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畢卡爾旅館里的一對

????梅格雷早晨八點鐘離家的時候有三個地方可去,這也是一天里他要做的事情:再到孚日廣場去詢問證人,去拜訪庫歇太太,區警察分局已經把這件事通知她了;最后就是再和尼娜談談。

????他起床的時候就跟局里打了電話,要他們準備那幢大房子里房客的名單,還有和這場悲劇多少有點兒關系的人也要列在上面;因此,當他來到辦公室時,有關的詳細資料也許已經在等著他了。

????里夏爾-勒努瓦大街上行人很多。天氣很冷,探長翻起他大衣的天鵝絨領子。孚日廣場離得不遠,不過得步行著去。

????這時候,有一輛駛向畢卡爾廣場的有軌電車經過,這就使梅格雷打定了主意,他先去看尼娜。

????不言而喻,她還沒有起身。在旅館的接待室里,有人認出了他,感到有些擔心。

????“她不會被牽連到什么麻煩事吧?這個姑娘平時夠安靜的?!?br>
????“來看她的人多嗎?”

????“只有她一個朋友?!?br>
????“是年老的還是年輕的?”

????“她只有一個朋友。既不年老也不年輕……”

????旅館設備很好,有電梯,房間里都有電話。梅格雷乘到四樓,敲了敲27號房間的門,聽到有人在床上翻身,隨后有一個含糊不清的聲音說:“什么事?”

????“請開門,尼娜!”

????大概有一只手伸出了被子,碰到了門閂。梅格雷走進一個昏暗和潮乎乎的房間,看到那個少婦的睡眼惺松的臉;他走過去把窗簾拉開。

????“幾點了?”

????“還不到九點……您別起來……”

????由于光線太強,她半睜著眼睛。她看上去并不漂亮,她更象一個農村姑娘,而不象一個賣弄風情的女人。有兩三次她摸了摸自己的臉,后來把枕頭做了一個靠背,坐在床上,然后拿起電話。

????“請把早餐拿來!”隨后對梅格雷說,“怎么會有這樣的事……您不怪我昨天晚上向您借錢吧?……唉……我一定得去把我的首飾賣掉……”

????“您首飾多嗎?”

????她指了指梳妝臺,臺上有一只廉價煙灰缸,里面放有幾只戒指,一只手鐲,一只手表,總共約值五千法郎。

????有人在敲隔壁房間的門,尼娜側耳細聽,聽到又一次固執的敲門聲時臉上漾出了微笑。

????“是誰?”梅格雷伺道。

????“我的鄰居嗎?我不知道,可是誰能在現在這個時候叫醒他們呢……”

????“您這是什么意思?”

????“沒有什么意思,即使他們起床,也從來不會在下午四點以前?!?br>
????“他們吸毒嗎?”

????她的眉毛一擰,表示肯定,可是她連忙又加了一句:“您總不會利用我剛才講的話吧,是嗎?”

????隔壁的房門終于開了,尼娜的房門也開了,一個侍女拿來了放在盤里的牛奶咖啡和羊角面包。

????“對不起,我吃早飯了?!?br>
????她的眼睛上有黑圈,從她睡衣的隙縫可以看到她瘦削的肩膀和發育不良的Rx房。她把羊角面包一塊塊掰下浸在牛奶咖啡里,一面還在傾聽著,仿佛對隔壁房間里發生的一切很感興趣。

????“我是不是會被牽連到這件事里面去?”她說,‘這太倒霉了,如果報紙上談起我!尤其對庫歇太太來說……”

????這時候響起了輕輕的、可是很急促的敲門聲。

????她叫道:“請進!”

????進來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她在睡衣外面披了一件皮大衣,光著腳,看到梅格雷魁梧的后背,她差一點要退出門去,隨后她大著膽子咕噥著說:“我不知道您這兒有客人!”

????探長聽到這個粘乎乎的幾乎象是被擠出來的聲音不由得打了一個哆嗦。他看著她推上了房門,這個女人臉色慘白,眼皮浮腫。尼娜丟過來的一個眼色證實了他的想法。她肯定是用壁房間里的吸毒者。

????“什么事?”

????“沒有什么事!有人來看羅熱……所以……我就自己……”她坐在床邊,神色淡漠,象尼娜那樣嘆氣說。

????“幾點鐘了?”

????“九點鐘!”梅格雷說,“看來您好象不喜歡可卡因,您!”

????“不是可卡因……是乙醚……羅熱說這要更好些……”她感到冷,站起來靠到暖氣上去,并瞧瞧窗外說,“又要下雨了……”

????一切都顯得沒精打采,梳妝臺上的梳子上全是斷下的頭發。地上拖著尼娜的襪子。

????“我打擾您了,是嗎?……可是,這件事好象很重要……羅熱的父親死了……”

????梅格雷看看尼娜,他注意到她突然皺了皺眉頭,好似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這時候,剛才講話的女人一手托著下巴在沉思,并咕嚕著:“嗯!嗯!”

????探長立即問道:“您認識羅熱的父親嗎?”

????“我從來沒有看見過他……可是……等等!……喂,尼娜,您那位朋友沒有遇到什么事嗎?”

????尼娜和探長交換了一個目光。

????“為什么這樣問?”

????‘我也不知道……這件事不太清楚……我突然想到,有一天羅熱對我講過,他父親經常到這個旅館里來……他覺得很有趣……可是他不想遇到他……有一次有一個人正在上樓,他飛快地退進了自己的房間……那時候,我覺得這個人好象是走進這個房間里來的……””

????尼娜不再吃東西了,擱在她膝蓋上的盤子使她難以活動,臉上顯露出擔憂的神色?!糸硨W堂の精校E書※

????“他的兒子……”她慢吞吞地說,眼睛盯在青綠色的窗框上。

????“那么……”那個少婦大聲說,“那么、是您的朋友死了……好象是一件胸殺案……”

????“羅熱·庫歇,是??!”

????他們三人都感到有點兒意外,不說話……房間里寂靜無聲,只微微聽到隔壁房間里有人在講話,足足過了一分鐘,探長才接著說:“他是干什么的?”

????“什么?”

????“他從事什么職業?”

????那個少婦突然說道:“您是警察局的,是嗎?”她很激動,也許要責怪尼娜使她中了圈套。

????“探長是個好心腸!”尼娜從床上跨下一條腿,俯過身子去摟她的胳膊。

????“我本來早該想到了!……那么……在我進來之前,您已經知道了?”

????“我從來沒有聽人說起過羅熱!”梅格雷說,“現在,您得告訴我一些關于他的情況?!?br>
????“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們在一起才不過三個星期?!?br>
????“在這之前呢?”

????“他跟一個大個子的紅頭發女人,她自稱是修指甲的……”

????“他工作嗎?”

????這句話使她顯得非常馗尬。

????“我不知道……”

????“也就是說,他不做工作……他有財產嗎?他生活很富裕嗎?……”

????“不!我們幾乎總是吃六法郎一份的客飯……”

????“他經常談起他父親嗎?”

????“他只談起過一次,就是我剛才跟您說過的那件事?!?br>
????“現在在他房里的是怎么樣一個人,您對我說說好嗎?您過去遇到過那個人嗎?”

????“沒有遇到過!那個男人……我怎么說呢?在我來到這里時,我還以為他是一個執達員,我原來是這么想的,因為羅熱欠別人的錢……”

????“他穿得好嗎?”

????“等等……我看到一頂團帽子,一件灰黃色的大衣,手套……”

????在這兩個房間之間有一扇門,現在這扇門被簾子遮著,也許門已經被堵死了。梅格雷本來可以把耳朵貼在門上,就可以聽到隔壁房間里的談話,可是面對兩個女人,梅格雷不愿這樣做。

????尼娜穿起衣服,將就著用濕手巾擦了擦臉。

????她很神徑質,動作突兀,感覺得到接二連三發生的事超過了她忍受的能力,她感到難以應付,也搞不清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她準備認命了。

????另外那個女人比較平靜。也因為她還在乙醚的作用之下,也許她對這類事情比尼娜有更多的經驗。

????‘您叫什么名字?”

????“塞利娜?!?br>
????“什么職業?”

????“上門服務的理發師?!?br>
????“在警察局風化科登記過嗎?”

????她搖了搖頭,也沒有生氣。隔壁房間里傳來的輕微的講話聲始終未停。

????尼娜已經穿上了一件連衣裙。她向房間四周望望,突然嗚咽著說:“我的天??!我的天??!……”

????“真是一件怪事,”塞利娜不慌不忙地說,“如果真是一件兇殺案,那是夠麻煩的?!?br>
????“昨天晚上八點鐘,您在哪兒?”

????她想了想說:“等等……八點鐘……噢!我在‘西哈諾’……”

????“羅熱陪著您嗎?”

????“沒有……總不能一天到晚呆在一起……我是在半夜里,在噴泉街的香煙店里找到他的……”

????“他跟您講過是從哪兒來的嗎?”

????“我什么也沒有問他……”

????梅格雷從窗口看到外面的畢卡爾廣場,廣場中心的小公園,夜總會的廣告。突然,他站了起來,向門口走去。

????“你們兩個等著我!”

????他走出去了,敲了敲隔壁的房口,接看馬上轉動門柄走了進去。

????一個穿著睡衣的男人坐在房間中央唯一的一把扶手椅里,盡管窗子開著,屋子里還是充滿著一股令人作嘔的乙醚的氣味。另外一個人踱步,一面做著手勢。他是梅格雷頭天晚上在孚日廣場那個院子里遇到過兩次的馬丁先生。

????“啊,您的手套找到了嗎?”

????梅格雷看著這位登記局公務員的兩只手,他一下子面如死灰,以致探長有一會兒以為他快暈過去了。他的嘴唇在發抖,想講又講不出來。

????“……我……我……”

????年輕人還沒有刮過胡子,他的臉色象紙一樣白,眼圈通紅,嘴唇柔軟,這一切都說明他意志薄弱。他正用漱口杯在大口大口地喝水。

????“請別這么激動,馬丁先生!我沒有想到在這兒會遇上您,而且現在這個時候,您的辦公室里早已經開始工作了?!彼麖念^到腳仔細地打量面前的那個人。這個不幸的人顯得那么慌亂,他真很難不憐憫他。

????從皮鞋到用賽璐珞架子支著的頂帶,馬丁先生十足是一個漫畫上的公務員的典型,一個規規矩矩、干干凈凈的公務員,小胡子亮亮的,衣服上一塵不沾,如果不戴手套出門,他一定會感到羞恥。

????眼下,他真是不知道該把他的手怎么辦,他的眼光在雜亂無章的房間里到處亂轉,仿佛想在哪兒找到什么靈感。

????“您能允許我提一個問題嗎,馬丁先生?您認識羅熱·庫歇有多久了?”

????他的表情不是害怕,而是驚愕。

????“我嗎?”

????“是的,您!”

????“那……從……從我結婚以后嘛!”他講話時的表情似乎這件事是眾所周知的。

????“我不懂?”

????“羅熱是我……是我妻子的兒子……”

????“和雷蒙·庫歇生的?”

????“是啊……既然……”他恢復了自信,“我妻子是庫歇的前妻……她生了一個兒子,羅熱……她離婚以后,我娶了她……”

????這句話產生了狂風掃烏云的效果。孚日廣場上那座房子起了變化。事件的性質改變了。有些情況清楚了些,另一些情況卻變得更加模糊,更加使人擔憂了。

????因此梅格雷不敢貿然講下去了。他需要在腦子里理出個頭緒來。他看看面前兩個人,越來越不安了。

????頭天晚上,女門房曾經在院子里瞧著所有的窗子問過他。

????“您是不是以為是這座房子里的人干的?”

????而她的眼光最后盯在拱門上。她希望謀殺犯是從那扇門進來的,希望是一個外來人。

????現在看來不是外來人!這件悲劇就發生在這幢房子里面!梅格雷講不出理由,可是他可以肯定。

????什么悲???他還一無所知!

????他僅僅感到有一些看不見的線在伸展著,這些線把一些距離很遠的點連接起來了,從孚日廣場到畢卡爾大街的那座旅館,從馬丁的套間到里維埃爾大夫的血清公司的辦公室,從尼娜的房間到那一對沉醉于乙醚的男女的臥室。

????最使人莫名其妙的,也許是象掉在迷宮里般的馬丁先生的喪魂落魄的模樣。他的眼神在尋找什么固定的注視點,但總是找不到。

????“我是來通知羅熱……”他結結巴巴地說。

????“是的!”

????梅格雷平靜地盯著他看,簡直可以說他在等侍他的對話者驚慌失態。

????“我妻子對我說,最好是由我們……”

????“我懂!”

????“羅熱是非?!薄糸硨W堂の精校E書※

????“是非常容易動感情的!”梅格雷接著話頭說下去,“他是很神經質的!”

????年輕人正在喝他的第三杯水,惡狠狠地向他盯了一眼,他大概有二十五歲了,可是臉色憔悴,眼皮上已經有了皺紋。不過看上去他還比較漂亮,那種可以吸引某些女人的漂亮。他的皮膚無光,只是在他懶洋洋的神色中,尚未染上那種浪漫主義的怨天憂人的姿態。

????“請告訴我,羅熱·庫歇,您經??吹侥赣H嗎?”

????“有時候見到!”

????“在哪兒?”這時候。梅格雷神色嚴峻地盯著他。

????“在他的辦公室……或者在飯店里……”

????“您最后一次是在哪里看到他的?”

????“我記不清了,已經有幾個星期了……”

????“而您向他要錢了嗎?”

????“每次都一樣!”

????“總之,您是靠他生活的嘍?”

????“他相當有錢,因此……”

????“等等!昨天晚上八點鐘左右您在哪里?”

????他毫不猶像地回答:“在俱樂部!”他臉上帶有一種譏諷的徽笑,意思是說:難道您以為我不知道您的意圖嗎?

????“您在俱樂部里干什么?”

????“我在等我的父親!”

????“那么說,您需要錢啦!而您知道他要到俱樂部去……”

????“他每天晚上幾乎都在那兒,和他的情婦在一起。而且,昨天下午我還聽他在打電話時說過……因為隔壁房間里講話這兒都能聽見?!?br>
????“看到您父親沒有來,您沒有想到去孚日廣場他的辦公室里去找他嗎?”

????“沒有!”

????壁爐架上有很多女人照片,中間有一張是羅熱的,梅格雷拿起來放進了口袋,一面咕噥著說:“您允許嗎?”

????“如果您要就給您!”

????“您不以為……”馬丁先生說。

????“我什么都不以為。這使我想起了要向您提幾個問題。您家里和羅熱的關系怎么樣?”

????“他不常來?!?br>
????“在他來的時候呢?”

????“他只呆幾分鐘……”

????“他母親知道他所過的這種生活嗎?”

????“您這是什么意思?”

????“您別裝蒜了,馬丁先生!您妻子知不知道他兒子生活在蒙瑪特,什么工作也不干?”

????這位公務員瞧著地面,顯得很越尬:“我經常勸他要工作!”他嘆著氣說。

????這時候,年輕人不耐煩地用手指輕輕地敲著桌子說:“您看到嗎,我一直穿著睡衣……”

????“您愿不愿意告訴我,昨天晚上在俱樂部里您有沒有遇到過什么熟人?”

????“我看見過尼娜?!?br>
????“您跟她交談過嗎?”

????“對不起,我從來不和她講話!”

????“她坐在哪個位置上?”

????“酒柜右邊第二張桌子?!?br>
????“您的手套是在哪兒找到的,馬了先生?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昨天晚上您曾在垃圾桶旁邊、院子里找過手套……”

????馬丁先生勉強地笑了笑說:“手套在家里……您倒是想想看,我戴了一只手套出門,自己卻沒有覺察……”

????“您昨晚離開孚日廣場后,又到哪兒去了?”

????“我在散步……沿著堤岸……我那時頭很痛……”

????“您經常散步嗎,在傍晚,沒有您妻子陪著?”

????“有時候是這樣!”

????他一定感到很痛苦。他那雙戴著手套的手始終不知做些什么好。

????“現在,您去您的辦公室嗎?”

????“不去!我已經打電話去請過假了,我不能讓我的妻子處在……”

????“那么,到您妻子那兒去吧……”

????梅格雷仍舊留著。馬丁先生告辭了,他盡量做得得體一些。

????“再見,羅熱……”他咽下一口唾液說,“我……我相信,你最好去看看你母親……”

????可是羅熱只是聳了聳肩膀,不耐煩地瞧瞧梅格雷??梢月牭綐翘萆像R丁先生的腳步聲逐漸消失了。

????年輕人一句話也不說。他的手機械地拿起放在桌子上的一瓶乙醚,把它放到更遠些的地方去。

????“您沒有什么要聲明的嗎?”探長慢吞吞地問道。

????“沒有!”

????“因為,如果您有什么話要說,以后說不如現在說……”

????“我以后也不會有什么話對您說的……不,我有一句話馬上就可以告訴您:您把事情完全搞錯了……”

????“還有,既然您昨天晚上沒有見到您父親,您大概沒有錢了?”

????“您講得對極了!”

????“那么您到哪兒去找錢呢?”

????“請別為我擔心……您能讓我……”說著,他把水倒在臉盆里開始梳洗。

????梅格雷不慌不忙地在房間里又踱了幾步,隨后走了出來,又走進了兩個女人在等著他的隔璧房間。

????這時候,最激動的是塞利娜。至于尼娜,她正坐在軟座圈椅里,輕輕地咬著手帕,她那象在沉思的大眼睛注視著窗外的天空。

????“怎么樣?……”羅熱的情婦問。

????“沒有什么。您可以回去了……”

????“是他的父親嗎?……”

????突然,她皺起眉頭,神情嚴肅地說:“那么,他要繼承遺產了?”她若有所思地走了出去。

????在人行道上,梅格雷問尼娜:“您去哪兒?”

????她做了一個表示無所謂的手勢,隨后說:“我去‘藍色磨坊’,如果他們肯再要我的話……”

????他深為同情地注視著她說:“您很愛庫歇嗎?”

????“我昨天就對您說過了:他是一個慷概的男人!……這樣的人是不多的,我向您發誓……怎么會想到有一個壞蛋把他……”她流下兩滴眼淚,不說下去了。

????“就是這兒,”她說,一面推開一扇供演員進出的小門。

????梅格雷渴了,他走進一家酒吧,喝了一杯啤酒。他還要去孚日廣場,看到一架電話機,使他想起了他還沒有到局里去過,那兒也許有急件在等他處理。

????他要他辦公室的聽差聽電話:“你嗎,約翰?……沒有什么給我的東西嗎……什么?……有一位夫人已經等了一個小時了?……戴著孝……不是庫歇太太嗎?……嗯?……是馬丁太太?……我這就來!”

????馬丁太太戴著孝而且她在司法警察局的前廳里已經等了一個多小時了!

????梅格雷不認識她,只看到過她在窗上的影子:昨天晚上三層樓窗口上那個可笑的影子,那時候她正揮著胳膊在破口大罵。

????“這種事是經常發生的!”女門房這樣說過。

????還有那個可憐巴巴的登記局的好好先生,他忘記了他的手套,一個人跑到漆黑的塞納河邊去散步……

????在梅格雷半夜一點鐘離開那個大院子的時候,樓上玻璃窗上發出的聲響!

????他慢慢地登上了司法警察局灰溜榴的樓梯,

????一路上和幾位同事握握手,隨后從半開著的前廳的門口伸進頭去。

????那里面有十把綠色天鵝絨的扶手椅。一張象臺球桌那么大的桌子。墻上掛著榮譽榜:兩百個因公犧牲的探員的照片。

????在中間那張扶手椅上,有一位穿著黑衣服的太太,她姿態僵硬,一只手握著手提包的銀把手,另一只手握在一把雨傘的柄上。兩片薄嘴唇,堅定的眼光往前直視著。

????發覺有人在觀察她,她仍舊不動聲色。

????她神色木然地等著。

時間提醒:2021-12-31 12:59:50 (新的一天新氣象!)
登陸×

沒有賬號注冊一個忘記密碼?

好男人电影在线观看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果冻传媒_国产成人mv视频在线观看_野花观看免费高清动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