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1章 大結局(超長章節)

  

  穢宸頭頂上的第二根犄角幾乎也是在一瞬間就長了出來,在長出兩根犄角后,他就直接伸手去撕五鬼帝陣的牢籠。

  “轟!”

  兩道陰氣就直接被穢宸給撕碎了,雖然很快又有新的陰氣補上,可現在的情況已經證明,用不了多久穢宸就能從五鬼帝陣中出來了。

  正在我驚訝的時候,穢宸頭頂上第三和第四根犄角竟然同時長了出來,那速度比之前的兩根還要快。

  “哈哈哈……”

  穢宸已經笑的有些瘋癲了。

  在穢宸第四根犄角長出來的時候,他隨手一揮,他身邊那些五鬼帝陣的陰氣牢籠就“轟”的一下全部炸開了。

  五鬼也是受到了反噬,從各自所在的陣腳倒飛了出去。

  我們也是趕緊去把五鬼接住,可那向后沖力極大,我們被那沖力向后帶得后退了數十米才停下。

  雖然停下來了,可每個人的氣息都變的異?;靵y。

  穢宸忽然變得好強,強到我們神通用盡也沒有機會的程度。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頭頂上的第五更犄角也是慢慢地長了出來。

  “哈哈哈……”穢宸的笑聲更大了,整個昆侖禁地似乎都在因為他的笑聲而顫抖。

  笑了一會兒,穢宸就轉眼看向我這邊道:“李初一,我似乎能夠聽到你的一些心聲,你很害怕你的朋友和伙伴死在我手里對不對?”

  說著穢宸把目光,向我的同伴掃了一圈。

  不等我說話,他又繼續道:“接下來,我就慢慢地殺了他們,不過你放心,在我將來建立的大道秩序中,我會制造出和他們一模一樣的存在,不過作為你的懲罰,我要當著你的面,把他們一個一個折磨致死!”

  說著,穢宸頭頂上第五根犄角也是長齊了。

  只過他的第六根犄角卻是遲遲沒有出現的意思。

  就算是五根犄角,他也擁有了當初神皇的力量,當初數萬名各族的頂級修士才打敗了神皇,現在憑我們幾個人要怎么贏穢宸呢?

  越想,我心中越絕望。

  我們準備了很多的神通,可就在這么一刻,完全派不上用場了。

  穢宸慢慢地向我們這邊走了過來。他手中的比天尺一揮,一股力量把我們每一個人都纏繞了起來,接著我們就在完全不受控制的情況下懸浮了起來。

  穢宸最先走到贠婺的身邊道:“你不是有不滅金身嗎,不是想要度化我嗎,我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嘭!”

  說著穢宸猛揮一拳,直接打在小和尚的腹部,贠婺身上的金光直接散去,身體也是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轟!”

  贠婺躺在地上,沒有在地面上砸出深坑,可他的身體卻是動彈不得了,他身上的命氣也是奄奄一息。

  穢宸是故意這樣的,把贠婺打的只剩下一口氣。他是在折磨贠婺,也是在折磨我。

  “穢宸!”

  我大怒去喊穢宸的名字,然后破口大罵,這罵人的話有多難聽,我罵的就有多難聽,不為別的,只為激怒穢宸,讓穢宸對我出手!

  穢宸這個時候又走到徐鉉的身邊道:“符箓有多強,你就有多強,對不對?”

  說著,穢宸抬手一拳,對著徐鉉的腹部打了下去。

  徐鉉和贠婺一樣,落地之后,只剩下了一口氣,他們都是命懸一線。

  接著穢宸又走到王俊輝的身邊:“你吸收了魔帝不少的力量,可是卻不能為我所用,不過我卻可以用你來傷一次李初一!”

  說著穢宸又是一拳打在王俊輝的身上。

  “轟!”

  王俊輝的身體重重摔在地面上,他的嘴里一口血噴了出來,命也剩下了一點點。

  我該怎么辦,怎么辦!

  我要怎么才能阻止穢宸繼續傷害我的同伴,我拼命的掙扎,可無論我怎樣掙扎仍是無法逃脫穢宸對我的控制。

  穢宸看著我笑了笑說:“李初一,著急了嗎,我勸過你。站我這一邊,可你卻不聽,現在太遲了?!?/p>

  說這些的時候,穢宸頭頂上第六根犄角慢慢地也是長了出來,不過那根犄角長的很慢。

  如果他的第六根犄角長齊了,那他就真的有鴻鈞造天道的實力了嗎?

  此時穢宸已經走到了李念樺的身邊:“李念樺,你好像很喜歡這個名字,你身為盤古之力,是神力的始祖,可你卻認了一個人做父親,真的讓我太失望了!”

  說著,穢宸一拳對著李念樺打了下去。

  李念樺落地后。也是吐了一口血。

  接著穢宸又向五鬼走去。

  我要怎么才能阻止他???

  就在我心中焦急萬分的時候,我盤古靈祭上的生死門卻是緩緩地打開,接著一個身影從我生死門的雷域中慢慢地走了出來。

  那身影很模糊,不過我卻能感覺到他身上蘊含的實力極強。

  我下意識問了一句:“你是誰?”

  那聲音也是慢慢地發出模糊的聲音:“我啊,人們都叫我鴻鈞,你也可以這樣稱呼我!”

  “鴻鈞???”

  他竟然出現在了我的盤古靈祭上,這是怎么回事兒。

  鴻鈞繼續道:“這一次是天道的一次大劫難,不過卻是以人為本的大道終點,所以選擇了你,讓你成為了天道之中最大的漏洞,目的也是為了今天,讓你能夠阻止穢宸,阻止那個人神大道交界處產生的異類?!?/p>

  我問鴻鈞怎么阻止。

  鴻鈞道:“如果穢宸一直是天道之外的存在,我也沒有辦法對付他,可現在不一樣了,他漸漸地沉迷在了天道的規則中,現在他的身體完全被天道規則束縛,他的天道之力越強,受到天道的束縛也就越強,所以現在天道之中所有的攻擊對穢宸都是有效的?!?/p>

  “那比天尺,是我讓仙極洞主給的‘1’,為的就是通過‘1’的手將其交到穢宸的手里,那是天道的鑰匙,也是穢宸作繭自縛的工具?!?/p>

  這一切都是鴻鈞安排的?

  這么說,我和我的朋友都有救了。

  鴻鈞繼續道:“雖然我可以安排很多的事兒和規則,可規則之下的很多事兒,都有自己的發展軌跡,我也不會強加干涉,所以接下來,你還是要靠自己的力量去打敗穢宸!”

  我好奇道:“打敗穢宸?用什么力量,我差他太遠了!”

  鴻鈞道:“如果你可以通天的話,那你絕對比穢宸強!”

  通天?

  不等我明白怎么回事兒,鴻鈞就從我的盤古靈祭上消失了,接著我的生死門中就有一股我從來沒有感知到的天道之力涌現出來,它們飛快地填補我的盤古靈祭,我的盤古靈祭也是極速擴張!

  就在這個時候,鴻鈞的聲音又一次響起:“生死門開著,你就會因為我的這些力量大到通天,不過在你殺了穢宸之后,你也會因為這些力量喪命在這里,那樣,你的朋友就會得救!如果你不愿意,現在就可以關閉生死門,然后和你的朋友,以及這個大道一同隕滅?!?/p>

  我終于明白了,原來是鴻鈞讓我死的。

  殺了穢宸,我的使命就完成了,鴻鈞也就不再允許我這個天道最大的漏洞繼續存在了。

  原來這就是我的結局。

  我在意識里對鴻鈞道:“我選擇是前者。用我的死,換我朋友的生!”

  穢宸那邊好像沒有發現我這邊的情況,他對著五鬼一一出手,阿錦、夢夢、阿一、竹謠和安安,依次被穢宸打的只剩下一口氣。

  把所有人都打傷后,穢宸又看了看我道:“李初一啊,現在他們都傷了,接下來我給你選擇,你希望我先殺了誰呢?”

  “你選一個,我殺一個,如果你不選,我就一下把他們全殺了!”

  我忍不住大罵:“混蛋!”

  穢宸笑了笑說:“我數到三。如果你不選的話,我可要出手了??!”

  這個時候,我盤古靈祭激增,不過我的力量卻是極其內斂,除了我自己,穢宸也感覺不到我的變化。

  現在的我已經是神相十段,化生之神的存在了。

  而這個時候,穢宸頭頂上那第六根犄角卻忽然停止了生長,明顯比前五根矮了一大截。

  穢宸也是怔了一下道:“這是怎么回事兒?”

  而我這邊的力量卻依舊在激增,只有那么一瞬間,我已經通天,我感覺到自己能聽到周圍的一切。包括穢宸的心聲。

  這個時候,我的力量也終于不再內斂了。

  我稍微一用力,就掙脫了穢宸的控制,身體“嗖”的一下落地。

  穢宸這下更加驚訝了,他看著我呆呆地說出兩個字:“通天?”

  我看著穢宸道:“你不是問我選擇要誰先死嗎?”

  一邊說,我一邊把自己的手抬起來,我指著穢宸道:“我選擇你!”

  在我說話的時候,穢宸也是飛快握緊拳頭對著奄奄一息的贠婺砸去。

  穢宸同時大怒道:“那我們就看看誰先死!”

  這個時候,我明顯感覺到穢宸的速度慢了很多,我直接一個逆換術換了過去,我現在的速度要比穢宸快很多。

  一瞬間我就到了穢宸的身邊,并且抓住了穢宸出拳的手腕。

  穢宸大驚,我則是用力一甩,直接把穢宸給甩了出去。

  “轟!”

  穢宸重重地摔在地上,就地滾了老遠。

  等他站起來的時候,已經沾了一身的塵土。

  此時遠處的“1”和金裳也愣住了,他們沒想到我忽然之間竟然變得如此之強。

  其實不光是他們,我自己都沒有想到,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充滿了力量,無窮無盡!

  穢宸從地上爬起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我。

  我則是捏了一個指訣,這周圍的天道之力,不光穢宸可以控制,我控制起來更是得心應手。因為我是靠著鴻鈞的天道之力才得以通天的。

  我看到了穢宸心中的恐懼。

  我控制著那些天道之力開始為我的同伴療傷,他們身上的傷勢明顯開始好轉。

  徐鉉在一旁笑了笑道:“看來一個拉風的出場沒用啊,最后出風頭的還是你小子,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徐鉉的一句玩笑話,讓我心中暖暖的,這就是我們曾經一起出案子時候的心情。

  不管遇到再大的困難,我們都會合力應對,彼此信任,戰勝對手的時候,無比的喜悅。

  那喜悅中也蘊藏了我們最開始那份干凈的初心。

  一切仿佛都在眼前,可一切又都回不去了,因為我就要死了。

  我慢慢地向穢宸走了過去,穢宸“哼”了一聲道:“李初一,就算你通天又如何,和我的實力也不相上下,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你不要高興的太早!”

  我道:“你已經輸了,本來你是天道規則之外的存在,可你偏偏把自己變成天道規則內的產物,從現在開始,你的一切舉動都會受到天道的控制!”

  “而我卻不一樣,我依舊是天道的漏洞,天道的很多規則還是對我不起作用的。所以你已經輸了?!?/p>

  說話間,我已經到了穢宸的旁邊。

  穢宸出拳打我,我只是微微一側,就輕易地躲開了。

  同時我抓住了穢宸的手腕,使勁往后一背,一個擒拿就把他給制服了。

  不等穢宸做出下一步的動作,伸手抓住穢宸頭頂的一根犄角道:“一根犄角增加你一分的力量是嗎,我讓你增!”

  說著我一用力,穢宸頭頂的一根犄角就被我給從根部掰斷了。

  穢宸“啊”的慘叫一聲,然后猛的一用力,從我的手中掙脫了。

  他頭頂上掉落犄角的地方,鮮血直流。

  穢宸捂著自己的頭頂,一臉驚愕地看向我這邊。

  “1”在旁邊,已經看的瑟瑟發抖,金裳則是大叫一聲,想要沖過來救穢宸。

  可是卻被我控制的一股天道之力給推開了。

  被我一推,金裳直接喪失了直覺,暈了過去。

  穢宸看到金裳受傷,直接向我這邊撲了過來,然后一拳打在我的臉上。

  我沒有躲,任由他打。

  巨大的力量打在我的臉上,可我根本不在乎,我反手也是一拳打出,同樣打在穢宸的臉上。

  我被他打了一個蹌踉,而他則是被我打的飛了兩三米。

  穢宸剛從地上爬起來,我就直接過去,抬腿一腳,直接將穢宸又踢倒了。

  等他再站起來的時候,我一個逆換術換到了穢宸的身后,同時又伸手抓住了穢宸頭頂一根犄角。

  不等穢宸反應,我一用力,直接又給掰斷了一根。

  “啊……”

  穢宸一頭的鮮血,倒栽到了地上。

  此時的穢宸失去了兩根犄角,實力也是瞬間驟降,現在的他更加不是我的對手了。

  我走到穢宸的身邊,一手把穢宸從地上拎了起來。不等他說話,我又拽住他一根犄角道:“為了自己所謂的夢想去毀滅別人夢想,甚至是奪取別人生命的人,根本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

  “咔嚓!”

  隨著一聲脆響,穢宸頭頂的犄角已經被我掰斷了三根。

  穢宸在我的面前,已經徹底的沒有還手之力了!

  接著我飛快伸手把他頭頂的第四和第五根犄角也是拔了下來。

  穢宸捂著腦袋痛苦的大叫,終于開始向我求饒:“不要,不要再拔了,放了我,求你了,放了我……”

  我伸手抓住穢宸頭頂上最后一根沒有長全的犄角道:“這個似乎沒有長好,我來給拔苗助長。不對,是拔‘角’助長!”

  說著再一用力,穢宸頭頂上最后的半根犄角也是被我拔光了。

  穢宸忍著疼痛倒在地上,他的身體被天道之力環繞著,他已經再也不是那個游走在天道之力外的穢宸,現在的他也有命限,而他的大限之日,就是今天,就是今時!

  我再也沒有多想,揮拳對著穢宸重重地砸了下去。

  “轟!”

  一聲巨響,穢宸的身體被我重重地砸進了土里,他身上的命氣正在流失。

  我又是一拳!

  “轟!”

  整個昆侖禁地都被我這一拳打的裂開了數道百米深裂縫。

  穢宸身上的命氣也瞬間散掉,他的魂魄也是直接消失了,他的身體更是直接七零八落。

  我沒有給穢宸身體去化生的機會,直接用生死門,把穢宸的身體給封了起來。

  穢宸亡!

  我打贏了穢宸,所有人都是一臉的驚詫!

  他們都不相信,我打贏了,而且摧枯拉朽一般。

  他們也不知道,我就快要死了。

  在我生命結束之前,我還要做一件事兒,那就是殺了“1”,這個我一生中最痛恨的人。

  我緩步向“1”那邊走去,可這個時候“1”卻已經把穢宸遺落在地上的比天尺撿了起來。他想要用天道之力和我最后的抗爭。

  可他的力量比起此時通天的我,差的太多了。

  一步,一步,我還是走到了“1”的身邊,我直接伸手捂住“1”手中的比天尺,然后一用力就將比天尺折成兩瓣道:“這個世界不需要這樣的東西!”

  “1”嚇了一跳,連連后退,同時嘴里嘟囔道:“李初一,你不能殺我,別忘了,我的身體里有你父親的器官,殺了我……”

  不等他說完,我已經換到了他的身邊,一拳直接把“1”給打飛了!

  “轟!”

  他的身體剛飛起來,還沒有落下,我直接召喚出水晶劍,直接對著“1”拋了過去。

  水晶劍,一劍刺穿了“1”的身體,“1”的魂魄也是在被我刺中的一刻散掉了。

  我終于為我的父親,爺爺,報了仇!

  就在“1”死掉一刻,我就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命氣開始流逝,是鴻鈞來索命了。

  這個時候,我的同伴也是一同聚集到了我的身邊。

  至于金裳,我也是選擇封印她,讓她和穢宸一起到我的生死門中,或許對她來說,是最好的歸宿了,盡管她在我生死門中守著的只是穢宸的一具尸體。

  不一會兒我身上命氣的流失就被我的同伴們發現了。

  王俊輝問我怎么回事兒。

  我搖頭。

  徐鉉問我怎么回事兒?

  我還是搖頭。

  我的同伴們一個個問我怎么回事兒,我依舊是搖頭。

  他們根本不關心我們是不是勝利,他們現在只想知道我的命氣為什么在流失。

  這里的戰斗平息了,圍在昆侖禁地周邊的昆侖修士也是紛紛出現,他們慢慢地飛入昆侖禁地。

  這里的天道之力異常強大,是他們修行的天然場地。

  不過他們這個時候誰也沒有心思修行,而是把目光都投向了我。

  毀天滅地一般存在的我。

  于此同時,也有兩個人分別將爺爺的尸身和李歸道送到了我的面前。

  他們對著我行跪拜之禮。然后一句話也不敢說,就退走了。

  爺爺的尸身完好無損!

  李歸道只是昏迷,也是沒有受到傷害。

  而這個時候,身為通天的我,不用小白魚說,我也是看清楚了一切。

  李歸道的前世,小白魚的身份,以及小白魚受到丫頭制約的因由,我都是看得清楚明白。

  李歸道的前世、丫頭、小白魚,他們三個同是出自帝凰一族!

  只不過他們的故事,只屬于他們三個,我已經無需太過關注了。

  至于李歸道未來的命運,我現在可以肯定,他不會危害這個大道。

  我沒有再卜算一下,因為現在的我已經有些脫力了。

  我有些體力不支,身體開始慢慢地倒下。

  王俊輝、徐鉉在兩側將我扶住。

  他們使勁地在問我,到底怎么了???

  我慢慢地道了一句:“我快要不行了,要死了,現在我已經成了尸體,而且是仙極洞的尸,我在外面待的太久對這天道會有影響的,所以,現在送我進仙極洞吧?!?/p>

  徐鉉和王俊輝搖頭道。

  很快徐鉉又問我:“是不是送你進了仙極洞,你就不用死了?”

  我搖頭說:“不知道!我的死。是鴻鈞的安排,是不可逆轉的!回去告訴徐若卉和丫頭,就說我進仙極洞修行,別說,我死了……”

  王俊輝,徐鉉、李念樺,贠婺、五鬼,全部落淚。

  李念樺更是大聲哭道:“父親大人,如果你死了,我也在這里隨你而去!”

  我大怒道:“你敢,你要替我照顧丫頭,還有你的母親!”

  此時仙極洞主也是從仙極洞中走了出來。他看了看我這邊道:“讓初一進仙極洞吧,這里才是他的歸宿?!?/p>

  說罷,仙極洞主手一揮,我就直接被一股力量席卷著進入了仙極洞。

  我們這邊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仙極洞主。

  在我進洞后,仙極洞主也是跟了進來笑了笑道:“李初一啊,鴻鈞只是給你開了個玩笑,他是考驗你,現在你完全通過了考驗,你死的是你的尸身份,你尸的部分死了,作為人的部分就蘇醒了?!?/p>

  “只要你在仙極洞老實地待上一個月,你就會變成人。然后從這里離開和你的家人團聚?!?/p>

  “而在你離開的時候,仙極洞也會因為功德圓滿而徹底的消失了,鴻鈞多年不醒,醒來一次順便把仙極洞的規則也是變了一下,我的使命終于也可以結束了?!?/p>

  “對了,仙極洞沒了,那個尸村卻是不會消失的,以后那尸村就由你管理了,那里的尸都不會害人的!”

  “他們也不會隨意的出村?!?/p>

  我打斷仙極洞主道:“你說這么多,怎么像是在交代后事啊,難不成,你要死了?”

  仙極洞主笑了笑說:“不是死。是重獲自由,等你出了仙極洞,有緣的話,我們或許還會再相見的!”

  一個月后,龍城城門處。

  我來到這里的時候,龍城城墻上掛著很多的白布,這里好像在辦喪禮。

  我都“死”了一個月了,這里的喪事還沒有辦完嗎?

  站在龍城的腳下,抬頭看著天空。

  此時我的氣息完全內斂,任何人都難以發現我的蹤跡。

  可奇怪的是,這城門口守門的龍都不在,這是怎么回事兒?

  我沒有用心境之力去查探,主要是怕有人發現我,我這次回來是想要給他們一個驚喜的。

  我也不想用卜算的神通,因為也想要給自己一個驚喜,如果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那我活著就真的沒什么意思了,這或許就是通天的煩惱吧。

  在從仙極洞出來的時候,我就下了決心,從此封卦!

  我邁步走近龍城,很快我就發現,所有的龍族都聚集的龍湖之上,除了龍族,還有不少西南的修士。

  蔡邧,海家,趕尸門素月,西川蓬萊一宗等等……

  整個西南的勢力可謂是齊聚一堂。

  那日在昆侖禁地和我一起并肩戰斗的,王俊輝、徐鉉、贠婺、李念樺、五鬼也在。

  遠處城墻的墻頭還爬著一個巨大的腦袋,正是康康。

  龍王和兩個龍將,也是一個不少。

  總之,我們整個西南的人都到全了。

  除此之外,同時我還看到了李雅靜和小檉瀚,秧墨桐和徐睿。

  在他們旁邊的是徐若卉和丫頭!

  終于在人群中我找到了她們,兩個我最牽掛的人。

  在徐若卉和丫頭身后,還有兩個人,一個是被小白魚占據身體的昆侖修士,另一個是李歸道。

  我還看到了林森……

  所有人都安然無恙。

  一切真的太好了……

  雖然還有很多人沒有看到,可看到這里的時候,我已經熱淚盈眶,他們能在我的葬禮上待一個月,真的太讓我感動了。

  此時,我又看到了其他幾個靈異分局的人,都是幾大分局隱宗的人,他們臉上帶著一副咄咄逼人的氣勢,而他們逼迫的對象好像是徐若卉和丫頭。

  還有人敢在我的葬禮上搗亂,看來我要給他們點顏色看看了。

  想到這里,我直接飛到了徐若卉的和丫頭的面前,然后看著那些老家伙道:“別以為我死了,你們就可以胡作非為了,我不想知道你們為什么來這里,但是我知道你們接下來要做什么,那就是跪下和我的妻女道歉,否則的話,我就打得你們滿地找牙!”

  在場的所有人直接愣住了。

  徐若卉更是直接轉到我的身前,仔細看了我幾眼,然后瞬間熱淚盈眶撲到我懷里大哭了起來:“你終于回來了,混蛋!”

  “你終于回來了,初一……”

 ?。ㄈ珪辏。?/p>

  

時間提醒:2021-12-30 18:11:13 (新的一天新氣象!)
登陸×

沒有賬號注冊一個忘記密碼?

好男人电影在线观看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果冻传媒_国产成人mv视频在线观看_野花观看免费高清动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