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四十度的高燒

????“噓……她睡著了?!瘪R丁先生一閃身,“……不過您請進來……”

????讓梅格雷進了屋。他聽任梅格雷看到了他混亂不堪的房間,也不顧自己身穿睡衣,胡子拉碴,胡子是淡綠色的,說明他有染胡子的習慣。

????他一個晚上沒有睡,已經精疲力竭、倦容滿面了。

????他踮著腳尖走去關上了通向臥室的門,通過那扇門,可以看到床腳和放在地上的臉盆。

????“女門房對您講了?……”

????他講話時聲音非常輕,一面焦慮地看著臥室的門,同時,他把剛才在熱咖啡的煤氣爐關上了。

????“來一小杯?”

????“不用了,謝謝……我不會打擾您很久的……我是來聽聽馬丁太太的情況的……”

????“您真是太客氣了!”馬丁認真地說。

????探長果真看不出他有什么虛假的神色。他是多么慌亂,因此已經失去了任何判斷能力,再說,他難道曾經有過判斷能力嗎?

????“真可怕,這樣的發作……您允許我在您的面前喝咖啡嗎?”

????他在混亂中發現他的背帶在拍打他的腿肚,急忙整整衣服,拿走了亂放在桌子上的藥水瓶。

????“馬丁太太經常發作嗎?”

????“不,即使發作也沒有這一次厲害……她非常神經質……還在做姑娘的時候,她仿佛就每星期都要發作……”

????“現在還是這樣嗎?”

????馬了畏畏縮縮地盯了他一眼,吞吞吐吐地說:“我不得不遷就她……稍有不順心的事她就大發脾氣……”

????灰黃色的大衣,油光光的胡子,還有皮手套,這個人真是太可笑了——一個自命不凡的小公務員的漫畫像。

????可是現在,他無精打采,雙目無神。他沒有來得及洗臉,舊上衣里面還穿著睡衣。真是一個可憐的老好人。發現他至少有五十五歲了,真叫人大吃一驚。

????“昨天晚上她不高興了?”

????“不……不……”他象在發狂,滿懷恐俱地瞧著四周。

????“她沒有接待過什么客人嗎?……比如說,她的兒子?……”

????“沒有……您來了……后來我們吃午飯……后來……”

????“怎么樣?”

????“什么事也沒有……我不知道……這是突如其來的……她這個人非常敏感……她的一生太不幸了?!?br>
????他講的是心里話嗎?梅格雷感到馬丁象是在自己說服自己。

????“總之,您對這樁罪案沒有任何個人看法嗎?”

????馬丁手里的杯子掉到了地上,難道他的神經也有毛病嗎?

????“為什么我要有看法!……我向您發誓……如果我有看法,我……”

????‘您?”

????“我不知道……這太可怕了!……就在我們辦公室的工作最忙的時候……今天早晨,我甚至沒有時間通知我的上司……”他把他瘦骨嶙峋的手伸向額頭,接著撿起地上的碎瓷片,又花了很多時間找出一塊抹布來擦地板,“如果她聽到我在講話,我們就不能在這個屋子里了……”

????他感到害怕,這是顯而易見的。他怕得人也變了樣??墒撬率裁茨??他怕誰呢?

????“您是一個勇敢的人,是嗎,馬丁先生?也是一個誠實的人……”

????“我服務了三十二年……”

????“因此,如果您知道什么有助于司法部門發現罪犯的事情,您是有責任告訴我的……”

????他會感到害怕,牙齒會格格作響嗎?

????“如果我知道,我肯定會說的……可是我什么也不知道……而且,我自已也想知道……這個日子已經不能過了?!?br>
????“對您妻子前夫的兒子,您是怎么想的?”

????馬丁的眼光盯著梅格雷,仿佛感到有點奇怪:“羅熱嗎?……他……”

????“他已經墮落了,是的!”

????“可是他并不壞,我向您心發誓!一切都是他父親的錯……就象我妻子經常說的,不應該給年輕人這么許多錢……她說得對!而且我象她一樣認為,庫歇這樣做不是出于善心,也不是出于對他兒子的愛,因為他對他兒子是漠不關心的……他這樣做是為了擺脫他,為了求得他的良心的安寧?!?br>
????“他的良心?……”

????馬丁的臉漲紅了,他更加窘困了:“他對朱麗埃特有錯,不是嗎?”他說,聲音越發低了。

????“朱麗埃特?”※棒槌學堂の精校E書※

????“我的妻子……也是他的前妻……他為她干了些什么???……什么也沒有……他象對待一個女傭人那樣對待她……可是她卻在最艱苦的時候幫助過他……后來……”

????“他什么也沒有給她,這是很清楚的……可是她又嫁人了嘛……”

????馬丁的臉漲得通紅。梅格雷奇怪地望著他,很可憐他,因為探長覺得,這個老好人和這種奇怪的理論是無關生物,他只是在重復他妻子已經對他重復過千百次的話。

????庫歇有錢!她卻很窮……因此……

????這時這位公務員伸長了朵:“您聽見什么嗎?”他靜聽了一會,似乎聽到隔壁臥室里有人在叫,馬丁走去打開了門。

????“你在對他講些什么東西?”馬丁太太問道。

????“這……我……”

????“是探長嗎?……他還要來干嗎?……”

????梅格雷沒有看見她。聲音是從床上發出的,很輕,可是很鎮靜。

????“探長先生來問問你的身體情況!”

????“叫他進來……等等!給我一塊濕毛巾和一面鏡子,還有梳子……”

????“你又要生氣了……”

????“把鏡子拿正了……不,還是放下吧……你什么也干不了……把這只臉盆拿走!……男人啊……只要妻子不在,房間就變得象一個豬窩……現在,叫他進來?!?br>
????臥室和飯廳差不多,既陰暗又沉悶,家具很少,卻有很多舊帷幔、舊布料和褪了色的小地毯。

????一進房門,梅格雷就感到馬丁太太的平靜而明亮的眼光在凝視著他。在她繃得緊緊的臉上,他看到顯現出一種病態的溫柔的微笑。

????“別在意……”她說,“一切都是亂糟糟的,就因為這次發作……”她憂愁地望著前面說,“可是我已經好一些了……我明天一定得痊愈,要去參加葬禮……是明天嗎?”

????“是的,是明天!您經常這樣發病嗎?”

????“從童年開始就是這樣了……可是,我的妹妹……”

????“您有一個妹妹嗎?”

????“我有兩個……您別以為……最小的妹妹也這樣發病……她結婚了。她丈夫是個流氓,有一天,他乘她發病的時候把她關了起來……一個星期以后她就死了……”

????“別激動……”馬丁哀求說,他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該向哪兒望。

????“她瘋了嗎?”梅格雷問道。

????他妻子的臉色又嚴峻起來了,她語氣尖刻地說:“也就是說,她丈夫想擺脫她!……不到六個月,他又另外娶了一個……所有的男人都是這樣的……而女人們為他們獻身,為他們送命……”

????“我求你了……”做丈夫的哀求說。

????“我這不是說你!盡管你也不比他們好些……”

????這時候,梅格雷突然感到這些話里有仇恨的意味,時間很短,也不清晰,可是他有把握他的感覺沒有錯。

????“更不要說如果我不在這個世界上……”她接著說。她的聲音中有沒有威脅的意味?馬丁十分激動,為了強作鎮靜,他在計算他滴在一只玻璃杯里的藥水的數量。

????“大夫說……”

????“大夫的話我不在乎!”

????“可是,一定得……喝吧!……慢慢地喝……這不難喝……”

????她看看他,又看看梅格雷,隨后聳聳肩膀,勉強地喝了下去。

????“您真的只是來看著我嗎?”她不信任地問道。

????“我是到實驗室去的,可是女門房對我說……”

????“您發現了什么嗎?”

????“還沒有……”

????她閉上眼睛,表示她己經累了。梅格雷站起來了。馬丁看著他。

????“好吧,我希望您很快康復……您已經好一些了……”

????她聽任他走了。梅格雷不讓馬丁送。

????“請您留在她身邊吧?!?br>
????可憐的家伙!好象他懼怕留下,他仿佛不愿意和探長分開,因為有一個第三者在場,就不太可怕了。

????“不會發生什么事的……”

????在穿過飯廳時,探長聽到走廊里有輕輕的腳步聲。他追上了正要回到自己房間里去的老瑪蒂爾特。

????“您好,夫人……”

????她膽怯地看著他,手按在門柄上,沒有回答。

????梅格雷講話很輕,他猜想馬丁太太也很可能起床到門口來伸長了耳朵在偷聽。

????“您大概已經知道了,我是負責偵查此案的探長……”

????他已經猜到他不會從這個臉色蒼白的、毫無表情的女人那兒得到任何東西。

????“您要我干嗎?”

????“只不過來問問您有沒有什么話要對我說……您住在這兒已經很久了嗎?”

????“已經四十年了!”她干巴巴地回答說。

????“所有的人您都認識……”

????“我不跟任何人講話!”

????“我想您也許曾經看到過或者聽到過什么……有時候,一丁點兒線索就可以使司法部門免入歧途……”

????房間里有人的動作聲音,可是這個老太婆就是不把門打開。

????“您什么也沒有看到嗎?”

????她沒有回答。

????“您什么也沒有聽到嗎?”

????“您最好跟房東談談,讓他給我裝煤氣……”

????“煤氣?”

????“這幢房子里所有的人家都有煤氣??墒俏?,因為房東無權增加我的房租,所以他就不給我裝煤氣……他想攆我走!他想盡辦法要我走……可是他將比我先從這兒出去,而且是橫著出去……這句話,您可以告訴他,就說是我說的?!?br>
????門打開了,只開了一點點,看來這個胖婦人是很難從這條門縫里通過的。接著門又關上了,房間里只傳出了一些悄悄的腳步聲。

????“您有名片嗎?”

????穿條子背心的仆人拿過梅格雷遞給他的名片,消失在光線明亮的套房里面,這個套房里的窗子有五米高,這樣的窗子只有在孚日廣場和圣路易島的建筑物里才能看到。

????房詢高大寬敞!某個地方傳來電動吸塵器的嗡嚼聲。一個穿著白工作衣的奶媽,頭上戴著一塊美麗的藍色頭紗,正從一個房間走向另一個房間,她向來訪者投去一個好奇的眼光。

????近處有一個聲音說:“請探長進來……”

????圣馬克先生在他的辦公室里,穿著睡衣,他的銀灰色頭發已仔細地梳理過了。他首先去關上一扇門,梅格雷正來得及看到門里有一張古色古香的床,還有一個靠在枕頭上的年輕女人的腦袋。

????“您請坐……當然嘍,您想和我談這件可怕的庫歇事件……”

????盡管他年紀已大,但看上去很健康,很有精神。房間里的氣氛歡快明朗,看來這兒的生活很幸福。

????“由于這場悲劇發生在我心情異常激動的時刻,因此更加牢記在我的心間……”

????“我知道?!?br>
????前大使的眼里有一點小小的驕傲的火花。他很得意,因為在他這樣的年紀,竟然有了一個孩子。

????“我請您講話聲音輕一點,因為我不想讓我太太知道這件事……象她處在這樣的情況,還是別讓她知道的好……可是,您找我干什么呢?我對這個庫歇,幾乎一無所知!我在走過院子時曾經看到過位兩三次,他是奧斯曼俱樂部成員,我有時候去那兒……可是他也許從來沒有去過……我只是在剛出版的年鑒上看到了他的名字……我相信他這個人很庸俗,您說呢?

????“也就是說他出身平民……他不大容易變成他已經變成的人……我的妻子對我說,他娶了一個好人家的女兒,那是我妻子在寄宿學校里的一個老同學……這也是一個最好別讓她知道的理由……那么您是想要?……”

????大窗子對著陽光普照的孚日廣場。在廣場中間的小花園里,幾個園丁在給草地和大片的花兒澆水。幾匹馬踩著沉重的腳步拖著四輪大車在廣場上經過。

????“我想要知道一些簡單的情況……好幾次有人對我說,在您理所當然地焦念地等待您太太分娩的時候,您曾經在院子里來回踱步……您在院子里曾遇到過什么人嗎?您有沒有看到有人走到盡頭的辦公室里去?”

????圣馬克先生考慮了一會兒,手里在玩弄著一把裁紙刀。

????“等等……不!我想沒有……應該說我那時候心里在想別的事情……女門房也許更能……”

????“女門房一無所知?!?br>
????“那么我……不……或者進而……可是這大概沒有任何關系?!?br>
????“您說說看嘛?!?br>
????“在某一個時候,我聽到垃圾桶旁邊有聲音……我那時候無事可做,我就走過去,我看到三層樓的房客……”

????“馬丁太太?”

????“我相信這是她的名字……我承認我不太熟悉我的鄰居……她在一只垃圾桶里尋找……我記得她對我說:一只銀調羹不當心掉在垃圾里面了?!覇査f:‘您找到了沒有?’她很快地回答說:‘找到了……找到了……”

????“后來她怎么樣呢》”梅格雷問。

????“她又回到樓上去,步子很急……她是一個神經質的小個子,她仿佛總是在奔跑……如果我記得不錯,我們也曾經這樣丟失過一只很值錢的戒指……而最妙的是,這只戒指又被一個撿破爛的在用抓鉤撥弄垃圾時發現了,并交還給了女門房……”

????“您能不能告訴我這件事發生在什么時間?”

????“這我倒很難說了……請等等……我那時候不想吃晚飯……因此,在八時半的時候,我的仆人阿爾貝勸我吃一點東西……因為我不愿意坐到飯桌上去,他就把幾只鳀魚酥餅送到客廳里來……那件事發生在前……”

????“在八點半以前嗎?”※棒槌學堂の精校E書※

????“是的……就象您所說,發生在八點鐘敲過不久……可是我也不相信這會帶來什么好處。您對這件事有什么看法?……至于我,我可不相信象現在開始謠傳的,說這件事是這幢房子里的人干的……請想想,任何人都可以走進這個院子來……不過我要去對房東說,要他天一黑就關拱門……”

????梅格雷站起來:“我還沒有什么看法呢?”他說。

????女門房送信來,這時候因為前廳的門開著,她突然看到了探長正在和圣馬克先生談話。

????好心的布爾西埃太太啊,她的心都亂了!她的不安可以從她的限光里看出來!

????是不是梅格雷懷疑圣馬克家里的人或者只是用他的問題來糾纏他們?

????“我很感謝您,先生……請原諒我打擾了您……”

????“來支雪茄怎么樣?”

????圣馬克先生是一位大老爺,他帶有一種屈尊俯就的高傲態度,這使他更象一個政治家,而不象一個外交家。

????“我一切聽您吩咐?!?br>
????仆人關上門。梅格雷慢慢走下樓梯,又來到院子里,院子里有一個大商店的送貨員,正在徒勞地尋找女門房。

????門房間里只有一只狗、二只貓和兩個身上全是奶漬的孩子。

????“媽媽不在這兒嗎?”

????“她就要回來了,先生!她上樓去送信了……”

????在院子里靠近門房的陰蔽角落里,有四只鋅制的垃圾桶,一到晚上,房客們就先后來到這兒倒生活垃圾。

????早晨六點鐘,女門房打開大門,垃圾場的工人來把垃圾倒在他們的大車上。

????這個角落里晚上沒有照明。院子里唯一的一盞燈在另一邊,在樓梯下面。

????馬丁太太來找什么東西呢?那正是庫歇被殺死時的前后。

????她是不是也來找她丈夫灼手套?

????“不對!”梅格雷咕噥著說,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馬丁倒垃圾的時間要晚得多?!?br>
????那么,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垃圾里不可能有調羹!在白天,房客們是不準在空垃圾箱里扔任何東西的!那么他們兩人一前一后來找什么呢?

????馬丁太太在垃圾捅里面尋找,馬丁則繞著垃圾桶轉,還擦了幾根火柴——手套卻在第二天早晨找到了!

????“您看到該子嗎?”梅格雷身后有一個聲音說。說話的是女門房,她講起圣馬克家的孩子時比他們自己家里人還激動,“您總不至于對馬丁太太說了什么吧?決不能讓她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

????“至于花圈……我想講的是房客們送的花圈……我在想是今天就送到靈堂里去呢,或者是按照習慣到舉行葬禮時再送去……那些職員們也很大方……他們收集到了三百多個法郎……”

????她轉身對一個送貨員說:“找誰?”

????“圣馬克!”

????“右面樓梯。二樓對面房間……注意,按鈴輕一點?!彪S后她對梅格雷說:“如果您能知道她收到了多少鮮花就好了!多得他們都不知道往哪兒放……以致不得不把大部分花送到上面傭人的房間里去……您不想進來嗎?……若若,你能讓你的妹妹安靜些嗎?……”

????探長始終在看垃圾桶。馬丁夫婦在那里面究竟能找到些什么東西呢?

????“您是不是每天早晨按照規矩把它們送到人行道上去?”

????“不,自從我丈夫去世以后,就不可能這樣做了!或者我就得找個人,因為對我來說,垃圾桶太重了……垃圾場的工人很幫忙……我有時候請他們喝一杯白葡萄酒,他們到院子里來幫我推垃圾桶……”

????“那么撿破爛的無從下手了?”

????“您以為是這樣嗎?他們也到院子里來……他們有時三五成群地進來?!?br>
????“謝謝您?!?br>
????梅格雷走了,他心里在想什么事情,忘了、或者是不屑再去辦公室看看,盡管他早晨是打算去的。

????他來到奧爾費弗爾濱河街司法警察局,有人告訴他說:“有人打電話找您。一位上?!?br>
????可是他還在轉自己的念頭。他打開探員辦公室的門,叫道:“呂卡斯!你馬上到街上去,詢問所有經常去孚日廣場附近撿破爛的……如果必要,你可以去圣德尼專門焚燒垃圾的工廠里去問問……”

????“可是……”

????“打聽一下前天早晨,在孚日廣場61號的垃圾箱里有沒有發現什么不平常的東西……”

????隨后他重重地坐在他的扶手椅里,這時候他想起了剛才聽到的一個詞:“上?!?br>
????那位上校?他不認識什么上校?

????噢,對了!在這個案件中有一位上校!庫歇太太的叔父!他找他干什么呢?

????“喂!香榭麗舍17-62嗎?……這兒是司法警察局,我是梅格雷探長……您說什么?多爾莫瓦上校要跟我講話嗎?……我等著……是,是的……喂!……是您嗎,我的上校?……什么?一份遺囑?……我聽不太清楚……不,相反,請講得輕一點……請離電話遠一點……現在好一些了……您找到了一做離奇的遺囑?……甚至沒有蓋封印……當然,半個小時以后我就到那兒……不,不!我用不到乘出租汽車………”

????他點著煙斗,把椅子往后推去,架起了雙腿。

時間提醒:2021-12-31 12:59:50 (新的一天新氣象!)
登陸×

沒有賬號注冊一個忘記密碼?

好男人电影在线观看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果冻传媒_国产成人mv视频在线观看_野花观看免费高清动漫视频