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第399章 大結局+后記

  

  “料理開始!”

  伴隨著司儀的宣布聲,劉昴星在剩下的食材中,挑出了四枚雞蛋……這也是唯有的四枚雞蛋!

  之前一共也只剩下八枚,一人一半還剩下四枚……

  本來之前的與誠一郎的對決,就已經是考驗對“邊角料”食材的料理,而現在真的只剩下邊角料了!

  不過劉昴星卻沒有絲毫遲疑的樣子,早早訂下了菜譜,而且原料也十分簡單!

  四枚雞蛋、蔥、番茄、米飯……

  其中米飯還是他之前在和誠一郎對決時,自己煮熟后剩下的一些,還被分走了一半。

  正像保羅之前說的,劉昴星在呈遞料理的時候,也沒有蓋上鍋蓋,現在米飯已經涼了……

  換成是在星級餐廳,已經達到廢棄標準。

  不過劉昴星卻絲毫不介意!

  不,準確的說是,感覺米飯“涼”的程度還不夠,特地在無加濕的烤箱里,又稍微烘干了一下,之后又用制冷機“加工”了一下……

  這樣一來,米飯中的水就更少,而且也徹底涼下來。

  劉昴星稍微嘗了一些……恩,吃起來像是隔夜的了!

  沒錯,劉昴星又準備做那道穿越之后、自己所做的第一道料理——蛋炒飯!

  新煮好的米飯,并不適合用來做蛋炒飯,因為水分太大,在加熱過油的時候,水分會溢出、影響口感,二來新煮的米飯糯性強,會出現無法“粒粒分開”的情況。

  劉昴星先將米飯調整到了最佳狀態,之后就如同在“入學考試”中做的一樣,用四個雞蛋與米飯一起炒,還有切碎的蔥花、番茄丁調味……

  在炒好之后,蔥花和番茄丁直接變成了“殘渣”,被榨出所有味道與精華之后,被留在了鍋里。

  而作為成品的,正是沒有一絲雜色的“黃色炒飯”!

  “誒?這樣就結束了嗎?這可是決賽誒……”愛麗絲見到劉昴星已經將黃金炒飯裝盤,不由得疑惑起來。

  “那個應該是……阿星給繪里奈第一次做的料理!”緋沙子說道。

  劉昴星微笑著將一盤金色的炒飯,遞到了繪里奈面前:“‘中華一番’特制,黃金炒飯!請慢用!”

  一如往昔,第一次見面時,在入學考核中劉昴星的樣子……

  因為從料理開始到現在,才剛剛過了二十分鐘……這還是因為劉昴星一開始處理米飯用了不少時間!

  但是繪里奈這邊,顯然才剛剛設計好菜譜,正在做一些最基礎的食材預處理,就被劉昴星打斷了。

  看著遞過來的“黃金炒飯”,即便是抖S狀態的繪里奈,也不由得愣了愣……

  繪里奈現在的狀態,與其他被“詛咒”控制時的龍廚師顯然不同!

  雖然表現得好像換了一個人,但是卻依舊有著思維能力……

  所以劉昴星才會說,現在他的對手不僅是繪里奈,而是繪里奈、靈兒還有詛咒的結合體!

  原本一副抖S表情的繪里奈,忽然露出了遲疑的神色……

  “還黃金炒飯……名字俗死了!我才……不會吃這么low的料理呢……”繪里奈的語調顯得很艱難,有種在極力抑制著什么的感覺。

  不過劉昴星卻詫異的看著繪里奈,這句話應該是……

  難道繪里奈的自我意識正在復蘇?

  不錯,劉昴星當然還記得,這正是一年多之前的入學考試時,自己向繪里奈呈現上“黃金炒飯”時,她所說的話!

  當時繪里奈傲嬌的直接否定了劉昴星的“黃金炒飯”,甚至一開始連品嘗一下都不肯。

  而現在繪里奈說了一樣的話,但是表現卻截然不同!

  入學考試時初見的繪里奈,在拒絕品嘗劉昴星的“黃金炒飯”時,因為內心其實是被“黃金炒飯”吸引的,所以露出了品嘗,但是又強行抑制的楚楚可憐的神情……

  然而現在繪里奈的神色,卻要“痛苦”許多。

  在想要伸手接過“黃金炒飯”的同時,仿佛有另一種力量、或者說是思維在制止著她。

  似乎是……“詛咒”在畏懼著這盤蛋炒飯?

  與此同時,在劉昴星緊張的目光下,繪里奈雙眼中的神采漸漸的時有時無起來……

  看來繪里奈本身的意志,也在與“詛咒”抗衡著!

  “繪里奈……”劉昴星不由得輕喚了一聲,不過繪里奈卻仿佛沒有聽見,手依然懸在快要接過盤子的位置。

  繪里奈在雙眼漸漸空洞起來的同時,內心卻浮現出了第一次見面時的一幕幕……

  說、說的也有道理,看在你這么用心做的份上,我也勉為其難的吃一次吧!

  已經醒過來了???怎么樣?

  不合格、不合格、不合格!我不管,統統不合格!

  哈哈,終于知道自己的位置了吧!現在真誠的向本小姐道歉,或許本小姐會考慮重新審核你們兩個!

  撒謊的孩子,是要打屁股的!

  嘁,畢竟還是個孩子嘛!打屁股不是很正常的?

  你才是孩子!你和我一樣大的吧!而且、而且……

  我是說你的心智還是個孩子,小時候父母沒有打過你屁股吧?

  ……

  最終繪里奈的手,還是更進一步的,接過了劉昴星的“黃金炒飯”!

  劉昴星也不知道,繪里奈現在是什么狀態,雙眼看起來沒什么神采,不過卻機械式的拿起了勺子,將一勺“黃金炒飯”,放入了口中……

  這次在繪里奈心中,響起的卻不是什么古鎮集市的吆喝聲,而是劉昴星的聲音!

  “誒?我一向是相撲愛好者你不知道嗎?研究社加入新成員,不需要向你報備的吧?當然,作為專業食戟師我允許你對我資格的質疑,我們先在這里進行相撲對決,我贏了之后再比試料理也可以!”

  “當然是用餐了……周圍的學長、學姐我也不太熟,所以還是過來和你一起坐吧!畢竟我是靦腆認生的人嘛……”

  “那我就不客氣了!果然,住宿進修什么的,當然要和同學一起用餐了!哈哈哈……”

  “‘神之舌’對我來說的話……應該就是令我收獲更多的美味與督促我進步的存在吧!雖然會令我對料理中的‘錯漏’更加敏感,但是同樣也會讓我享受到遠遠超過常人的美味不是嗎?”

  ……

  “放心,等我贏了誠一郎先生之后,再來找你第六擒吧!”

  ……

  忽然,劉昴星又一次看到繪里奈的雙眼中,流出了淚水!

  與此同時,原本籠罩繪里奈全身的黑霧,居然真的漸漸消散開了……

  劉昴星的“黃金炒飯”,的確與他第一次利用“一次性菜譜”時,在料理過程上沒什么不同!

  只是現在劉昴星的廚藝,比當時“一次性菜譜”的加成更高,而且擁有“太陽”廚心。

  尼安德特人最后的“詛咒”,不敵“太陽”廚心可以源源不斷的借助的太陽之力?

  或許是這樣,也或許是因為人性、意志、情感、信念之類的,更無法理解的原因……

  在這一刻,繪里奈的眼淚,仿佛洗去了詛咒的效果,連帶著劉昴星甚至看到,作為繪里奈的廚心的靈兒,身上也再次散發出了熒光!

  “味道……馬馬虎虎吧!”繪里奈臉色酡紅的說道。

  “誒?說得好勉強的樣子……”

  “哼!”繪里奈扭過頭去。

  比第一次見面時的“不合格”評價,倒是要好些。

  不過伴隨著繪里奈久違的驕哼,她卻忽然臉色一白的要倒下去!

  但是劉昴星早就有所準備,上前一步、弓步摟住了要摔倒的繪里奈。

  “這是在……全世界直播哦!”繪里奈臉色微微發紅的說道。

  “所以呢?”劉昴星說著,輕輕地吻了下去。

  “誒?這是在做什么?”

  “不是……在決賽的嗎……”

  “怎么突然就發狗糧了!”

  “哈?就這么認輸?”

  在場的觀眾不由得驚嘆不已,一些單身人士,更是有種被扎心了的感覺!

  沒錯,就在繪里奈品嘗了“黃金炒飯”之后,詛咒的效果被驅散,“最終對決”也真正的宣告結束。

  不過“詛咒”雖然消失,但是之前造成的引導,似乎依舊有效,大家議論的重點,依舊是為何要如此虐狗……至于為什么之前大家集體腦抽,會贊成提前開始決賽、題目還這么“湊合”,卻并不在大家的懷疑隊列之中……

  而當天的新聞頭條,更是已經被預定了的!

  “All·Blue”決賽陣容雙雙爆冷,由年僅16歲學生帶隊的兩支隊伍,雙雙挺進決賽,并在決賽中成功虐狗……

  “All·Blue”的余韻,足足持續了兩個月,而且就在兩個月之中,南部非洲的古怪疫情,也漸漸的緩解、直至消失。

  原本封鎖的消息,也被放了出來,最終這次“疫情”被定為人類疫病史上的疑案之一……

  通樣很“疑案”的還有在“All·Blue”之后,“米其林美食聯合會”與“美洲發展會”險些絕交,昔日的盟友成了“美洲發展會”成為第四大料理組織最大的阻礙。

  恩,之所以這也是“疑案”,是因為“假玉龍鍋”的事情并沒有曝光!

  在劉昴星奪冠之后,當眾將“假玉龍鍋”送給了薙切薊……

  對此繪里奈未置一詞,并不支持、也不反對的樣子,不過在離開新約克之前,薙切薊卻又和繪里奈單獨見面了一次。

  雖然不知道他們說了什么,繪里奈回來之后也一直冷著張臉,但是劉昴星總覺得這冷著的臉有些刻意偽裝的感覺,似乎繪里奈的心情還不錯?

  而園果終于完成了“春果亭”所有的提前訂餐,來到新約克的時候,卻只趕上了劉昴星已經奪冠后的后續活動。

  兩個月后……

  “馬上就是年級考核了,各位就沒有什么想說的嗎?”愛麗絲一本正經的對郁魅等人問道。

  “誒?愛麗絲,你什么時候這么在意‘十杰’的工作了?對了……怎么沒叫繪里奈小姐、阿星還有一色學長他們一起來?”緋沙子疑惑道。

  “我又不是十杰,為什么叫我來?”劉昴苑顯得更疑惑。

  “不,我的意思是……是不是我們可以先策劃一下新一屆‘年級考核’的內容,比如提議每個年級排出一個明確的年級第一出來?”

  “有什么意義嗎?”

  “之前‘All·Blue’的決賽,是阿星和繪里奈的第六次吧?”

  “……”

  “快點讓他通過‘第一關’進入后面的路線才好吧?”

  “什、什么后面的路線!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哦,既然你們都不知道的話,那第二關就由我來守關好了!恩……讓我想想應該提什么要求……”

  某個再次背著繪里奈和總帥策動N名十杰的“大陰謀”,在極星寮一個偏僻的房間中醞釀著……

  “花音……最近在學校有誰欺負你了嗎?怎么很不開心的樣子?”

  “誒?老爸你看錯了吧!誰敢欺負我!”

  “孩子她媽,你有沒有發現……”

  “好像是從‘All·Blue’大賽之后,心情就很不好的樣子……難道因為她有什么支持的料理人,沒有拿到好成績?”

  某個小蘿莉,在房間里憤憤不平的一邊復習功課,一邊嘟囔道:“那個大騙子!居然那么厲害……而且在決賽的時候……哼!等我將來也考上遠月學院之后,一樣要找你問個明白!”

  還不知道自己被某個小蘿莉盯上了,更不知道馬上自己就有“第七擒”的機會、不過同時“第七擒”也只會是個開始的劉昴星,正躺在遠月學院的教學樓上曬太陽……

  “好和平啊……繪里奈說中午會給我準備便當的……今天會吃什么呢?話說身為穿越者,現在每天這么混吃等死,會不會不太好?”劉昴星自言自語嘀咕著。

  忽然,一聲令人感覺無比宏達、仿佛開天辟地以來的第一道聲響的聲音,在劉昴星的心中綻放開來:“用心創造快樂!”

  “什么人!”劉昴星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之后緊張四處看了看。

  以他的五感,居然會被人一無所覺的接近?

  還什么“用心創造快樂”?

  就在這時,一只帶著紅圍脖的企鵝,憑空出現在目瞪口呆的劉昴星面前……

  “咦?這人看起來怎么傻傻的?真的能勝任高貴的管理員嗎……算了!不管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造物者宇宙的穿越者!”紅圍脖企鵝嘀咕著令劉昴星更加一頭霧水的話。

  “你、你是……”

  “我是大宇宙論壇的服務器化身!小伙子,你好運了!剛好現在論壇正需要……咦?等等……不太對,你的靈魂中似乎……這是……某種祝福嗎?糟糕,這東西完全和你的靈魂交融,你的靈魂現在已經不是純粹的造物者宇宙靈魂,也就是說……無法成為一名高貴的管理員了!好不容易才有一個‘造物者宇宙’的穿越者的……”企鵝繼續說著劉昴星聽不懂的話,看起來十分懊惱。

  不過短小的上肢,想要捂頭也做不到就是了!

  “什么服務器?什么論壇?什么管理員?”

  “算了……我還要繼續尋找能夠成為‘高貴的管理員’的人!雖然當不了管理員,也給你一個‘會員’資格好了!這可是每個世界,只有一名會員的最高端論壇!”企鵝莫名其妙的說過一句之后就消失了。

  而懷疑自己看到了幻覺的劉昴星,則發現自己的腦海中,多了一個奇怪的論壇!

  其中的其他會員們,似乎都來自不同的世界,而且大多是各自所在世界的重要人物、或者成長中的重要人物……

  最令劉昴星感覺神奇的是,有些人、有些世界,劉昴星怎么看都覺得眼熟!

  不過每次想在論壇中,談及這些熟悉的世界時,都會被莫名其妙的禁言……

  【立志貼:我,D之意志的繼承者,定將這清洗腐朽的世界政府與天龍人!請大家為我見證,也歡迎有經驗的朋友提出寶貴意見!——發帖人:D多拉格】

  【咦?樓主是要與整個社會的制度為敵嗎?與我很像的樣子,與君共勉!——回復人:SOX教永存】

  【嗯嗯,我們可以經常交流下經驗!——樓主回復】

  【攻略討論帖:論愿望具象化類物品的運行原理及使用方式?!l帖人:虛夜宮之主】

  【似乎和一種可以令煉金術不遵循“等價交換”原則的道具很像,我們可以加個好友?!貜腿耍轰撹F俠的哥哥】

  【我也知道一種可以實現愿望的道具,叫“四魂之玉”,不過現在碎了?!貜腿耍汉脝舳甲尮封~了】

  【求助帖:為什么大家都討厭我呢?明明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我已經很努力!——發帖人:將成為火影的男人】

  【回復:專業解決由黃毛、巨洳、自言自語、學識豐富及女裝癖等引起的交友困難,歡迎進入私人板塊咨詢,我們非常專業!——回復人:鄰人部部長】

  “誒?阿星,你怎么了?丟了什么東西嗎?”來屋頂找他的繪里奈疑惑的問道。

  “沒什么……總感覺我好像撿到了什么可疑的東西!”

  “哈?不會是蘿莉什么的吧?”

  “……”

  劉昴星的故事告一段落,不過某個帶著紅圍脖的企鵝,仍在尋找“高貴的管理員”的路上……

  究竟大宇宙論壇與“高貴的管理員”,會給各個世界,帶來什么樣的變化呢?

  歡迎大家繼續關注一下個故事——《次元論壇》!

  “恩,我就叫這個ID吧!”

  【新人報到帖:八連殺食神求關注!——發帖人:八連殺食神】

  八連殺食神:咳咳,看來之后我除了混吃等死,還多了一個水論壇的消遣項目~

  

時間提醒:2021-12-30 18:11:17 (新的一天新氣象!)
登陸×

沒有賬號注冊一個忘記密碼?

好男人电影在线观看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果冻传媒_国产成人mv视频在线观看_野花观看免费高清动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