了別的地萬。

  “你在看什么?”公主輕聲問。

  “那里,公主,你看那個?!?/p>

  長帆指的是公主身邊一小叢長在沙里的小草,草葉上有幾顆小水珠,在大光中晶瑩地閃亮。

  “那叫露珠?!遍L帆說。

  “哦,那是我嗎?像我嗎?”

  “像你,公主,都像水晶一樣美麗?!?/p>

  “天亮后它們在太陽光下會更美的?!?/p>

  衛隊長發出一聲嘆息,很深沉,根本沒有聲音,但公主感覺到了。

  “怎么了,長帆?”

  “露珠在陽光下會很快蒸發消失?!?/p>

  公主輕輕點點頭,火光中她的目光黯然了,“那更像我了,這把傘一合上,我就會消失,我就是陽光下的霧珠?!?/p>

  “我不會讓你消失的,公主?!?/p>

  “你知道,我也知道,我們到不了墓島,也不可能把深水王子帶回來。,“要是那樣,公主,我就永遠為你打傘?!?/p>

  云天明的第三個故事:

  深水王子露珠公主再次醒來時,天已經亮了,大海由黑色變成了藍色,但公主仍然感覺與畫中見過的完全不同。曾被夜色掩蓋的廣闊現在一覽無遺,在清晨的天光下,海面上一片空曠。但在公主的想象中,這空曠并不是饕餮魚所致,海是為了她空著,就像王宮中公主的宮殿空著等她入住一樣。

  夜里對長帆說過的那種愿望現在更加強烈,她想象著廣闊的海面上出現一葉屬于她的白帆,順風漂去,消失在遠方。

  現在為她打傘的是寬姨,衛隊長在前面的海灘上向她們打招呼,讓她們過去。等她們走去后,他朝海的方向一指說:“看,那就是墓島?!?/p>

  公主首先看到的不是墓島,而是站在小島上的那個巨人,那顯然就是深水王子。他頂天立地站在島上,像海上的一座孤峰。他的皮膚是日曬的棕色,強健的肌肉像孤峰上的巖石,他的頭發在海風飄蕩,像峰頂的樹叢。他長得很像冰沙,但比冰沙強壯,也沒有后者的陰郁,他的目光和表情都給人一種大海般豁達的感覺。這時太陽還沒有升起,但巨人的頭頂已經沐浴在陽光中。金燦燦的,像著火似的。他用巨手搭涼棚眺望著遠有那么一瞬間,公主感覺她和巨人的目光相遇了,就跳著大喊:

  “深水哥哥!我是露珠!我是你的妹妹露珠!我們在這里!”

  巨人沒有反應,他的目光從這里掃過,移向別處,然后放下手,若有所思地搖搖頭,轉向另一個方向。

  “他為什么注意不到我們?”公主焦急地問。

  “誰會注意到遠處的三只小螞蟻呢?”衛隊長說,然后轉向寬姨,“我說深水王子是巨人吧,你現在看到了?!?/p>

  “可我抱著他的時候他確實是一個小小的嬰兒呀!怎么會長得這么高?不過巨人好啊,誰也檔不住他,他可以懲罰那些惡人,為公主找回畫像了!”

  “那首先得讓他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毙l隊長搖搖頭說。

  “我要過去,我們必須過去!到墓島上去!”公主抓住長帆說。

  “過不去的,公主,這么多年了,沒有人能夠登上墓島,那島上也沒有人能回來?!?/p>

  “真想不出辦法嗎?”公主急得流出了眼淚,“我們到這里來就是為了找他,你一定知道該怎么辦的!”

  看著公主淚眼婆娑,長帆很不安,“我真的沒辦法,到這里來是對的,你必須遠離王宮,否則就是等死,但我當初就知道不可能去墓島。也許……可以用信鴿給他送一封信?!?/p>

  “那太好了,我們這就去找信鴿!”

  “但那又有什么用呢?即使他收到了信,也過不來,他雖然是巨人,到海中也會被饕餮魚撕碎的……先吃了早飯再想辦法吧,我去準備?!?/p>

  “哎呀,我的盆!”寬姨叫起來,由于漲潮,海水涌上了沙灘,把昨天晚上公主洗臉用的木盆卷到了海中。盆已經向海里漂出了一段距離,盆倒扣著,里面的洗臉水在海面泛起一片雪白的肥皂泡沫??梢钥吹接袔讞l饕餮魚正在向盆游去,它們黑色的鰭像利刀一樣劃開,水面,眼看木盆就要在它們的利齒下粉身碎骨了。

  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饕餮魚沒有去啃嚙木盆,而是都游進了那片泡沫中,一接觸泡沫,它們立刻停止游動,全都浮上了水面,兇悍之氣蕩然無存.全變成了一副懶洋洋的樣子,有的慢慢擺動魚尾,不是為了游動而是表示愜意;有的則露出白色的肚皮仰躺在水面上。

  三個人吃驚地看了一會兒,公主說:“我知道它們的感覺.它們在泡沫中很舒服,渾身軟軟的像沒有骨頭一樣,不愿意動?!?/p>

  寬姨說:“赫爾辛根默斯肯的香皂確實是好東西,可惜只有兩塊了?!?/p>

  衛隊長說:“即使在赫爾辛根默斯肯,這種香皂也很珍貴。你們知道它是怎樣造出來的嗎?赫爾辛根默斯肯有一片神奇的樹林,那些樹叫魔泡樹,都長了上千年,很高大。平時魔泡樹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但如果刮起大風,魔泡樹就會被吹出肥皂泡來,風越大吹出的泡越多,赫爾辛根默斯肯香皂就是用那種泡泡做成的。收集那些肥皂泡十分困難,那些泡泡在大風中飄得極快,加上它們是全透明的,你站在那里很難看清它們,只有跑得和它們一樣快,才能看到它們。騎最快的馬才能追上風中的泡泡,這樣的快馬在整個赫爾辛根默斯肯不超過十匹。當魔泡樹吹出泡泡時,制肥皂的人就騎著快馬順風狂奔、在馬上用一種薄紗網兜收集泡泡。那些泡泡有大有小,但即使最大的泡泡,被收集到網兜里破裂后,也只剩下肉眼都看不見的那么一小點兒。要收集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泡泡才能造出一塊香皂,但香皂中的每一個魔樹泡如果再溶于水,就又能生發出上百萬個泡泡,這就是香皂泡沫這么多的原因。魔泡樹的泡泡都沒有重量所以真正純的赫爾辛根默斯肯香皂也完全沒重量,是世界上最輕的東西,但很貴重。寬姨的那些香皂可能是國王加冕時赫爾辛根默斯肯使團帶來的贈禮,后來……”

  長帆突然停止了講述,若有所思地盯著海面。那里,在雪白的赫爾辛根默斯肯香皂的泡沫中,那幾條饕餮魚仍然懶徽地躺浮著,在它們前,是完好無損的木盆。

  “好像有一個辦法到墓島上去!”長帆指著海面上的木盆說,“你們想想,那要是一只小船呢?”

  “想也別想!”寬姨大叫起來,“公主怎么能冒這個險?!”

  “公主當然不能去,我去?!毙l隊長從海面收回目光,從他堅定的眼神中,公主看出他已經下定了決心。

  “你一個人去.怎樣讓深水王子相信你?”公主說,她興奮得臉頰通紅,“我去.我必須去!”

  “可就算你到了島上,又怎么證明自己的身份?”衛隊長打量著一身平民裝束的公主說。

  寬姨沒有說話,她知道有辦法。

  “我們可以滴血認親?!惫髡f。

  “即使這樣公主也不能去!這太嚇人了!”寬姨說,但她的口氣已經不是那么決絕。

  “我待在這里就安全嗎?”公主指著寬姨手中旋轉著的黑傘說,“我們太引人注意了,冰沙很快會知道我們的行蹤,在這里,我就是暫時逃過了那張畫,也逃不脫禁衛軍的追殺,到墓島上反而安全些?!?/p>

  于是他們決定冒險了。

  衛隊長從沙灘上找了一只最小的船,用馬拖到水邊,就在浪花剛舔到船首的地方。找不到帆,但從其他的船上找到兩支舊槳。他讓公主和打傘的寬姨上了船,將寬姨拿出來的赫爾辛根默斯肯香皂穿到劍上遞給公主,告訴她船一下海就把香皂浸到水里。然后他向海里推船,一直推到水齊腰深的地方才跳上船全力劃槳,小船載著三人向墓島方向駛去。

  饕餮魚的黑鰭在周圍的海面上出現,向小船圍攏過來。公主坐在船尾,把穿在劍上的赫爾辛根默斯肯香皂浸到海水中,船尾立刻涌現一大團泡沫,在早晨的陽光中發出耀眼的白光,泡沫團迅速膨脹至一人多高,并在船尾保持這個高度,在后面則隨著船的前行擴散開來,在海面形成雪白的一片。饕餮魚紛紛游進泡沫浮在其中,像躺在雪白的毛絨毯上一樣享受著無與倫比的舒適愜意。公主第一次這么近看饕餮魚,它們除了肚皮通體烏黑,像鋼鐵做成的機器,但一進入泡沫就變得懶散溫順。小船在平靜的海面上前進,后面拖曳了一條長長的泡沫尾跡.像一道落在海上的白云帶。無數的饕餮魚從兩側游過來進入泡沫中,像在進行一場云河中的朝圣。偶爾也有幾條從前方游來的饕餮魚啃幾下船底,還把衛隊長手中的木槳咬下了一小塊,但它們很快就被后面的泡沫所吸引,沒有造成大的破壞??粗蠛C嫔涎┌椎呐菽坪?。以及陶醉其中的饕餮魚,公主不由得想起了牧師講過的天堂。

  海岸漸漸遠離,小船向墓島靠近。

  寬姨突然喊道:“你們看,深水王子好像接了一些!”

  公主轉頭望去,寬姨說得沒錯,島上的王子仍是個巨人,但比在岸上看明顯矮了一些,此時他仍背對著他們,眺望著別的方向。

  公主收回目先,看著劃船的長帆,他此時顯得更加強健有力,強勁的肌肉塊塊鼓起,兩支長槳在他手中像一對飛翔的翅膀,推動著小船平穩前行。這人似乎天生是一個水手,在海上顯然比在陸地更加自如。

  “王子看到我們了!”寬姨又喊道。墓島上,深水王子轉向了這邊,一手指著小船的方向,眼中透出驚奇的目光,嘴還在動,像喊著什么。他肯定會感到驚奇,除了這只出現在死亡之海上的小船外,船后的泡沫擴散開來,向后寬度逐漸增大,從他那個高度看過去,海面上仿佛出現了一顆拖著雪白彗尾的彗星。

  他們很快知道王子并非對他們喊話,他的腳下出現了幾個正常身高的人。從這個距離上,他們看上去很小,臉也看不清,但肯定都在朝這個方向看,有的還在揮手。

  墓島原是個荒島,沒有原住民。二十年前,深水去島上釣魚時,陪同他的有一名監護官、一名王宮老師、幾名護衛和仆從。他們剛上島,成群的饕餮魚就游到這片沿海,封死了他們回王國的航路。

  他們發現,現在王子看上去又矮了一些,似乎小船距海島越近,王子就越矮。

  小船漸漸接近島岸,可以看清那些正常身高的人了,他們共八個人,大部分都穿著和王子一樣的用帆布做的粗糙衣服,其中有兩個老者穿著王宮的制服,但都已經很破舊了,這些人大都掛著劍。他們向海灘跑來,王子遠遠地跟在后面,這時,他看(上)去僅有其他人的兩倍高,不再是巨人了。

  衛隊長加速劃行,小船沖向島岸,一道拍岸浪像巨手把小船向前推,船身震動了一下,差點把公主顛下船去,船底觸到了沙灘。那些已經跑到海灘上的人看著小船擾像不前,顯然怕怕水中的饕餮魚,但還是有四個人跑上前來,幫忙把船穩住,扶公主下船。

  “當心,公主不能離開傘!”下船時寬姨高聲說,同時使傘保持在公主上方,她這時打傘已經很熟練了,用一只手也能保持傘的旋轉。

  那些人毫不掩飾自己的驚奇,時而看看旋轉的黑傘,時而看看小船經過的海面——那里,赫爾辛根默斯肯香皂的白沫和浮在海面的無數饕餮魚形成了一條黑白相間的海路,連接著墓島和王國海岸。

  深水王子也走上前來,這時,他的身高與普通人無異,甚至比這群人中的兩個高個子還矮一些。他看著來人微笑著,像一個寬厚的漁民,但公主卻從他身上看到了父王的影子,她扔下劍,熱淚盈眶地喊道:“哥哥,我是你的妹妹露珠!”

  “你像我的妹妹?!蓖踝游⑿χ?,點點頭,向公主伸出雙手。但幾個人同時阻止了公主的靠近,把三位來者與王子隔開,其中有人佩劍已出鞘,警惕地盯著剛下船的衛隊長。后者沒有理會這邊的事,只是拾起公主扔下的劍察看,為了避免對方誤會,他小心地握著劍尖,發現經過這段航程,那塊穿在劍上的赫爾辛根默斯肯香皂只消耗了三分之一左右。

  “你們必須證實公主的身份?!币晃焕险哒f,他身上破舊的制服打理得很整齊,臉上飽經風霜,但留著像模像樣的胡須,顯然在這孤島歲月中他仍盡力保持著王國官員的儀表。

  “你們不認識我了嗎?你是暗林監護官,你——”寬姨指指另一位老者,“是廣田老師?!?/p>

  兩位老者都點點頭。廣田老師說:“寬姨,你老了?!?/p>

  “你們也老了?!睂捯陶f著,騰出一只轉傘的手抹眼淚。

  暗林監護官不為所動,仍一絲不茍地說:“二十多年了,我們一點都不知道王國發生了什么,所以還是必須證實公主的身份,”他轉向公主,“請問,您愿意滴血認親嗎?”

  公主點點頭。

時間提醒:2021-12-30 18:24:07 (新的一天新氣象!)
登陸×

沒有賬號注冊一個忘記密碼?

好男人电影在线观看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果冻传媒_国产成人mv视频在线观看_野花观看免费高清动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