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牧師

  “埃伯哈德!是你在這!”我驚訝地喊道,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雖然他早就是個瘋子了,我可不相信他會干出一點點傷害飛船的事。

  “快過來!離那東西遠點?!彼古硭菇械?。

  埃伯哈德滿臉驚慌:“那東西危險嗎?”

  “快過來,”我叫道,“咱們得離開這。你能把蜘蛛叫來么,斯彭斯?”

  埃伯哈德猶猶豫豫地朝前走了幾步。

  “別過去,你想要墮落嗎?”一個熟悉的聲音躲在粗大的肋柱影子后面說道。

  “史東!我早該知道是你?!彼古硭箲嵟亟械?。

  史東的手里拿著的正是那把殺死了武器艙前蜘蛛的防衛槍。他在引擎發出的仿佛是永恒的嗡嗡聲中挺直身子,嘴角噙著一絲冷笑,身后艙壁上那些紅色數字飛速跳動。

  我們充滿敵意地互相對視著。

  “你在這兒干什么?”后來我說,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聲音既冷酷又平靜。

  “很明顯,你們完了,”他惡狠狠地叫道,“他來了,他的威力無人能擋?!彼衷诳惺种讣琢?。

  “他很緊張,他有精神緊張性障礙,你看出來沒有?”斯彭斯低聲對我說。

  “什么叫精神緊張性障礙?”我被一長串的字眼唬住了,幾乎脫口而出埃伯哈德的口頭禪,“這有危險嗎?”

  埃伯哈德幾乎是手足無措地站在中間,他聲音顫抖地說:“我這樣安全嗎?我怕得要命……”

  “埃伯哈德,呆在那兒就死定了,到這兒來?!?br>
  “別過去。即使是姑姑也拯救不了你?!笔窎|說。

  “我不知道……”他臉色蒼白,看看我和斯彭斯,又看了看史東,幾乎要哭了出來。

  “史東,你這么干不會對任何人有好處,”我舔了舔干澀的嘴唇,“我們已經有人去通知姑姑了……”

  斯彭斯突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從遠處的上層甲板傳來一個女孩的尖叫聲,因為遙遠而顯得微弱,那是迦香的聲音!

  仿佛是收到了一個信號,埃伯哈德翻了翻眼睛,弓起后背,兩腿猛地砸到了地上。史東的槍口猛地轉向了埃伯哈德,這可能只是個下意識的動作,但……

  就在這時,一枚炸彈在齊眉高的地方爆炸開來,緊接著是另一枚,風從送風管道的破口處呼嘯著沖出來。所有的人都被震倒在地。

  “著火啦!船艙著火啦!”斯彭斯在我耳邊拼命地叫道。我下意識地想,艙壁沒有破,要不然我們全都沒命了。船艙里面充滿了濃煙,我什么也看不見,被嗆得拼命咳嗽。

  “伏下身子?!彼古硭乖诤竺娲舐暫暗?,“我們得回去拿氧氣面罩!”

  去***氧氣面罩,我想,踉踉蹌蹌地伸手向前摸去?!笆窎|?”我叫道,卻猛地撞在了一根金屬管子上。

  在前面,熊熊的烈火吞噬著側面艙壁的隔層墊料,被火光照耀著的大引擎柱形成的巨大黑影在天花板上憤怒地搖曳。不知道哪兒在燒得砰砰作響。我不怕火,我對自己說,我只是怕黑?;鸸庹樟亮撕诎档牡着?。

  幾只尖叫著的小蜘蛛趕到了,它們滿屋子跑著,背上的自動滅火器開始噴射出白色的泡沫。

  我看見了史東,他跪在地上,手里的槍丟在了一邊。然后他爬了起來,搖搖晃晃地向槍走去。

  “不,史東!”我尖叫了一聲,撲了上去。

  史東抓住了槍,倒過槍柄揮舞了起來。我的耳朵后面一陣巨痛,整個世界仿佛傾倒在我的面前。

  我呻吟著向上望去,看見史東得意洋洋地把他的槍對準了我,“現在你還有什么可說的?”他說,啃著指甲。

  “埃伯哈德?!蔽艺f。

  “什么?”史東茫然地問道。

  一個胖胖的黑影撲向史東,把他撞倒在地上,他們搏斗起來。

  沒有想到還有一個爆炸。巨大的沖擊力震得我耳朵里嗡嗡作響。清醒過來時我發現自己坐在一堆白色碎屑中。史東和埃伯哈德都不見了。

  煙霧比剛才更濃,在濃煙當中,我看到一團團的火焰。遠處蜘蛛們的滅火器嘶嘶作響。

  我拼命咳嗽,伸出手在墻上摸索,尋找滅火器。眼睛和肺部燒灼般地疼痛,模模糊糊地倒了下去。我要死了。我想。

  溫度降了下來。

  一雙手把我給扶了起來,斯彭斯把一副面罩按到我的臉上。

  “你們找到史東了嗎?”我喘過氣來后問道。

  “先別管他了。你覺得怎么樣?”

  “史東怎么樣?”我固執地問道。

  “他死了?!卑2略谝贿咉@恐地辯解著,他的臉隱藏在氧氣面罩后面,黑一道花一道的,“我不是故意的,天哪,現在姑姑會拿我怎么樣?我這一輩子都沒有做過錯事……”

  要是在平時,我會把他塞到垃圾道里去,但是現在,好象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占據了我的腦海,我卻想不起來了。

  我望著燒焦的墻壁。這回可弄得真糟糕,火災,我想,姑姑為什么沒有反應,她本該火冒三丈,她本該拉響警笛,她本該讓牧師揮舞著電鞭四處奔跑。

  為什么?

  “迦香?!蔽殷@醒過來,渾身冰涼,“她會出事的!天哪,真要命,而我居然暈過去了?!?br>
  “還沒有多久,”斯彭斯說,“快走,我們上去?!?br>
  我沖向舷梯,一步跳上四級臺階,跑到了中間平臺上,又一轉身,突然發現牧師就直楞楞地站在樓梯最高一級平臺上。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它的金屬手臂里牢牢地挾著一個孩子,那是迦香!她快要窒息了。

時間提醒:2021-12-30 18:23:58 (新的一天新氣象!)
登陸×

沒有賬號注冊一個忘記密碼?

好男人电影在线观看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果冻传媒_国产成人mv视频在线观看_野花观看免费高清动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